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阳性单元被锁 住28户独居老人 居民用篮子吊包子

我们救助的是四类人群:一是独居老人,二是重病家庭,三是伤残人士,四是医务人员。

上海阳性单元被锁 住28户独居老人 居民用篮子吊包子
我是上海一个生鲜食品电商运营中心的总经理。从4月14日开始,我们开始救助上海最困难的人群,并在抖音上直播。我们穿梭于上海大街小巷,每天直播十几个小时,完全公开透明。

我们救助的是四类人群:一是独居老人,二是重病家庭,三是伤残人士,四是医务人员。

当时我们做了一个判断,这四类人中的前三种平时根本不是我们的用户。他们的家庭条件都不太好,也不会去买那些偏高端的生鲜食品。他们的生活主要靠囤货,此外有邻居和居委会的帮助。他们也不会参与小区里的团购,他们其实是此次防疫中的死角。

所以我们从4月14日开始在线接单,从一个零粉丝的号开始做。因为我们还是想低调一点,不要没有获得好的口碑,反而给人批评给人骂就得不偿失了。上海人太多了,我们只能帮助在线向我们求助的人。公司给了我们一辆依维柯,每天拉上一车的货,有鸡蛋、大米、牛奶、水果、面条等等,蔬菜和肉放在车上容易坏,所以我们就没有带。

有司机开车,司机对道路熟悉,行驶平稳,我则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在线直播与观众同步进展,就这样开始直播。在后台,我们有几个同事负责登记信息,给我排路线图,还有一个同事开私家车协助我们。我们还和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合作,他们提供我们很多线索,还有现场直播间里不断有人求助,核实后我们会有三个人去送货,给予他们救助,一共参与其中的工作人员大约20人。

上海阳性单元被锁 住28户独居老人 居民用篮子吊包子

每天直播十几个小时,其间我们不吃不喝,一镜到底。

我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情况,然后确定给他什么物资,再将物资送到他的手上。

光前三天,我们就救助了144个家庭。还有陆家嘴街道的32个盲人技师。后者所在的按摩店3月中旬就封闭了,他们也给关在公寓里,连粥都喝不上。

4月15日政府的疫情发布会,就有很大篇幅来介绍政府对独居老人的关心,因为这是防疫工作中的死角。李强书记的部署,也特别提到关注独居老人的生活状况。这确实是最近一段时间大家所关注的热点。

我们想服务一些平常不是我们客户的市民,他们是最困难的人。我们的能力很有限,相遇是缘分,只能说帮一个是一个,虽说是杯水车薪。这样的救助恐怕政府也兜不了底,我想能兜底的只能是民间力量。所以我们做直播,目的就是想唤起更多人去做志愿者,基层特别缺志愿者。封控这么长时间,废掉了志愿者也真不是一个小数目。我们小区也是,志愿者被骂得一塌糊涂。本来志愿者就是义务地为小区服务,还要被骂,说你为什么不做这个不做那个?他们心里肯定有很多委屈。

而我们发现,志愿者也不愿意服务老人和阳性门栋,这是最大的问题。老人联系不到志愿者,老人很多不在小区群里,如果居委会不是那么给力,这个房子里是不是空关着都没人知道。

我们就是送,不卖钱,纯粹做公益。我们也不公开征集线索,因为你一公开,可能一个小时内就涌进来无数条求助信息,那我们根本帮不过来。我们这样的运力不可能帮到那么多人。我们只是通过直播的方式让更多人知道,还有这么多老人需要帮助,希望这些人能得到更多人的关注。

我现在住的小区是万科的一个小区,不是一个老龄化的社区,社区志愿者比较完备,社区居民2000多人,志愿者就有170多人,对每家每户的情况还比较了解,独居老人也没有太大的困难。我们小区做了个Excel表格,分成爱心组、外宣组、搬运组等十个小组,谁负责拍照,谁负责搬运,都安排得明明白白。像我们这样的小区在上海还是比较少的。困难老人都是扎堆的,老人社区就是老人社区。

这些老人社区的困难有几点:由于是老小区,基本没有物业,往往只剩个别保安在门口。居委也比较弱,很多居委也被隔离了。没有物业、没有居委,这是很多老龄化社区的现状。因为是老龄化社区,很缺乏年轻人。很多老年人需要配药,在我们小区可能都不是事,可是在老龄化小区就变得困难。

上海阳性单元被锁 住28户独居老人 居民用篮子吊包子
有些小区,不去根本无法想象,上海还有这么破的房子,这些房子建于上世纪50年代,两三户人家共用厨房、卫生间,房龄接近70年。有人告诉我们,有一个小区,里面有许多独居老人,很困难。我们去了发现,他们的居委被隔离了,这里的人口密度非常大。这个小区里只有两个保安看门,以及一个保洁扔垃圾。

我们到了之后,想要把物资运去楼栋里,却找不到人搬运。保安说他们不干,问那些来取快递的年轻人,他们也不愿意,最后有一个保安说好吧,他来帮我们搬,这时候我们才知道,我们要去的那个楼栋,离门口居然只有5米的距离!而我们就因为这5米耽误了很多时间。

第二天,这个楼栋隔壁的一个单元的志愿者来找到我们,说他们有28户独居老人。于是我们带了更多的物资,确保每户人家都有牛奶、鸡蛋、大米。我们到了门口后,志愿者对我们说:你得找保安开锁。因为这是个阳性单元,被锁起来了。我回到门口,请保安开门。结果保安找了10分钟没找到,对我说:“给另一个保安带走了,他吃饭去了。要等一会。”那我们说只能等着。你说这样的情况,出了火灾怎么办?这肯定是违反相关规定的。最后另一个保安总算来了,我们才顺利将物资分发到老人手中。

上海阳性单元被锁 住28户独居老人 居民用篮子吊包子
此时,有一个送包子的快递员来。 我问他: “这里的门不是锁着的吗? 你们平时是怎么送包子的? ”他回答说: “居民用篮子吊。

伤残人士,也是我们关注的重点人群。像昨天一天我们就救助了四五个渐冻人家庭。这是上海市慈善基金会提供的线索。这些渐冻人大都躺在床上,生活困难。我们去看了都感觉很吃惊,这不像是我们熟悉的世界,这个世界好像是折叠的。包括志愿者的世界也是折叠的。因为在这里当志愿者的,就是一位渐冻人!正常人服务正常人,特殊人服务特殊人群。

现在抗疫工作中有一个问题,志愿者只服务于非阳性单元,阳性楼栋他们是不服务的。所以当我们要送到阳性楼栋时,就遇到了困难,没有人能帮忙送进去。耽搁了很久之后,有人才说:“这栋楼是不是昨天解封了?”一查,果然是这样。这才顺利把物资送到救助对象的手中。事实就是,现在的阳楼是折叠的。

像我们小区就有一位已经康复的阳性患者,他回到小区后提出,由他来担任阳性楼栋的志愿者。这也是一种方法。

还有无固定居住地的人群,像民工求助的也非常多。无论在核酸检测和物资发放上,都存在困难。他们住在各种像城中村一样的房子里,就是在静安区都有这样的地方。他们在我们的视线之外生存着。经过这次抗疫工作,也让我们对于社会的复杂性有了新的认识,也是非常大的收获,也希望更多折叠的世界被更多的人看到。

这十几天我瘦了20斤,虽然很累,但我觉得很值得,很有意义,也希望更多的人关注到这些困难的人群,给予他们力所能及的帮助。

即时新闻:上海阳性单元被锁 住28户独居老人 居民用篮子吊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