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住一辈子 除非我死”华人区最强“钉子户” 今成独特风景

“住一辈子 除非我死”华人区最强“钉子户” 今成独特风景

来源:掌上西雅图 微信号:seattleinhand

疫情产生回落,直至开放至今,澳大利亚各地陷入一波高层建筑开发潮中。

在这波来势汹汹的拆楼建楼热潮中,仍有一部分澳洲独栋房屋屹立不倒,

夹杂在诸多高层建筑中,成为万花丛中绿。

“住一辈子 除非我死”华人区最强“钉子户” 今成独特风景

图源:News

“住一辈子,除非我死。”在当地住了几十年的一位“钉子户”表示,

除非他离开人世,否则不会主动搬走。此外,还有一些房产被用于艺术项目,或者受到了法律保护,

使得开发商不得不创造性地思考解决办法。此前,在悉尼华人聚居的Rhodes,有一栋被高层公寓楼包围的破旧房子,是当地著名的“钉子户”。有人爆料称,这幢房产的主人向开发商索要2000万澳元,但遭到拒绝。

“住一辈子 除非我死”华人区最强“钉子户” 今成独特风景

图源:News

这幢房屋就像电影《飞屋环游记》里的情景一样,被周边的住宅楼和餐饮购物区包围,

成为Rhodes
Central的一部分。一名负责管理周边建筑的男子称,这幢房屋的屋主是一位老太,她对开发商的报价远超后者心理价位。

“其他房主很聪明,卖掉了房子,但这个女人想要2000万澳元,开发商都在嘲笑她。她应该要求200万澳元和新楼里的一套公寓。”

“住一辈子 除非我死”华人区最强“钉子户” 今成独特风景

图源:News

除了Rhodes这位知名“钉子户”外,澳洲各地仍有许多在当地享有“盛誉”的钉子户,

他们的坚持让独栋成为了CBD高楼大厦中一道独特的风景。

· 布里斯班“Up”屋

这栋位于布里斯班的独栋房屋是澳洲最著名的“钉子户”,位于布里斯班的CBD中心。

当开发商前来敲门的时候,屋主Norman和Janet
Richards均拒绝了开发商条件,坚守着这栋三居室房屋,即使对方拿出了厚厚的支票本。

“住一辈子 除非我死”华人区最强“钉子户” 今成独特风景

图源:News

但最终,在2015年,屋主Norman过世后,Janet搬去了一家养老院,这栋位于Mollison St
42号的房子终于以140万澳元的价格售出。

这栋房子被夹在一幢购物中心中间,一侧是Coles超市和25家专卖店,另一侧是公寓楼。出售这栋房子的房地产代理当时表示,他认为这栋房子近期不会被拆除。

“住一辈子 除非我死”华人区最强“钉子户” 今成独特风景

“住一辈子 除非我死”华人区最强“钉子户” 今成独特风景

图源:News

· 南墨尔本Kingsway 328号

这栋坐落于南墨尔本Kings Way的一幢房产也是在澳洲名声远扬的“钉子户”之一。

它的存在使得开发商不得不更改了公寓楼的规划。

据Realestate.com.au报道,这栋常年作为“钉子户”的房屋如今已经被列入遗产名录,受到了澳洲法律的保护,开发商不得不围绕它修建公寓楼。

“住一辈子 除非我死”华人区最强“钉子户” 今成独特风景

图源:News

· 悉尼St Leonard公寓楼之间的小屋

这栋小屋如同镶嵌在悉尼St Leonards两栋多层公寓楼中间,地属Chandos St
19-33号“超级地块”的一部分,它最终在2019年被挂牌拍卖。

据《North Shore
Times》报道,该房屋已有75年历史,交易记录显示,它于上世纪60年代以3000英镑的价格卖给了珠宝商John
Clarke。

“住一辈子 除非我死”华人区最强“钉子户” 今成独特风景

图源:News

据悉,这间小屋此前是一间家庭珠宝店,2017年之前,店名为John Clarke&Son。

自被拍卖之后,小屋便一直被木板所封,也并没有被拆除。

“住一辈子 除非我死”华人区最强“钉子户” 今成独特风景

图源:News

· 悉尼The Ponds的超级“钉子户”

这栋“钉子户”曾不止一次被澳媒报道过,占地整整两公顷,是悉尼The Pond区著名房产。

随着近年来数百栋房屋在其周围拔地而起,它显得特别突兀。

Ray White Quakers Hill代理Taylor
Bredin表示,“事实上,大部分人多年前就把房子卖了,但这家人坚持了下来。”

“住一辈子 除非我死”华人区最强“钉子户” 今成独特风景

图源:News

这栋房屋周围围绕着郁郁葱葱的草坪,一道200米长的车道通向带有三车库的砖房,房屋旁还建了一处巨大的棚屋。

此地风景宜人,气候舒适,距离悉尼CBD约有40分钟车程,还能一览蓝山的壮美景观。

“住一辈子 除非我死”华人区最强“钉子户” 今成独特风景

图源:News

· 悉尼Abbotsford的四居室

这是悉尼移动房屋,始建于1940年的老牌“钉子户”,位于内西区的Abbotsford。起初,它只是移动单层房屋,房主是81岁的Winston
Marsden和他77岁的妻子Adele。

“住一辈子 除非我死”华人区最强“钉子户” 今成独特风景

图源:News

丈夫Winston几乎一辈子都生活在这栋房屋内,他表示,自己离开时一定是被装在盒子里运出去的。

“我们考虑过搬家,权衡了利弊。但比起去其他地方,我们住在这里好处要多得多。”

这并不是一对在意钱的夫妇,附近房屋售价均为300万澳币以上,但对他们来说,这栋房屋承载了太多回忆。

“我们会永远住在这里。”Winston表示,“我离开的时候只会是躺在盒子里被他们运出去。”

“住一辈子 除非我死”华人区最强“钉子户” 今成独特风景

图源:News

在澳洲只要业主不点头,开发商就拿屋主没办法。

但律师事务所Rennick & Gaynor Solicitors合伙人之一Dan Minogue表示,

“如果政府要征用你的房子,他们一定会得到。有些人面临一些纠纷,但只是争取到一些时间。”

房产被征购的房主,唯一的权利就是为自己争取满意的利益,这就是澳洲版的强制拆迁。“他们(政府)会告诉你你的权利所在,并联系专业估价师告诉你政府给的征购价格是否合理,或是否需要提出谈判。”

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屋对于屋主来说承载了太多生活的回忆。

生活在自己久住的房屋内,身边的一切充斥着历史感,仿佛自己已经融入了生命的长河中。

同时,一些“钉子户”也恰恰给繁华、聒噪的CBD中心带来了别样的风景,使得飞速发展在钢筋水泥中的城市多了一丝沉淀。

 

即时新闻:“住一辈子 除非我死”华人区最强“钉子户” 今成独特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