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马克龙连任险路:第五共和面对的分裂”四个法国”?

“马克龙赢了,但法兰西第五共和的裂解挑战正要开始…”2022年法国总统大选,24日第二轮决胜之夜,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以58.5%得票率击败极右翼的勒庞(Marine Le
Pen)顺利连任,也是法国近20年来第一位打破魔咒、成功连任的总统。尽管胜选结果不出外界选前预测,但马克龙支持下降、极右翼卷土重来越咬越紧的态势更胜以往,都让执政的马克龙如履薄冰。特别是在本回大选之后,法国选民社会裂解的”四个法国”——马克龙的共和前进、勒庞代表的极右翼、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的左翼、以及对一切愤怒与失望的弃权票——马克龙的下一个任期,还有哪些挑战难关?

2022年法国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在4月24日举行,由现年44岁的现任总统马克龙,对决上一届的老对手、现年53岁的极右翼代表勒庞。2017年时两人已有过激烈交锋,当时马克龙以66.10%的得票率,击败勒庞的33.90%,以”法国史上最年轻总统”之姿入主爱丽舍宫。相隔5年之后,卷土重来的勒庞再次挑战,从第一轮选战开始声势上涨、迎头追上马克龙,而政坛老面孔的左翼梅朗雄紧追在后,形势对执政的马克龙来说不能掉以轻心。

第二轮的决选,马克龙最终以58.55%的得票率再一次打败勒庞,不仅争取连任成功,也是法国近20年来第一位打破”现任总统无法连任”魔咒的人。实际上这个选举结果并不出选前的预测分析,尽管第一轮选情一度看好勒庞逆势扭转的可能,但进到第二轮的关键投票时,有极大可能出现失望选民”阻挡极右翼”而含泪归队马克龙的投票意向。

值得留意的是,相较两届大选的数据来看,马克龙的得票率明显下滑(66%→58%),而勒庞则是更胜以往(33.9%→41.4%),此消彼涨的态势让昔日意气风发的马克龙,在本回大选之后如履薄冰。而马克龙的下一个5年任期,可以预见依然困难重重,更要面对大选之后裂解的”四个法国”形势。

马克龙连任后的挑战?

马克龙从2017年执政以来,法国国内外风波不断,2018年因为燃油税上涨而爆发的黄背心运动,成为法国自1968年学运以来最动荡的社会抗争,连带的经济与劳工议题,也是持续发酵至今的政党难题,来年2019的反年改大罢工,也引爆社会大众对马克龙执政的强烈反弹。而后2020年疫情的爆发,马克龙面临前所未有的防疫挑战,连带他本人都在2020年12月确诊引发风波。虽然马克龙不若胜选当年的锋头正健,但是在面对社会各界的抨击声浪、极左极右的交相反对,马克龙仍不改强硬的作风。

2022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马克龙积极穿梭外交、试图牵制俄国,也是西方国家中率先大力支持乌克兰的领袖之一,不过马克龙积极团结盟友的行动,并没有直接成为选举投票的意向指标,对于绝大多数的法国人而言,民生经济、医疗保健等切身问题才是投票关键。

马克龙确定连任之后,接下来可以预期的首要挑战,是持续上涨的能源价格造成的民生冲击。此外第一任未能实施上路的年金改革,逐步延长退休年龄到65岁、好推迟年金破产的引爆时限,预计今年夏季展开新一轮的劳资协商,备受争议的政策能否顺利在今年底之前上路仍待观察。

与此同时,乌俄战事依然未见停火缓解的趋势,无论是就欧盟的角色或是6月预定登场的北约峰会,法国仍会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而马克龙团结盟友的立场,也和英美为首的国家契合。但这是否能为马克龙本人或其执政带来利多?恐怕不见得。

在今年的连任胜选之夜,马克龙的总部奏起贝多芬9号交响曲的第4乐章——也就是著名的《欢乐颂》,也是欧盟象征的”欧洲之歌”——欢快高昂的音乐下迎接胜利;但不久后法国街头随即出现”反对马克龙连任”抗议人潮,之中亦不乏本回投票给马克龙的支持者,刻意以行动表示对执政者的不满。

这也是马克龙连任后的棘手困局,惊险胜选的投票中,有相当比例的选民是出于防堵极右翼的含泪投票。而也是从此次的选举来看,分裂的”四个法国”似乎壁垒分明——马克龙的”共和前进”、威胁壮大的勒庞和极右翼、声势追起的梅朗雄与左翼光谱、以及对所有政治人物都感到失望不满的废票或不投票族群——马克龙该如何在不同角力中继续前进?首要的下一关就在6
月12日到19日举行的议会选举,总共577席次先争取保持过半(过半席次289,目前马克龙的”共和前进”议员为308席)。

败选的勒庞下一步?

勒庞虽然再度败给了马克龙,但本回得票率相比上一届有明显进步,因此败结果出炉后勒庞的败选感言里并未认输,反倒认为有了”值得继续战斗”的胜利预兆。自上一届大选之后,勒庞与极右派之间就纷纷出现了盟友裂解的问题,像是与侄女玛莉安(Marion
Maréchal-Le Pen)在2017年选后就因路线之争而分道扬镳,在后来的选战中,更选择与异军突起的极右大将泽穆尔(Éric
Zemmour)合流,也让右翼阵营在2022第一轮的选战陷入分票乱战。

本回拿下41%得票的勒庞,会是统合极右翼的新共主?还是和马克龙一样必须苦恼于政治光谱差异的妥协与角力?极右翼仍未死透的声势仍值得注意。

微妙的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勒庞也”识趣”地刻意调整自己的对外形象,回避过去亲近俄国、友善普丁的政治立场。但就算勒庞表面上说愿意接纳乌克兰难民、谴责侵略战争,但长久以来早已根深蒂固的亲俄保守形象,没有办法靠急转弯来轻易改变。

而当关注焦点留意勒庞选前选后动态的同时,现年70岁的法国政坛老面孔——左翼的梅朗雄——在本次大选中成了造王者的关键角色,第一轮以第三名败退后,在第二轮虽未表明支持马克龙,但直接公开反对勒庞,呼吁选民全力阻挡极右的扩大,也有不少支持者以此号召投废票以示立场。法国的选情分析认为,梅朗雄吸取了2017年传统左翼裂解的失败教训,试图重新整合左派光谱的势力,与马克龙采取既竞争又合作的策略,成为马克龙不容忽视的挑战力量。但身为欧洲”老左派”的梅朗雄,在2022后的今日又该如何整顿,同样也是难题。

梅朗雄在选后高声疾呼:”法国的『第三轮投票』要开始了!”意指6月要登场的国会选举,期望整合左翼进军国会,同时梅朗雄也直接释出讯号,”希望能够成为总理”透过国会的运作拱梅朗雄上位。

2022年总统大选的决胜投票率为63.23%,比起上一届微幅下降约2%,而废票弃权有28%。这也是为什么马克龙阵营在胜选之后,无法高呼胜利大肆庆祝的原因——马克龙的下一个5年恐怕如履薄冰,能否如马克龙声称的”要团结法国”,会是这位首度打破连任魔咒的总统试炼。

即时新闻:马克龙连任险路:第五共和面对的分裂”四个法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