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这颗中国砲弹背后泄秘辛: 从中国到巴尔干俄乌流浪…

(image)

追踪俄乌战争的推特“乌克兰武器追踪器”(Ukraine Weapons Tracker)
收缴到俄军遗留的弹药,上面出现简体中文字。   图:推特Ukraine Weapons
Tracker

俄乌战争仍在持续,乌克兰近期在哈尔科夫等地大举反攻,收缴许多俄军撤退时丢下的武器,其中却惊现多枚中国制造的迫击砲弹。但外界判断,这些应该是中东欧国家阿尔巴尼亚提供乌克兰、却遭俄军抢夺后再回到乌方手上的军援。

追踪俄乌战争的推特“乌克兰武器追踪器”(Ukraine Weapons Tracker) 17
日发布一段影片,称有乌军士兵缴获一批遗留的武器,其中包含几枚中国制 63 式 60
毫米迫击炮弹。影片中可以看到砲弹上有简体中文大字、包装盒上也能看到简体字。

“乌克兰武器追踪器”表示,这些迫击砲弹是 1975 年制造,但俄军并没有在战场上使用 60
毫米口径的迫击砲,因此这批砲弹并非由中国提供给俄国,很可能是俄军从乌军处缴获后,撤退时留下被乌军收回。他也认为,这些砲弹应该是来自阿尔巴尼亚的军事援助,今年
3 月阿国曾表示对乌军援,但没有透露细节。

(image)

俄军遗留的弹药上能看到简体中文。 图:推特Ukraine Weapons Tracker

从上世纪 50 年代中期到 70 年代末期,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与中国共产党关係非常密切,中共还将阿共捧为“欧洲的社会主义明灯”。

报导称,1953
年苏共最高领导人史达林去世后,继任者赫鲁雪夫发动去史达林化运动,与中共的意识形态上出现很大分歧。当时阿共独裁者恩维尔‧霍查(Enver
Hoxha)看到与中共结盟不仅能摆脱苏共控制,也能找到新的庇护国;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则认为,可以趁机在欧洲部署一座桥头堡,挑战莫斯科在东欧的强势地位。自
1960 年起,两党就建立起“同志加兄弟的友谊”。

报导提到,1960 至 1970
年,尤其在中共文革期间(1966-1976),中共对阿尔巴尼亚不计血本、不惜牺牲本国利益为代价的扶持,双方曾签订过价值 1.25
亿美元的贷款协议。

报导也引述《新华社》记者王洪起回忆称,自 1954 年至 1978 年,中共向阿共提供援款 75 笔,协议金额超过 100
亿人民币,其中军事物资佔 43 %。

#Ukraine: A video recently surfaced showing Chinese mortar
bombs in Ukraine, claiming they were supplied to the Russian army
from China and then captured by Ukrainian forces.
Spoiler – this is absolutely not true. pic.twitter.com/sLum8QNzxf

— Ukraine Weapons Tracker (@UAWeapons)
September 17, 2022

王洪起表示,中共援助的项目共计 142 个,其中已建成的 91
个包括钢铁、化肥、制硷、制酸、玻璃、铜加工、造纸、塑料和军工等新的工业部门,还增建了电力、煤炭、石油、机械、轻工、纺织、建材、通讯和广播等部门的项目,大大提高了阿国的工业化水平。

曾短暂出任过中国驻阿尔巴尼亚大使的耿飚,也在回忆录中提到,“中共对于阿国的援助超过 90 亿元人民币”,换算到现在,大约等于 9000
亿人民币。当时阿国人口只有 200 多万人,相当于每个人从中国获得超过 4000 元人民币,而当时的中国人均收入一年不过才 200
元人民币。期间还包括三年“大饥荒”和十年文革的经济崩溃。军事援助方面,也是远远超过阿国自己国防的需要。

报导称,中阿两党关係自 70 年代开始走下坡路,尤其是在中共主动缓和与美的关係之后,1978 年,中阿建立伙伴 18
年后,邓小平终止了对阿国的经济和技术扶持,双方联盟关係也就此结束,当时阿国还批评中国是“修正主义”。

随东欧共产国际的解体,阿尔巴尼亚于 1991 年放弃一党制,竹便推行民主化,并于 2009
年加入北约,引进西方的先进武器,前苏联和中共的武器装备也被收进阿国的仓库。

(image)

乌克兰防卫司令部公布的照片显示,落跑的俄军留下大批弹药武器。   图 : 乌克兰防卫司令部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