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成都世乒赛将开打 这件事却浇熄民众热情

继奥运会后,成都世界乒乓球团体锦标赛成为中国第一个重大体育赛事。然而,主办地的抗疫封城及其经济后果使喜好乒乓球的中国人心情大打折扣。

邱党心情不错。几周前,这位 25
岁的华裔德国人赢得欧洲冠军。杜塞尔多夫训练结束后,他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透露:”适时交出了答卷,让我特别高兴,但我绝不会满足于现状。”
在即将到来的世界杯团体赛,他将首次成为德国国家队头号选手。这是迈向逐渐明显的代际变更的第一步。在杜塞尔多夫队里与波尔和奥夫查罗夫等顶级球员一起成功多年后,邱党将首次作为单打选手出现在世界杯赛的最前列。

这不是这场冠军争夺战格外引人注目的唯一原因。德国队体育总监普劳泽( Richard
Prause)说:”我们知道,中国在更严历抗击新冠病毒大流行瘟疫。我们必须适应这种情况。”
邱党表示,总体上,下周他将”带着愉快的心情去中国”。那里是他父母的家乡,他会说中文,但”仍有些顾虑,特别是如果检测呈阳的话。”

成都封城

在世锦赛举办地成都,本周早些时候刚解除严格的封锁。此前,1600 万居民不得不在家中度过两个多星期。

如今规则虽然放宽,但某些限制措施仍继续适用,如禁止某些地区之间的通勤、强制性新冠检测。不过,人们对重获行动自由还是感到欣慰。然而,从春天延至秋天举行的乒乓球世界杯,迄今却几乎没能让人们兴奋起来。

这一赛事意义重大。普劳泽指出:”其它运动项目的所有重大赛事均已取消,凸显了乒乓球在中国的重要性。”
冬奥会后,这届世界乒乓球团体锦标赛是最重要的。国际乒联发言人也对德国之声表示:”我们对此感到非常自豪。我们一直在努力确保 1000
多名运动员能以最高水平参赛。”

缺少球迷的比赛

和北京冬奥一样,这次比赛将在防疫”泡泡”中举行。几乎所有场合都得戴口罩。参赛队伍进入中国时免于检疫要求,但在比赛期间不得离开赛场和酒店周围限定区域。邱党和普劳泽说,
“这就够了。……重要的是有机会呼吸新鲜空气、跑动跑动。” 作为体育总监的普劳泽还表示:”大范围远足在正常情况下也根本不可能有。”
对与外国选手有直接接触的中国帮手和酒店工作人员的规定仍极严苛,他们在世界杯赛事结束后必须接受隔离。

中国南方一家体育报批评说:”因为有严格的规定,不能到场替自己的偶像加油,对中国乒乓球迷来说,这是非常痛苦的。” 世乒联则称,
“会邀请小团队观赛–类似于冬奥”。无论如何,成都和其它地区的大量球迷都希望能有机会到场。实际上,这会非常困难,因为在中国旅行,目前也有隔离规定。一名微博用户发帖写道:”我很想去观看赛事,但我想,在新冠疫情下还是不要抱希望。这让我十分难过。”

清零政策后果严重

中国是少数几个继续坚持采取清零抗疫做法的国家之一。迄今已对多个城市甚至整个地区实施严格封锁、限制和强制性大规模检测。据商业期刊《财新》计算,9
月初,中国共有 33 个城市、共 6500 万居民受到封城影响。这减缓了经济发展,不满情绪也明显增加。

宋松(译音)在成都经营一家软件公司。她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透露,由于许多客户破产,她的公司遭受严重损失。她说,
“我现在没心情关心任何体育赛事。我担心的是公司怎么生存。我在服务行业的许多客户已无法支付员工工资了。”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成都居民抱怨说,该市在体育赛事上花费了大量资金,但居民几乎未能从中受益。他透露,人们仍在受封锁的影响,其中一些人几天没吃东西。

对爆发新一波染疫潮的忧虑无所不在,人们担心,为不危及这一赛事,当局可能会过早放宽限制。一些居民忧心忡忡,微博上不少用户表示,尽管采取了所有预防措施,但未经隔离来华的参与者可能会将病毒带来。其中一人写道:”一旦外国人离开,我们可能会再次被封。”

疫情与声誉

即使在大流行两年之后,中国也是保持关闭边境的唯一主要经济体。只要清零政策持续下去,外界便会怀疑该国未来是否还能举办大型体育赛事、以及如何证明如此耗费巨大人力物力是合理的。然而,有专家指出,对中国来说,这是声誉问题。上海体育大学的石晨宇(译音)对德国之声说,成功举办这样的大型赛事对中国来说非常重要,它可以证明,即使在抗疫期间,中国也具备出色的组织能力。

当然,对中国来说,声誉的确重要。作为创纪录的世界冠军国在世界乒乓球团体锦标赛上保持不败已然20年。德国队只在 2018
年摘得一枚银牌。无论如何,出发前,邱党把注意力放在了运动方面。在成都,他作为”相对缺乏经验、年轻但有潜力”
的团队的一员起步。在波尔、奥夫查罗夫等人缺席的情况下,德国队再次将目光投向奖牌。赛事结束后有何打算?邱党将在澳门和中国大陆之间往返,参加规模较小但重要的个人锦标赛。届时他将遵守防疫规定,隔离是往返途中的应有之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