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华人老板$16万买凶杀人,不得保释!

54岁的纽约居民余清明(Qingming
Yu,音译),三年前涉嫌以逾16万美金,在法拉盛通过外甥买凶杀人,日前以500万美金的财产抵押与六名亲友的担保等申请保释,如获释,他愿意配戴电子脚镣在长岛牡蛎湾一栋八居室的家中监禁候审。但因他财力雄厚且与中国关系密切,有潜逃的疑虑并对社区有危险,此动议周三(21日)遭法官否决。

2019年2月12日凌晨,31岁的华人男子顾鑫在皇后区法拉盛一家KTV门口,遭一名蒙面枪手伏击,连中六枪身亡。

今年5月10日,顾鑫的前雇主余清明被控雇用他的外甥尤佑(You
You,音译)杀人,当日抓捕、过堂时,法官下令将疑犯收押,认为其有逃跑风险、对社区构成威胁。

(image)

余清明的律师在8月29日提出,由七名担保人和六处总价值370万美元财产担保的500万美元保释金计划,说余清明愿意交出他和家人的护照,限制用手机,居家监视取保候审。负责此案的纽约东区联邦检察官认为,没有什么保释金计划可以合理地保证余出庭,以及解除他对社区构成的危险,要求不得保释他。

检控官表示,顾鑫从余的公司辞职“自立门户”成为余的竞争对手,并夺走余的两个利润丰厚的客户。

而余通过他的外甥尤佑雇用张哲(Zhe Zhang,音译)和非裔枪手阿布雷乌(Antony
Abreu)跟踪顾,阿布雷乌最终在KTV外开枪打死顾。尤佑和张哲据称分别从余那里获得16.5万美元和3万美元。

检控官说,任何谋杀都是极其严重的罪行,而雇凶谋杀尤其令人发指,证明被告对人生命的蓄意无视。更重要的是,国会也认识到雇凶谋杀罪的严重性,相应规定了最低限度的终身监禁。结果,巡回法院往往发现“严厉的判决⋯⋯会增加(嫌犯)逃跑的风险”。

余的律师在动议中辩称,没有证据表明余与尤佑、张哲两人直接接触。检控官反驳说,根据尤佑给张的短信,余策划并定期检查进度,例如尤写道“我的舅舅询问⋯⋯”“我刚遇到舅舅,得知(顾)的确切方位。”另外的信息表明,余可能在谋杀前在KTV与张碰头,谋杀后曾两次在佛教寺庙与外甥会面。

余辩称,他在短信发送前的几个月里一直住院,而且他那时已经民事起诉顾,他不可能策划谋杀。检方反驳说,计划犯罪与住院治病或正在打官司,这三者间并不相互排斥,这个论点没有说服力。

最后,政府提供的证据还包括余在谋杀案发生后向尤佑、张哲两人汇款的证据。余辩称这笔钱和房地产投资有关,政府不同意,指出没有证据说明两人有何商业关系,相反,尤佑最终把钱花在赌博和购买奢侈品上,而不是房地产投资上。

检察官再次强调,余与中国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而中国与美国没有签订引渡条约。

虽然余清明已加入美籍,但仍有家人在中国,他从2010年至2018年至少回中国八次,他妻子在中国有两套公寓;他本人可能与中领馆或中国政府机构也有联系,包括先前他帮一名外籍人士获得中国签证。

执法人员曾在余家和办公室搜到大量现金,据称有30万至50万美元,房地产记录也显示,余清明在纽约市有至少四处房产。

检方说,余似乎有足够的财力逃离,加上如果被定罪后逃避无期徒刑的强大动机,增加了他逃跑的风险。如果让他取保候审,检方的合作证人恐有安全风险。虽然余清明的两把手枪、两支半自动步枪和两支霰弹枪已被没收,但他的枪支经验表明,“如果他想武装自己,他可以获得武器”。

针对余提出的七名担保人和六处总价值370万美元财产担保,检方也都一一提出疑点。例如没有一个担保人年收入超过5万美元,包括余的妻子和侄女在内的三人年收入均低于1.5万美元。因此“放弃这些财产似乎是避免终身监禁的小代价”。即便他交出护照,他在多米尼加共和国还有亲戚,近年来经常去那里旅行。

法官Carol Bagley Amon听取了检方意见,最后否决了余清明的保释申请,余随后还押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