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危机中的赢家:德国典当业

就在德国这个富有的国度,越来越多的人不得不设法拼凑出足够的钱来支付一涨再涨的电费、煤气费和食品费。手头一时缺现的人便会找上当铺。

假如您想知道德国现在经济状况如何,那您只需数数博德( Nikolaus Bode )的客户。公式很简单:若这家位于锡格堡(
Siegburger
)的当铺客户寥寥,那就显示,经济不错;而若客户盈门,则就显示,情况不妙。2022年9月,博德的当铺生意火爆,几乎难以招架,因此,可以确定,德国大势不妙。他说:”当铺是个指标:失业率高时,或者,经济状况严重时,人们便会登门拜访。”

博德曾处理过房地产强制拍卖。1994年,他和父亲一起办起自己的事业,在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有4万居民的锡格堡市中心开一家典当行。由此,在迄今近30年时间里,他一直给国家经济间接把着脉呢。作为典当商,他本可对眼下局面感到高兴。然而,他对国家的目前所处的经济状况到底还是忧虑深深。他告诉说:”很多上了年纪的人来找我;现在,居然还有中产人士,以前可不是这样的。除老顾客外,来了不少新客户,其中有收入非常不稳定的人,还有福利金领取者,–福利金到账前,有些人手头吃紧,不得不典当东西作为过渡。”

几乎所有客户迄今都能取回押金

博德店是德国大约250家私人当铺之一。典当可说是德国最古老行业之一:首家当铺1560年在汉堡出现,几乎已有500年历史。

典当业原理是这样的:客户把贵重物品交给当铺抵押,拿到一定数量的当金,通常有3个月时间赎回当品,在此期间,支付利息和费用。在博德公司那里,一般情况是:比如,400欧元典当一件珠宝,3个月后,客户拿448欧元赎回,否则,该件珠宝会被拍卖。

博德先生说,”在我这里,赎回率是96%。也就是说,几乎每个人都赎回当品,因为其价值比我们给的当金高。我们只是典当原值的一小部分,当事人想保留它,要不然,他们尽可以直接卖掉。整个事情的意义是:当事人得到快钱,同时,并不会失去当品,依旧是所有者。而如果卖掉,虽然得钱更多,但也就不再拥有此物啦。”

戒指、链子、劳力士–甚至动物

在博德的保险柜中,贵重物品中十有八九是珠宝。不过,他笑着说,他也曾典当过一艘机动游艇、一个旋转木马,甚至一匹马。只不过,他不收移动电话等技术设备,因为价值损失太大。

尤其在危机时期,典当行之所以有如此吸引力,是因为,在许多人眼里,它不仅最方便,而且是拿到现钱的唯一途径:不需提供个人信用度评估信息、工资单、回答让人尴尬的问题,–只需出示个人身份证。
博德解释说:”在银行,您获得贷款的依据是个人信用度,所以,您必须能证明自己有足够收入,然后,受银行细细审查。在当铺那里,情况正相反。不过,不能把典当视为长期融资源,否则,成本就太高,而且也太不实用。典当只为应对短期流动性问题,得到喘息机会,作为过渡。”

典当行形象改善

博德当铺网页上打着这样的广告:”当场付现–认真–口风紧–有能力
“。”口风紧”最为重要,是典当行的核心承诺。铺主不会在街上和客户寒暄,免让其尴尬。近年来,典当行的形象有明显改善。如今,哪个大城市都必有汽车典当行。

忆起早先的生意,博德告说:”以前,人们羞于上门找我。那时,我们形象也糟,被视为肮脏的生意:后院交易、设置安全玻璃。如今,情况变了,很多我这样的典当行,在步行区有了自己的位置。”

近期内还会有大批新客户上门

另外,即使是消费者保护机构也不再以那么严厉的眼光看待典当行。当然,消费者保护问题专家们依然会警告说,典当东西只是短期解决方案,并只应是在别无他途时的最后选择。债务问题不可能通过当金长期解决,而只能是作为短期过渡,–且费用相对较高。

不过,这并未能阻止前些天一些学生找上博德当铺。因无法支付电费,一合租社区也找到博德,作为一短期、快速解决途径:他们在博德当铺里激烈争论谁的电脑耗电最多–应相应当掉。

博德认为,这是未来数周或数月将出现情形的一个小预兆。这位当铺老板说:”一旦电费最后账单来了、分期预付款也增加了,我预计,会出现很多新客户,而赎回权取消数量也会迅速增加,因为,当事人根本无法再支付他们的住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