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普京征兵30万,一场严重时空错位的对决终于登场

撰文:外部来稿

2022年9月2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发表视频讲话,宣佈进行部分动员,预计涉及30万人。这是俄罗斯在“二战”之后首次进行动员。普京还表示,俄罗斯将支持乌克兰四州公投,在领土完整受到威胁时将使用“全部武器系统”。

有分析指出,俄乌衝突已全面升级为俄罗斯与美西方的对决。为何俄乌战事会走到这一步?如何理解其中一系列不寻常行为?

《文化纵横》2022年第3期刊载了张昕题为《作为帝国间衝突的俄乌战争》的分析文章。张昕从当今俄罗斯领导人的世界观入手,揭示俄罗斯行为背后的心态和逻辑。

他指出,围绕这一战事展开的,是两套帝国体系之间的纠缠和竞争:一边是以华盛顿为中心的安全治理模式加上以布鲁塞尔为中心的经济治理模式,可称为“跨大西洋体系”;另一边则是俄罗斯试图重建的以莫斯科为中心的欧亚体系。而乌克兰可以说是两个帝国体系在分裂欧洲斗争中的最大赌注。

乌克兰局势:俄军在乌克兰控制的卢甘斯克于23日举行公投,要求选民决定是否让该区成为俄罗斯的一部份。图为2022年9月22日,一部军车驶在卢甘斯克街道上,它的上方有一片大型广告牌,写有“与俄罗斯永远在一起,9月27日”的字样。除了卢甘斯克,顿涅茨克、赫尔松及紥波罗热都举行入俄公投。(
AP)

张昕分析,在这场俄罗斯重建“小帝国”阻击跨大西洋“大帝国”的竞争中,大帝国的扩张已进入一个主要依赖盟友体制、资本控制、文化浸染的阶段,而俄罗斯的“帝国反击”则表现出鲜明的19世纪特徵。

空间上,高扬以民族族群为基础的领土性诉求,甚至带有越来越浓重的“领土收复主义”特徵;时间上,高度选择性地使用苏联遗产,以文明论为基础构建历史统一的“俄罗斯世界”来构筑自己的反击攻势。

在这样的时空观里,当俄罗斯判断存在威胁时,便可以在境外(但可能是“俄罗斯世界”内)使用武装力量。这被视为俄罗斯发动对乌军事行动的道义正名之一。在此意义上,俄乌战争被理解为俄罗斯文明对西方文明及其代理人(乌克兰)的生存危机式的自卫反击。

9月21日,俄罗斯莫斯科,民众聚集抗议普京政府实施“局部动员”(partial
mobilization),在路边呼叫口号和鼓掌打气。(Alexander Zemlianichenko/美联社)

作者认为,如果冷战后的美国是国王新装故事中那个自己不穿衣服,还耀武扬威地要别人按他的要求穿衣行事的国王,那俄罗斯就是那个敢于挑破国王裸身现实的小孩,但他反抗的方式是走到国王面前脱下自己的衣服。

对于这种用“愤世嫉俗”来抵抗“伪善”的策略,无论是部分欧美国家试图推销的“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还是大多数国家坚持的以国际法和联合国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其实都不能有效解开其中的困局。

作为帝国间衝突的俄乌战争对人类政治生活基本规则的长时段衝击,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