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防疫渐渐演变成搞笑…再这样搞 德云社就失业了

(image)

我发现,近几年有一个特别奇怪的现象。

什么奇怪的现象呢?

就是很多人都想抢德云社的饭碗。

众所周知,德云社是以搞笑为生的。但是一些人,虽然他们不是以搞笑为生的,可是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表明,他们有着一股不碾压德云社不罢休的劲头。

例如下面这位小伙子。当别人问他“你让我戴口罩怎么吃饭”的时候,这个小伙子就做出了一个非常牛X的示范:

可以看到,这位小伙子在用非常骄傲的表情告诉吃饭者,我吃饭的时候就是把口罩摘下来,吃一口,然后吃完一口再戴上,想吃的时候又把口罩摘下来,再吃一口,然后再戴上…

这小伙子的这种骄傲的表情,这种认真的示范,如果让德云社的演员来表演,我估计都演不出这种喜剧效果。

按这个小伙子的逻辑,那他坐在马桶上的时候,是不是也要脱下裤子拉一段,拉完一段就再把裤子穿上,然后再想的时候,又再把裤子脱下再拉一段,最后拉完后再统一擦拭、冲水?

不知道大家怎么想的,反正我觉得如果我们人人都像这小伙子一样说话,人人都像这个小伙子一样做事的话,那我坚信过不了多久,德云社的人肯定就都会失业了。

拥有德云社这种搞笑喜剧天赋的,还有下面这个疑似香港某学校的一个宣传片的拍摄方:

(image)

△疑似香港学校的学生在吹笛子把笛子插进口罩里吹,这是在表演什么武林绝技吗?还是就仅仅是想单纯的搞笑?

那按照这个逻辑,如果一些表演者手上的乐器是萨克斯、大号、葫芦丝的话,那该怎么办?

是不是拿这些乐器的乐手,就都要在自己的口罩上面挖个洞洞,然后才能吹?

把笛子插进口罩里吹,这种搞笑操作,到底是为了防病毒,还是就是想单纯地把口罩挂在脸上意思一下?

如果你们是真的想让小姑娘表演,那就大大方方让她们吹;如果你们是很害怕小姑娘会感染病毒,那就别搞这个表演。这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要整得这么搞笑呢?

这么搞,既防不了病毒,还不能让小姑娘好好吹,所以这难道不是一种变相地为难小姑娘、折腾小姑娘吗?

(image)

其实大家都知道,到路边摊位上要人家戴口罩吃饭,或者让小姑娘带口罩吹笛子,这都是很明显的形式主义。

其实这种形式主义不仅我们这里有,国外也有:

(image)

(image)

大家都知道这样戴口罩吹笛子都是形式主义。可既然大家都知道这是形式主义,为什么一些有点小权力的人还是要求演奏者要戴口罩吹笛子呢?

我觉得还是因为欲望。

因为他们既想拿“任务”分,又想拿“表演”分。这就是他们做这种事的根本原因。

因为让别人配合他们做了这个“表演”,他们就能更加“出彩”地完成“任务”了,所以他们为了拿到他们的这个自以为“出色”的成绩,他们就必须要走这个形式。

想要成绩,就必须要付出一些形式,这我能理解。

但是,你不能为了你的成绩,就让一些不相干的人浪费时间和精力配合你做一些形式吧?

总有一些人,为了想拿到一些成绩,就忽视一些潜在的不良因素。

例如那个穿制服的小伙子和他的同事们,他们跑到街上让老百姓戴口罩吃饭,其实他们就是想用一个小小的表演,来表达自己对上级任务的坚决执行,以此感动他们的上级,但这种小表演,往往对他们的上级有非常大的隐患。

还有那些让小姑娘戴口罩吹笛子的人,其实他们也是想用一个小小的表演,来表达自己对上级任务的严格执行,但是这种小表演,最后往往会让他们的上级颜面尽失。

因为他们这样的“表演”最终只会引来嘲笑和反感,而一旦嘲笑和反感被传播开来或者扩大化,那他们的上级也会被他们的上上级拎出来点名。

我知道,哪里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形式主义;我也知道,形式主义的确很难杜绝。

但是即便如此,我还是想对一些拿到一点权力就想玩形式主义的一些执行者们说一句——你们想玩形式主义,我理解你们,但凡事都应该要把握一个度。

你想搞形式,那请你点到为止就好,请不要为难无关的人,不要让无关的人配合你走形式。因为这样做不仅最终让你下面的人难受,也会让你下不来台,甚至你的上级也会跟着难堪,甚至你的上上级,都可能会因为你而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