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斯里兰卡求援 面临债务陷阱?影响北京国际形象?

遭遇严重金融危机的斯里兰卡紧急请求中国提供相当于25亿美元的援助。上星期五(4月22日),在斯里兰卡发出资金支持请求的几个星期后,中国政府做出了回应。北京表示将提供3100万美元的“紧急人道主义援助”。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1月10日访问了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从那以后,斯里兰卡还一直在寻求延期支付中国提供的110亿美元的贷款。中国尚未对这项请求作出回应。

多年来,中国一直试图打造自己是发展中国家靠得住的朋友的国际形象。但是,包括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Gotabaya
Rajapaksa)在内的斯里兰卡领导人一再公开请求中国提供纾困资金,这对中国希望塑造的那种形象带来了考验。

中国试图说服几十个国家的政府参加其“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倡议,因此,维持这种国际形象对中国来说关系重大。自从2013年以来,北京为“一带一路”项目注入了8千多亿美元。中国渴望出售更多货物并为其建筑公司拿下合同,同时挑战北京所说的“美国霸权主义”,“一带一路”是中国用来实现这些目的的一个关键工具。

另一方面,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国家指责中国推动一种“债务陷阱外交”,试图让经济实力较弱的国家屈膝臣服,依赖于中国的支持。中国外交官否认这类指控。

中国不愿意用借新还旧的方式处理“一带一路”贷款,很多分析人士和外交官对此感到吃惊。

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资深研究员甘尼山·维格纳拉贾(Ganeshan
Wignaraja)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在允许斯里兰卡暂停还债或债务重组方面犹豫了。”

他说:“中国担心这将在其借贷实践方面创下先例。中国似乎不情愿与那些收到大量中国‘一带一路’贷款的欠债国家启动类似的谈判。”

人们提到的斯里兰卡债务危机的原因包括:斯里兰卡大幅减税,随后又爆发新冠病毒大流行病,导致旅游业萧条,并使斯里兰卡海外打工者的汇款减少;有机农业未能生产足够的稻米,迫使斯里兰卡进口大米,而且有时是以高价进口。

斯里兰卡背负着510亿美元外债的压力,并请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帮助。这些外债包括110亿美元的中国“一带一路”项目贷款。

位于新德里的马诺哈尔·帕里卡尔国防研究与分析研究所(Manohar Parrikar Institute for Defense
Studies and Analyses)副研究员古尔宾·苏尔塔纳(Gulbin
Sultana)认为,中国拒绝重新安排斯里兰卡还贷时间表是另有意图。

她说:“斯里兰卡无力按时还贷,中国希望对此加以利用。北京正在等待好时机,达成债转股的交换,并在斯里兰卡并购土地。”这样的交换将把过去的贷款转变成股权,让中国拥有斯里兰卡境内项目的所有权。

苏尔塔纳提到了中国出资的汉班托塔港项目。2017年,在斯里兰卡无法按时还债后,该项目进入了债转股机制。中国在把贷款转为港口股权后,拥有了70%的所有权。

在中国资助的项目方面,斯里兰卡目前处在不利的地位。苏尔塔纳说:“如果斯里兰卡暂停项目工作,以避免接收更多贷款,它将因为停工而被迫向中国方面支付赔偿。”

北京并不担心在斯里兰卡的形象受损会伤害到中国在其他国家的“一带一路”项目。

苏尔塔纳说:“不同的国家选择中国贷款,是因为他们没有必要的资金来启动新项目。他们在做决策时并不总是考虑中国的国际形象。他们考虑的是自己的当地情况以及其他国家是不是会出面提供援助。”

总部在科伦坡的韦里特研究组织(Verite
Research)的观点稍有不同。这家智库说,斯里兰卡出现的困境不全怪中国。该机构指出,中国只占斯里兰卡外债的15%,斯里兰卡债务相当大的一部分是在几个国家出售的主权债券。

“虽然斯里兰卡被描绘成落入中国债务陷阱的形象代表,并且普遍认为使国家的主权和地缘政治空间受到损害,但是韦里特研究组织的最新研究道出了一个不同的故事,”这家智库在其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说。“在斯里兰卡外债总额中,韦里特研究组织发现,来自中国的不到15%。”

即时新闻:斯里兰卡求援 面临债务陷阱?影响北京国际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