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波兰人麻了:再也受不了了 我觉得我才像是难民

波兰人麻了:再也受不了了 我觉得我才像是难民

当地时间2022年4月1日,波兰梅迪卡,乌克兰难民等候登上巴士。图源澎湃影像平台

“一个月后,玛尔塔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她再也受不了了,她说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住在自己家里的难民……”

24日,法国《世界报》以“在波兰,人们已经开始感受到对乌克兰的‘援助疲惫’”为题,报道了波兰个人和非政府组织处理乌克兰难民潮的现状与困境。据报道,面对这一前所未有的难民潮,波兰的志愿服务已经出现明显的疲惫势态,人们也开始指责波兰政府没有提供支持,也没有定下长期策略。

波兰人麻了:再也受不了了 我觉得我才像是难民

法国《世界报》报道截图

这篇报道开篇讲述了一个波兰人接收乌克兰难民的经历:俄乌战争开始后,从乌克兰首都基辅到波兰首都华沙的难民安娜·楚巴(Anna
Chuba),毫不费力地为她的朋友奥尔加(Olga)和她10岁的儿子找到了住处。

接收奥尔加母子的是波兰妇女玛尔塔(Marta)。“玛尔塔就像她成千上万的同胞一样,自发地慷慨解囊,为难民提供了一个房间,”报道形容道。但是,在奥尔加母子入住玛尔塔家中的两周后,奥尔加的大女儿也来了。对于玛尔塔来说,这些室友“很快就变得很难相处了”。

“一个月后,玛尔塔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她再也受不了了,”安娜说。她说,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住在自己家里的难民,被收容的人按照自己的节奏生活,她不再有任何隐私。因此,玛尔塔不得不要求他们找另一个住处。

华沙和社交网络上仍然到处都是提供住房的人,奥尔加得以被重新安置。“这是人性,”安娜承认,人们很容易对别人的问题感到厌倦,尤其是当这些问题持续不断的时候。

《世界报》称,玛尔塔这样的故事在波兰很常见。自2月24日俄罗斯向乌克兰发起特别军事行动以来,已有近300万乌克兰人经过波兰,其中估计有200万乌克兰人留在波兰。尽管没有官方数据,但住在波兰居民家中的乌克兰难民数量巨大。

而如今,无论在波兰的个人还是民间组织中,都有明显的迹象表明,“这种慷慨解囊的势头已经疲软了”。

“人们已经筋疲力尽了,”在距离乌克兰边境100公里的波兰东部城市卢布林,援助组织Homo
Faber的主席、乌克兰援助社会委员会协调员安娜·达布罗斯卡(Anna
Dabrowska)告诉《世界报》。她在边境前线工作了两个月,管理着一个300人的团队,其中有230名志愿者。“我已经感觉到志愿者‘倦怠’的情况了。同理心是很累人的。它在心理上使你疲惫不堪。但更令人沮丧的是,没有志愿者们,整个系统就会崩溃。”

就此,达布罗斯卡开始指责起波兰政府。她表示,对难民的全部援助都落在了个人、民间组织和地方当局的肩上,人们没有从波兰中央政府处得到支持。这些非政府组织被弃之不顾,只能靠私人捐款或市政当局提供资金来运作。“问题是,志愿服务应该是援助系统的一部分。然而,在波兰,志愿服务本身成了援助系统的全部。这种情况是难以维系的。”

除了缺乏支持外,《世界报》称,达布罗斯卡和其他许多人一样,也认为波兰当局缺乏处理难民潮的长期策略。虽然波兰紧急通过了一项特别法律,保证难民在与波兰公民相同的基础上,获得医疗、社会福利以及同等地进入劳动力市场。但鉴于这些乌克兰难民可能永远无法返回家园,达布罗斯卡认为,波兰政府的这些措施还不足以让乌克兰难民过上一个较好的生活。达布罗斯卡还担心,由于缺少住房政策,社会中的无家可归者会激增。

此外,随着越来越多的乌克兰难民涌入,他们与波兰本地人的相处也成为一个问题。波兰移民论坛主席阿格涅什卡·科索维奇(Agnieszka
Kosowicz)指出,两方在社会生活中存在很多潜在的利益冲突,比如争夺学校学位,因此“波兰人和难民之间的共存会越来越困难。”

科索维奇还表示,波兰正处于过渡时期——紧急接收难民的方案已经捉襟见肘,而长期解决方案也只有等到日后才能出台。一个主要原因是波兰国家政府、地方政府和民间社会组织之间明显缺乏对话,多年来,波兰保守党国家政府一直对非政府组织和地方政府持怀疑态度。而现在,由于这一情况,那些被动员起来应对难民危机的人正在承担苦果。就此,科索维奇提醒:“现在必须不惜一切代价进行协商,否则援助将无法给到需要援助的人手中。”

需要一提的是,根据联合国难民署数据,截至4月23日,逃离乌克兰的难民人数已达5186744人。其中波兰是接收难民最多的国家,已有2899713名乌克兰难民涌入该国。

文/陶梦

即时新闻:波兰人麻了:再也受不了了 我觉得我才像是难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