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再不敢相信“组织上”,薄瓜瓜有国难返、有家难回

再不敢相信“组织上”,薄瓜瓜有国难返、有家难回

中共前高官薄熙来之子薄瓜瓜(视频截图)

我们本专栏播出和刊登的上篇文章《习近平重判薄熙来只是为证明自己不是“阿斗”?》引出的文学城网站的几位网友评论,实在是有必要向本专栏的读者和听众介绍一下。

网友山龙发表评论说:“薄熙来除了命没有习近平好,样样都比习强,习近平唯一值得骄傲的是身高,也比不过薄熙来。”

网友lostman 的评论是:“他不是阿斗,他是崇祯”。

网友scbean 的跟帖内容是:“习近平重判薄熙来,只是为证明自己不是‘阿斗’”?他证明自己不如阿斗。”

网友三木匠的评论是:“‘打黑’的进监狱,‘扫黑’的居庙堂”。

网友US_Lion 显然是对薄熙来有刻骨的恨,跟帖说“习主席应该吊死薄熙来这个王八”。

网友TexasIns02幽默了笔者一把,质疑 “薄瓜瓜写的这篇文章?”

其实,笔者这些年来断断续续地在本专栏发表的十多篇关于薄熙来的文章的部分依据,还真是来自一位与“流落海外,有家难回”的薄瓜瓜一直保持联系的前中共商务部官员的爆料。

2013年8月20日,我们自由亚洲电台网站曾刊登题为《瓜瓜就薄熙来案审判发表声明》的报道文章,说是随着薄熙来案即将在山东济南中院开庭的消息公布,有关薄熙来案件的各种猜测和评论再次成为舆论的热点。薄熙来和谷开来的儿子薄瓜瓜打破长时间的沉默,投书美国《纽约时报》表达自己的态度。在这份声明中,薄瓜瓜透露说,他过去18个月一直“未获准”和在押的父母联系。

薄瓜瓜在《纽约时报》的简短声明,是他自前一年,即2012年9月以来,首次公开发声。当年9月,薄瓜瓜在发给外国媒体的一份电子邮件中表示,很难相信当局对其父薄熙来所做的指控。而在这次声明中,他只是希望中国当局能够让他父亲“有机会回应各种批评,并且不受限制地为自己进行辩护”。

这篇报道还介绍了薄瓜瓜在声明中,对外界传言的有关中国当局用保证他本人的安全,换取薄熙来在审判当中的配合,以及换取谷开来以控方证人身份出庭的消息做出回应,表示如果这种传言属实,这场审判将“失去道德意义”。

这篇报道还引述了流亡美国的中国著名异议人士魏京生先生的判断,认为“薄谷开来在审理时的态度,很明显是受到某些方面的威胁。完全认罪,还说很漂亮的官话,所有人都会想到那是受到胁迫。作为一个母亲,最大的胁迫,很可能是来自儿女。”

而事实,也确实如魏京生先生所判断的那样。

再不敢相信“组织上”,薄瓜瓜有国难返、有家难回

薄熙来在法庭上。(AFP)

2013年9月22日,济南市中级法院一审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案”的判决书内容很长,其中“受贿罪”的综述是:19999年至2006年,被告人薄熙来利用担任大连市人民政府市长、中共大连市委书记、辽宁省人民政府省长、商务部部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2000年至2012年,薄熙来单独或者通过其妻薄谷开来(另案处理)、其子薄瓜瓜,收受大连国际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国际公司)总经理唐肖林(另案处理)、大连实德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实德集团)董事长徐明(另案处理)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1790587元。具体如下……。

据当时薄瓜瓜对爆料人回忆,他知道妈妈被抓走的消息是2012年3月下旬的一天。差不多就是那以后,来自中纪委和检察院的“办案人员”们就断断续续地或通过电邮,或通过越洋电话,花言巧语地说服薄瓜瓜回国“协助调查”,而且露骨地向薄瓜瓜表示“你的态度将直接影响对你父母的处理(判决)结果”。

日后,薄谷开来因为在合肥中级法院的一审判决中当庭表示接受死缓判决,不上诉,所以此前已经饱受了一番合肥中级检察院和法院“越洋取证”骚扰的薄瓜瓜得以免受安徽高级法院的持续骚扰。但是接下来在对薄熙案件的司法审理过程中,已经被中纪委专案组骚扰得“死得心都有”的薄瓜瓜,不但又被济南市中级检察院一次次“越洋电话取证”,而且还因为薄熙来不服判决,又被山东高级法院以“案件复核”为借口骚扰了十数次才告罢休。

前述爆料人曾告诉笔者,薄瓜瓜在那种情况下犹豫再三,到底还是接受了薄、谷两家长辈们的苦劝,到底没有踏上回国的征程。这并非是担心自己一旦回国也会被抓,而是担心再也出不来了。

我们本专栏本月上旬刊登的《薄熙来大秘徐鸣真正的罪名应该是“妄议中央”》,曾引来网友评论说“薄熙来手下的‘二徐’都没有好下场”。对薄熙来其人稍有了解的人士都知道,这“二徐”指的是他的大秘徐鸣和薄熙来判决书中说的那个行贿人徐明。

当初薄熙来被控接受了徐明两千多万元人民币的贿赂时,这个徐明曾在2013年8月对薄熙来的审判中出庭作证,但薄熙来予以否认。根据济南中院当时公布的徐明证词的具体内容,徐明多年来给薄家付出大笔贿赂,包括为薄瓜瓜支付信用卡账单,并为谷开来在法国购买别墅支付资金,等等。

为此,徐明最终以行贿罪获刑,刑期4年半,属从轻处罚。

当时,除了被自己父母的“办案人员”们无数次骚扰外,受理“徐明专案”的公安系统和检察院系统的越洋电话骚扰也是令薄瓜瓜几近崩溃。

照理,就在薄熙来被控之后没几天即也失去自由的徐明被判处徒刑后,即使不减刑也应该在2016年9月服满刑期 —
因为他徐明不是中共党员,2012年3月下旬对他的“收押”一开始就不是以中纪委“双规”,而是以公安机关拘留的形式进行的,所以可以享受“押期抵刑期”的待遇。

再不敢相信“组织上”,薄瓜瓜有国难返、有家难回
薄熙来、谷开来和薄瓜瓜一家。(Public Domain)

2015年中秋节之后,人在武汉监狱中服刑的徐明曾告知前往探监的家人,称自己身体很好,偶尔会锻炼,精神状态也很好。他还要求家人安抚其公司的旧部,甚至还讨论到2016年春节期间出狱后的系列安排。由此可以判断,他在监狱里已经被减刑8个月。

但是,就在这次家人探监之后还曾有书信报告平安,当年12月4日,徐明的家人突然被监狱通知,说他“因突发心肌梗塞死亡”。

当时的腾讯财经曾发表公开报道称,家属在事发后几个小时才得知徐明死亡的消息,而且一开始并不知晓具体原因。日后才有狱方通知称,徐明在凌晨上厕所时突发心肌梗塞,倒地而亡,因平时运动过度,心脏承受能力出现了问题。腾讯财经的报道还说,徐明的亲友和实德集团高管对他的猝死倍感意外。他死后遗体立即在武汉被火化,骨灰由家人运回大连入葬。

墙内的媒体当然不敢质疑徐明是不是“被死亡”。但是人在境外的薄瓜瓜则倾向于相信徐明死的不明不白,“好端端的一个健康人,才44岁就心肌梗塞,而且还是因为‘运动过度’导致?能不让人生疑吗?”

徐明之死,不能不令人回想起当初薄熙来在法庭上的抗辩内容。其中与徐明直接相关的部分内容是:不能排除证人徐明等人因被刑事追诉或者与薄熙来存在重大利害冲突而推卸责任的可能性,其证言的真实性存在疑问;起诉指控薄熙来为徐明的实德集团提供的支持和帮助,均系薄熙来出于支持地方企业、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的目的而依法履行职务的行为;薄熙来当时未与唐肖林、徐明二人约定事后给予其好处,故不能认定薄熙来为收受贿略而为他人谋取利益。

证人徐明与薄谷开来证言中,关于二人与薄熙来共同观看枫丹·圣乔治别墅幻灯片情节的具体描述存在矛盾;徐明关于2004年薄熙来在商务部要求其对购买别墅一事保密的证言系孤证,且徐明所称当时持有商务部车证一事无在卷证据支持;薄熙来当庭否认上述情节。且其对别墅的运作过程、产权关系、面积、价值等全部细节均不知晓,不能认定薄熙来对薄谷开来收受徐明钱款用于购买枫丹·圣乔治别墅一事知情;徐明为薄谷开来和薄瓜瓜等人支付机票、住宿、旅行费用以及购买电动平衡车、归还信用卡欠款均不知情。

薄熙来口中的所谓徐明的“孤证”的真相随着徐明遗体也一起被火化之后,薄瓜瓜回国探监的念想也彻底破灭了。按照前述爆料人的说法,徐明出狱之前突然被病死,确实把薄瓜瓜吓得不轻。如果不是因为徐明死得不明不白让薄瓜瓜再也不敢相信“组织上”,他薄瓜瓜怎么说也应该赶在一直都是最疼爱自己的姥姥去世之前,悄悄回去看看的。

再不敢相信“组织上”,薄瓜瓜有国难返、有家难回
薄熙来、谷开来和薄瓜瓜一家。(Public Domain)

我们自由亚洲电台去年12月3日刊登了一篇题为《谷开来母亲病逝家中设灵堂
薄熙来及全家送花圈惹猜测》的报道文章,说的是中共长征老干部、开国少将谷景生遗孀范承秀11月23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9岁。灵堂设于住所,灵堂内摆放着范承秀的女婿薄熙来和妻子谷开来合送的花圈。外界猜测薄熙来和谷开来能否参加下周的范承秀遗体告别。

这位范承秀曾于2012年上半年,薄熙来被中纪委收押两个多月之后,亲自致信时任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及时任中共组织部长李源潮,说“我是薄熙来的岳母,我请求面见薄熙来。我已是九十多岁的老人,是和他生活在一起,我非常想念他,双规依法人身还是自由的。我十五岁参加八路军“一二九师”,第二年加入共产党,终生为党为人民献身。在我见马克思之前能见见熙来一面,死而无憾了。他因疲劳过度身体不好,我很惦念!”。

这封信以及当时的范承秀还写给不知被关押何处的女婿薄熙来的亲笔信的影印件,被于2013年初一起交给外界一家媒体,据信都是薄瓜瓜所为。

前述爆料人说,其实正是长征老干部、时常被薄瓜瓜越洋电话问安的范承秀本人,病重后一再提醒薄瓜瓜“千万不能回来”。

至于外界有报道说,范承秀曾经在十七大习近平被选中做接班人之后,在老干部圈子里议论“这个习近平能力不高,谁都知道他不如熙来”。前述爆料人不相信是真,但也说薄熙来被重判之后老人家确实感慨过“太过无情”。

不过,虽然为女婿薄熙来公开喊冤,这位“长征”老干部死后还是被中组部批准享受“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的称号。按照薄瓜瓜的说法,他父母和他本人分别给姥姥送一个花圈,也是“经组织上慎重研究”才这样安排的。不过,虽然当初范承秀想见薄熙来一面的书面请求,被当时的中央组织部老干部局局长登门传达了拒绝的理由,但她病重期间请求“组织上安排小丽(薄谷开来的小名)回来和我告个别”的请求,还是被恩准了。

按照前述爆料人的说法,薄谷开来在去年11月中的一天,被全部都换上便服的司法部一名副部长和燕城监狱政委及监狱长三人亲自监护到范承秀的住所,停留了两、三个小时。其间,薄瓜瓜也被通知打电话过去,与母亲和姥姥三人通了话。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即时新闻:再不敢相信“组织上”,薄瓜瓜有国难返、有家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