跳至正文

俄军士兵进入乌克兰被占领区媒体:要活命就得合作

三月初的 一天,乌克兰记者斯塔鲁什科(Serhiy
Starushko)刚刚跟同事开完每天例行的早编会,一列俄罗斯军车开到了他们的办公室外。

数分钟后,士兵就闯进这座三层楼高的大楼,它位于乌克兰东南部的别尔江斯克(Berdyansk),早前已经被俄军占领。

大楼里设有一家本地电视台的办公室,电视台约50名职员之后被禁锢约5小时,他们成为现实世界里信息控制战的受害者。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期间,占领许多城镇,同时威胁当地的记者,要求他们传递亲俄罗斯的观点。如果有传媒机构不合作,就会被勒令停止运作。

这种策略包括控制占领区内的讯号发射器,还有切断乌克兰国营新闻频道的讯号,然后以亲俄罗斯的消息取代它们。

乌克兰国家特别通信局对BBC表示,目前有八个电台或电视台,被用于向乌克兰南部的居民发放“宣传和假讯息”。

而在别尔江斯克,身为电视台记者的斯塔鲁什科就被迫在镜头前,宣布他要向所谓的“乌克兰民族主义份子”宣战。俄罗斯官兵威胁说,如果他不合作,就会把这个片段上载到网络。

斯塔鲁什科现在已经逃到安全地方,他回忆说,当时到处都是持枪的人,总数约数十人。

“其中五至六个人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人。他们说这里是俄罗斯的地方,如果你要活命就得合作。”

在斯塔鲁什科来说,“合作”就是要向俄方透露当地乌克兰社运人士和乌军的资料,同时要协助播出亲俄的讯息。这不单是言语上的恐吓。

“他们把我带到另一个房间,开始打我的头、胸部和腿。他们用膝盖和手掌打我,这样做不会留下太多伤痕。”

斯塔鲁什科又说,之后有人用枪指着他的头和生殖器,问我要不要打电话给我太太说道别。

事后一天,俄罗斯国营电视台播出占领这座乌克兰电视台的报道,记者声称这家电视台在散播“有关市内情况的虚假讯息”,因此需要取得它的控制权。但其实这名俄罗斯记者到达现场时,建筑物已经人去楼空。

这是别尔江斯克最后一家仍然在广播的媒体,当地另一间广播机构早已停止运作,而乌克兰国营广播的讯号被截断。

俄罗斯入侵前,当地居民可以收看数十个乌克兰国家频道,另外还有数个本地频道可以选择。

但现在,除非当地人有卫星天线,否则只能收看24个俄罗斯国营频道,和一些乌克兰东部分离势力控制区发出的广播。

28岁的安娜(化名)至今仍然住在别尔江斯克,她形容这些都是“假新闻,我不想看下去”,形容这一做法是向当地人“洗脑”。

她现在只会收看音乐节目,同时利用有限的网络连接阅读一些可靠的新闻报道。

早前一家设在克里米亚的电视台开设新闻频道,向俄罗斯口中位于乌克兰南部的“解放地区”进行广播。

但广播内容完全没有提及战争,记者声称“当地人的生活在俄军到来后,改善了许多”,又说这些地区“真正可能可以摆脱乌克兰当局造成的危机”。

乌克兰大众信息学院(Institute of Mass Information)学者维霍夫斯卡(Natalia
Vyhovska)形容,这是俄罗斯战略的一部份,因为有真实的战争,就一定会有信息战。

“他们一开始会播出俄罗斯电视台的节目,他们会威胁独立记者,他们会手持武器闯入新闻办公室、记者的家和记者父母的家。”

无国界记者指出,俄罗斯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时也用上差不多的策略。

假冒报纸

但除了明显地夺取广播机构的控制权,俄方也会假借一些乌克兰新闻机构的名字发出媒体报道。这是米哈伊洛(Mykhailo
Kumok)的亲身经历。

他是南部城市梅利托波尔(Melitopol)一家传媒公司的负责人,俄军占领这个城市后,五名持枪的士兵进入他家,取走了他的电脑,又把米哈伊洛和他的太太带到俄军的基地,说要“聊一下天”。

俄军士兵问米哈伊洛的媒体为什么把俄罗斯人称为“占领者”,米哈伊洛就反问道:不然要怎样称呼他们?

“他们开始讲到所谓的去纳粹化,我就回应道:我是个犹太人,我是一个会俄语的犹太人。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在我来说,你只是一个占领者。”

米哈伊洛说他不会跟俄罗斯人合作,为他们宣传,因此决定关闭报纸和网站,但他之后惊讶地发现,有人假借他报纸的名字,向当地人派发报纸。

“那是一份假冒的报纸,印刷质素十分差劲,但印上了我们的名字。头版印着俄罗斯扶植的市长,还有一张普京的小照片,另有一张照片,显示那些占领者正在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

报纸内刊登的文章,包括一篇声称俄罗斯当局会降低汽油售价,取消所有银行的债务纪录,还会暂时取消征税的报道。

这些都是一些不会兑现的承诺,情况与俄罗斯2014年占领克里米亚时差不多。

总部设在乌克兰首都基辅的StopFake网站,专职核查俄罗斯发布的假新闻,它的主编费琴科(Eugen
Fedchenko)说,俄罗斯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时也说过,会取消当地居民的欠债纪录,最终没有兑现。

“这就是为什么大部份乌克兰人都明白,这些承诺都只是空话。”

米哈伊洛也有类似的看法,他担心俄罗斯的宣传会影响老年人。但他也表示,大部份人都会看到俄罗斯2014年占领克里米亚和支持东部分离势力所在区域时做了什么。

“人们不会盲目相信(俄罗斯)媒体。他们首先会问:俄罗斯入侵后,我的生活变好了还是变坏了?而对几乎所有人来说,生活肯定是变坏了。”

即时新闻:俄军士兵进入乌克兰被占领区媒体:要活命就得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