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特朗普“通俄门“吹哨人 失踪一年后离奇死在洛杉矶

特朗普“通俄门”吹哨人失踪一年后离奇死在洛杉矶

自称是“滑稽又可怕”的人布鲁克斯密特(Valentin
Broeksmit)被外界公认为特朗普“通俄门”的“吹哨人”,拒信他因参与了联邦调查局针对德意志银行与前总统特朗普的关系调查,25日被洛杉矶警方发现死在林肯公园的东侧伍德罗威尔森高级中学外。

洛县警局验尸办26日透露,45岁的布鲁克斯密特于昨天早上7点左右被人发现死在摩特诺玛(Multnomah)街4500号街区,验尸办目前正在进行尸检以确定死因。洛县警方称布鲁克斯密特去年就被报道失踪,他被人最后一次看到是去年4月6日下午4点,当时他驾驶一辆红色迷你库珀(Mini
Cooper)行驶在格里菲斯(Griffith
Park)公园市的河边路。失踪案发生后警方曾透过媒体寻求公众的帮助一起寻找布鲁克斯密特的下落。

从谷歌地图上看,摩特诺玛街4500号是洛杉矶伍德罗威尔森高级中学(Woodrow Wilson Senior High
School)所在地,表明布鲁克斯密特的尸体是在这所高中或校外附近被人发现。但鉴于此案涉及到前总统特朗普的敏感性,警方目前没有透露找到尸体的确切位置和具体信息。

然而,在布鲁克斯密特失踪期间,他的推特账户@BikiniRobotArmy却一直处于活跃状态,布鲁克斯密特一直通过推特和朋友、记者保持联系。《法庭新闻》网站的记者斯考特·斯戴德曼(Scott
Stedman)在推特上写道,他最后一次和布鲁克斯密特在推特上交谈是今年的1月份,称布鲁克斯密特向他和其他记者提供了德意志银行的文件,强调该行与俄罗斯有着深厚的关系。

斯戴德曼对布鲁克斯密特的死感到非常悲痛,他不认为这是恶作剧,“布鲁克斯密特需要不时地吸毒才能让自己免于崩溃,为的是熬到调查结果水落石出的那一天。布鲁克斯密特的继父是德意志银行的一名高管,2014年自杀,身后留下了数百家银行的文件。父亲的死让儿子几年都无法从悲痛中回复平静,他把继父留下的银行文件交给了联邦调查人员(FBI)和调查德意志银行与前总统特朗普关系的媒体记者,结果就突然失踪,直到昨天才被发现莫名奇妙地死亡,实在令人唏嘘。”

《纽约时报》的记者大卫·因瑞驰(David
Enrich)在2019年写道,布鲁克斯密特帮助FBI调查德意志银行与特朗普之间的关系,向FBI调查人员提供了银行文件,因此被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传唤。布鲁克斯密特有吸毒问题,吸毒后的幻觉会让他歪曲事实以支持他“牵强的理论”。但在因瑞驰《黑暗灯塔:德意志银行、特朗普和史诗般毁灭之路》一书中,布鲁克斯密特是该书的主人公。

因瑞驰26日在推特上写道:“布鲁克斯密特之死是个可怕的消息,他在书中是我长期的创作来源和主角,我们的关系很复杂,他的死对我和我的作品来说是毁灭性的。”

特朗普“通俄门“吹哨人死亡背后的故事

根据特朗普“通俄门”吹哨人布鲁克斯密特(Valentin
Broeksmit)生前提供的银行文件,一家俄罗斯国有银行盖兹颇罗姆银行(Gazprombank)向美洲德意志银行(DBTCA)存入了至少10亿美元,于此同时,德意志银行恰好向美国前总统提供了3.6亿元贷款。

布鲁克斯密特提供的银行记录显示,特朗普从德意志银行获得了总额3.6亿美元的贷款,而盖兹颇罗姆银行恰好在此期间向德意志银行发送了5.11亿美元的现金。对此,德意志银行发言人辩称,该行与盖兹颇罗姆银行的关系是一种“资金管理”,并非德意志银行向盖兹颇罗姆银行贷款或注资。

布鲁克斯密特上个月向FBI和调查特朗普“通俄门“的媒体记者提供了一份极其详细的德意志银行转账记录电子表格,并透露一家俄罗斯国有银行VTB银行为特朗普贷款提供了担保。文件显示,盖兹颇罗姆银行向德意志银行注入了30亿美元,德意志银行又向VTB银行返还了10亿美元的担保抵押金。这一行为支持了布鲁克斯密特的结论:即德意志银行使用俄罗斯现金为美国的一些业务提供了现金。

德意志银行发言人解释说,商业银行国际业务客户所需的部分业务是管理不同货币的现金,此类现金余额在资产负债表上显示为负债,因为这些现金的所有权归属于客户,此类负债是现金存款,而不是贷款。盖兹颇罗姆银行公开承认美洲德意志银行是他们在美国的代理银行。

根据《法庭新闻》的报道,特朗普在就职典礼上,他的女儿伊万卡和女婿贾里德库什纳以及他们控制的公司总共欠德意志银行6.59亿美元至6.99亿美元。目前联邦调查局(FBI)仍在刑事洗钱调查中继续调查德意志银行。

即时新闻:特朗普“通俄门“吹哨人 失踪一年后离奇死在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