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匿名者:上海部分志愿者是恶政土壤里的“罂粟”

匿名者:上海部分志愿者是恶政土壤里的“罂粟”

  志愿者,联合国定义为"自愿进行社会公共利益服务而不获取任何利益、金钱、名利的活动者",注意是"任何利益⋯"。中国是联合国组织成员,甚至是五常成员,理应符合联合国对志愿者的定义!

  本律师生活在上海,目睹耳闻了封城期间所谓“志愿者”的种种怪诞不经甚至凶神恶煞的言行,在我看来,这些所谓的"志愿者",只是低廉的、有偿的、为防疫恶政维持社会秩序的工具!之所以我称其为"罂粟",是比喻其在选种播种的违法性,使用"志愿者"的违法犯罪性!

  其实放眼望去,从最初的武汉、云南、东北、西安、深圳到现在的上海,能在封城或交通限制情况下走上街头,以“志愿者”名义行动的人都是政府授权并组织的,完全不是个人的意愿,这些“志愿者”其实是政府派到基层的公安机构的辅助工具。

  为聚焦问题,下文将以我目前生活的上海所见所闻来阐述我为什么认为中国的“志愿者”独立于世界之外,只是恶政土壤里生长出来的“罂粟”。

  一、事实方面,中国的"志愿者"与国际社会普遍认知的志愿者是两个完全风牛马不相及的概念。

  我可以说是盗用了志愿者的美名!所以我才用双引号进行区别!从社区到社会,无处不在的"志愿者"他们一手获取经济利益,甚至经济特权(抗疫期间获得廉价食品的特权),另一手也不行使联合国界定的志愿者义务以及国际通行规则。

  这些社区"志愿者"和他们的雇主居委会、村委会充当及不光彩的可耻的角色。他们游走于小区内,社区间,每个街道、镇办事处领地的各个角落,拿着大喇叭充当宣传员(有时行使愚民的职能);暗中观察、监视百姓充当密探(行使告密的职能);甚至让劣迹斑斑的打手充当"志愿者"成为基层管控的急先锋,(行使恐惧的职能)任意限制百姓正常生活,公开殴打百姓于市井之间,其猖狂之程度与黑社会毫无差异!

  居、村委,街道、镇政府有偿雇用他们的目的有二(欢迎补充):

  1、做政府、警察不能、不敢做的违法事,

  2、故意制造百姓之间的矛盾,挑起群众斗群众,他们从中a获得操纵、管控的机会,b让百姓疲于互斗,而无精力与政府的违法行为抗争)这一手也用于了在全世界各国普遍建立的华联会,华商会,操控那里的华人!卑劣手段尽出。

  最重要的是这种架构模式产生出来的次生灾害:即这些"志愿者"往往挟着个人的恩怨,在披上"志愿者"外衣后,就变成了合法的凶手,裹持私恨行凶报复!而居委、街道正好成为"志愿者"的保护伞!这在农村是有过之,害更甚!

  居委会、村委会是大陆政权的细胞组织,有了为所欲为的"志愿者",百姓寒蝉效应就产生!如互相碰面打招呼中无不小心翼翼,而且视居委、村委书记的个人好、恶行事!基层组织做的黑道上的事是罄竹难书!由于篇幅重点我就不展开,包括而不限于:操控业主委员会的建立和运转;与物业公司勾结侵吞本属业委会和业主的财产;"志愿者"收集信息,精准打击、栽赃嫁祸异议人士,直到他们身败名裂、进入牢笼;侵吞赈灾物资等等。

  政府及基层组织在有偿使用这些"志愿者"的同时,养"虎"太大不听使唤或者无差别地伤害大批百姓导致失序状态,这就发生现在正在进行中的针对居委、村委、物业公司的打黑除恶。

  但是我认为根源:这些基层组织的恶、这些"志愿者"是他们故意养的工具!只是养的太大己经动摇自己掌控,才把大的借打黑除恶之名打掉,而小的继续养,并且力争控制好大小成为适中的统治工具!我可以预见,这如动物世界那样,"主人"每隔三、五年就会对这些居、村委会之大虎进行修理!这就是大陆居、村委会及"志愿者"爪牙存在的事实、现状和现实意义!

  二、从法理层面,这些行使各种行政权力的“志愿者”却无任何法律身份,形似恶政下的官方黑社会

  我只查到有2006年共青团中央印发的《中国注册志愿者管理办法》,到了2017年,国务院又颁发的《志愿服务条例》,却根本没有对无孔不入的"志愿者"群体进行立法!因此无论是实体法还是程序法,对"志愿者"均是零定义、无规范、"志愿者"身份获得的无法律依据、"志愿者"主体资格无基本要件等,关于这方面是一遍空白!那么问题来了:基层组织就可以公开有偿雇用已决刑满释放人员,甚至因暴力犯罪课以刑罚的犯罪前科也成为"志愿者",为基层组织黑社会化奠定基础,从而也达到威慑、控制百姓的目的。

  本人查到"志愿者"组织网上是中华志愿者协会。是民政部、中央文明办、全国妇联、中华全国总工会、教育部、共青团中央、中国红十字会、原卫生部八部委联合成立!这与我现在阐述的全国庞大基层组织中的"志愿者"是仅具有少量交叉概念的主体。

  我作为法律人,敢大胆地说大陆社区的"志愿者"是盗国际版志愿者之名,行违法、犯罪之实!"志愿者"从寄生于居、村委会组织之日起就没有法律依据!他们披上"志愿者"非法外衣,(这外衣标识就是违法订制,违法发放)在没有法律法规授权,更没有法律规定的履行职责,却行使了违法宣传、密秘监控、限制人身自由、殴打公民等涉嫌违法、犯罪行为!目前在全国各地都普遍呈现灾害降临之时,这些"志愿者"犯罪激烈程度更大!主观恶性更深!

  特别体现在今时今日的上海!上海人民被这些如黑社会一样的"志愿者"任意驱赶、殴打,甚至控制了百姓的饮食,卡住了百姓的食物通道,假借抗疫之名向利益集团输送利益,成为政府和利益集团镇压、监控的人防工具!(大量的上海市民拍的视频可以为证),导致每天都有众多上海市民非正常死亡(饿死、限制就医病死,被逼跳楼死,强行用钢管封百姓房门,堵死消防逃生通道等等)"志愿者"犯下了反人类罪!

  历史会将这些残暴的"志愿者"钉上十字架!接受审判!

  上海人民悲悯!基层政权把这些无法律依据存在的"志愿者"当作对百姓治理的手段和工具,其行政行为属违法、犯罪行为!

  综合上述,从目前上海疫情期间愈演愈烈的“志愿者”恶行来看,本人认为社会治理已经烂到根,基层政权细胞居委会、村委会逐渐质变成癌细胞,在此土壤里延生出来的遍地"志愿者"是疯狂生长的罂粟!

  荼毒了百姓,寒了民心!也动摇了统治的根基!危矣!

2022虎争之年4月19日

上海某法律工作者

即时新闻:匿名者:上海部分志愿者是恶政土壤里的“罂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