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官媒:特朗普的“神助攻”,在今天效果显现?

如果不是因为新冠疫情阻断国际旅行而且我已成为一个美国公民,我们一家将会永远离开美国,以后一点都不想回来······如果还有选择,我不会归化成一个美国公民,我后悔了。我所经历的不但毁了我的学术生涯,也毁了我的美国梦。

一个名为“亚裔美国学者论坛”的组织,刚刚发布一份有关美国华裔科学家艰难处境的调查报告。开头这小段话,就是其中一个华裔学者“梦断美国”的自我讲述。

这个自称曾获美国自然科学基金杰出奖项的学者,说他已经放弃在美国的学术职位:

至于原因,概括而言就是美国国内“反华氛围”太过浓烈。

这个学者具体遭遇了啥不得而知,但现象背后的共性却引起包括美国主流媒体在内的强烈关注:

大洋东岸顶尖学府的终身教职,拜登政府假意真诚的安抚和补救,都已无法弥平美国一大批华裔教授内心的忧惧。

光是2021年一年,就有1400多位在美国接受培训的华裔科学家和工程师,选择离开美国回到中国,“比前一年增加22%”。

报告同时试图揭示,在美司法部“中国行动计划”寒蝉效应之下,越来越多华裔教授们“不再留恋”他们曾长期学习和工作的美国,这正成为一种群体性和趋势性的变化。

1

这个“亚裔美国学者论坛”23日在官网上发布一份报告,“卷入交锋:美籍华裔科学家们的恐惧”。

报告基于一项覆盖全美的调查研究。去年12月到今年3月,普林斯顿大学、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的几名研究人员合作,开展有关美国国内学术氛围的在线调查。1300多名已经或有望在美国各个大学获得终审教职的华裔教职人员,提供了信息反馈。

基于这些答复,研究人员得出这样一组数据:

大约61%的调查对象感受到需要离开美国的压力,这个比例让研究者们颇为“震惊”;45%倾向于避免申请美国联邦拨款;还有42%,干脆对继续在美国开展研究都感到恐惧。

困在“压力”甚至“恐惧”中的华裔科学家们,尤以工程和计算科学、生命科学等前沿科研领域居多。在美方近年来挑动和激化的对华“交锋”中,这些都是重灾区。

除了在线调查,研究人员还对学术期刊上230多万篇科研论文进行统计分析,重点关注作者所属机构和地址的变化,结果发现华裔科学家从美国回到中国的数量“稳步增加”。

深入揭示华裔科学家们艰难处境的同时,报告还试图勾勒这种流动背后的趋势性变化。

一个变化,是中国快速成为一大主要贡献力量。

短短30年前,报告说,中国对世界科技的贡献“还不算大”。但如今,它已成为一大主要贡献力量。不断增加的科研投入以及中国官方对人才的重视,吸引越来越多海外华裔学者回国。

另一方面,美国方面的变化成了“乌龙球”“神助攻”。

2020年开始,离开美国的华裔科学家“急剧上升”。当年暴发的新冠疫情,尤其美司法部于2018年启动应对所谓“中国威胁”的“中国行动计划”,针对华裔学者的诬告和指控增加,也让越来越多华裔科学家对美国丧失信心,决定回到中国或前往其他地区。

早在“亚裔美国学者论坛”报告发布之前,这个趋势就已非常明显:亚利桑那大学研究人员去年夏天在一份调查中发现,每10名华裔科学家中有4名考虑离开美国。

2

这一现象表明,“美国对这个推动创新的群体吸引力正在减弱”。

24日,华尔街日报在报道中给出这个实际已经人尽皆知的总结。

关键是,美国华裔科学家们究竟在怕什么?

“亚裔美国学者论坛”试图在报告中给出答案。当被问到“为何在美国作为一个学术研究者感到不安全”时,高达67%的被调查者回答,是“怕遭到美国政府调查”。

排在第二的,有65%的人提到,是因为美国国内针对亚裔的仇恨和暴力事件。其他原因还有“美方官员经常攻击中国政府或中方政策”等,显然也都恶化了华裔在美处境。

在对近20名已经或正考虑离开美国的华裔科学家进行采访后,华尔街日报记者收到类似答案,尽管也有报酬或与亲人距离等其他因素,但受访者的主要顾虑,还是害怕遭到美国政府迫害,厌倦美国国内政治环境,包括疫情期间日益加剧的仇视亚裔问题。

不少人说,他们对美国的印象已被“中国行动计划”彻底改变。

美司法部2018年启动这个“计划”,打着应对“中国威胁”的幌子,滥用“国家安全”概念,肆意诬告美国华裔科学家。其中一个著名案件,就是麻省理工学院华裔教授陈刚被控“中国间谍”,但在长达一年的调查仍证据不足后,检方被迫撤销指控。

在陈刚案等一系列冤假错案中遇挫并遭到广泛批评后,美司法部今年2月宣布终止“中国行动计划”。美国助理司法部长还承诺,将在未来的调查和起诉中“考虑华裔科学家们的关切”。

美国保尔森基金会旗下的智库MacroPolo
2020年统计,在为美国机构工作的人工智能研究人员中,出生在中国的科学家占了近30%。拜登政府上台后一直试图在科技领域加大对华遏压,不久前通过的“芯片法案”也将STEM作为推进重点之一。

类似的现实,也让拜登政府转向对华裔科学家的“安抚”。

但这种寒蝉效应,怎么可能一两句宽慰就能打消。要知道,美国可是以官方形式对华裔科学家们展开一场大规模的诬告和“迫害”,这与当年的麦卡锡运动如出一辙。

何况,美司法部的“中国行动计划”真停了吗?

这也还是一个巨大的问号。不少分析认为,说是终止,实际是改名字变程序之后的更新升级,而且相关涉华人才案件仍在持续推进。说白了,就是换汤不换药,还是老一套。

一些华裔科学家直言,只要美中关系继续紧张,美国政府针对他们的怀疑就会持续下去。

3

国内互联网上,“越来越多美国华裔学者回到中国”的新闻下面,一条点赞较多的留言写道:

美西方对华歇斯底里的疯狂迫害,正使世界科学中心加速向中国挺近。当年德国法西斯迫害犹太人,从此世界科学中心从欧洲转移到美国,“如今历史再次重演”。

世界科学中心转移当然不是单一因素所能促成,历史也不是简单重演,但网友朴素地情绪表达却道出一个现实,那就是美国国内学术和创新环境,正成为被极端对华政策反噬的最新一例。

美媒在报道“亚裔美国学者论坛”报告时提到,过去一年离开美国的华裔科学家中,有来自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和芝加哥大学的知名学者。

数学界最高奖项菲尔茨奖得主丘成桐,是其中知名度最高的之一。

这位今年4月离开哈佛全职任教清华大学的数学家,早就遮掩不住对美国学术环境的失望。去年9月还在哈佛大学时,他在对新生的一次演讲中就禁不住直言批评:

当年美国政府批评苏联的学术环境,“想不到在这里复活了”。

在23日发布的报告中,“亚裔美国学者论坛”几位研究人员强调,美国的科技主导地位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他国家的移民,“近几十年来尤其依赖来自中国的人才”。

同为美籍华裔科学家的作者们“讲事实摆道理”:

现代科学自17世纪发端以来之所以取得巨大进步,“就是因为它是开放的”;世界科学中心多次转移,但始终不变的,是科学家们无论身在何处,“都同属于一个单一的世界性共同体”……

跟华尔街日报报道中释放出的焦急一样,他们是从美国立场出发,奉劝美国政府改善“逼走”华裔科学家的言行和氛围,借以恢复对科技人才的吸引力并长期维持主导地位。

但具体怎么改才能防止华裔人才“流失”?

既然一些华裔科学家挑明,“只要美中关系继续紧张,美国政府针对他们的怀疑就会持续下去”,那么亚裔美国学者论坛等“急美国之所急”者,可以更具体地劝劝华盛顿,从根子上解决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