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意大利侯任女总理 变身“右翼新秀”是“向父亲复仇”?

想当总理的她

年轻时曾在

魔幻世界里寻找慰藉

2022年9月26日,罗马。

意大利兄弟党领导人焦尔吉娅·梅洛尼宣称,意大利选民“已传达明确的信息”,支持由该党领导的右翼政府。

根据意大利《共和国报》提供的选举实时跟踪信息,截至发稿时,意大利2022年大选计票已进入尾声。意大利兄弟党正式成为意大利国会第一大党。

若在未来几周没有突发事件,梅洛尼将成为意大利首位女总理。

45岁的梅洛尼,这个曾被父亲抛弃的“胖女孩”,就此成为了争议和关注的焦点。

她的反对者视她为“对意大利和欧洲的威胁”,支持者称她为一个“有想法、意志坚定的女孩”,她本人则强调,自己“将为所有意大利人工作”。

根据意大利的政治制度,梅洛尼能否当上意大利首位女总理,还要看之后的组阁是否顺利。

但无论如何,这个曾在魔幻世界寻找庇护的女人,离总理府只有咫尺之遥。

·罗马街头梅洛尼的竞选广告随处可见。

“意大利钟摆”向右摆

“我是焦尔吉娅!我是一个女人!我是一个母亲!我是一个基督徒!这些身份绝不可能被夺走!”

2019年,梅洛尼在演说中如此高喊。这段演讲在网上“病毒式传播”,使她的名字第一次在意大利家喻户晓。

·9月23日,梅洛尼在意大利城市那不勒斯发表演说。

重庆大学经略研究院副教授钟准在接受《环球人物》记者采访时说,相对于其它欧洲国家,意大利社会在政治上更保守,也更注重家庭、宗教。

梅洛尼的“喊叫”里,透露出她对家庭的重视,对移民的反对。这在意大利都有一定市场。

2018年,她曾带领意大利兄弟党参选,仅获4.4%的选票。

2022年,这个党的得票率超过26%,成功获得组建内阁的权力。

4年里,发生了什么?

大背景是,意大利民众对政府不满。谁上台都不满。

钟准说,意大利政坛高度碎片化,往往靠多党派联盟才能实现执政。

意大利兄弟党自创党以来,从未加入过任何执政联盟。

所以,梅洛尼带领的是个“纯粹”的反对派。

民众对现政府的反感情绪,转化为对这个“反对派”的支持。

同时,梅洛尼年轻,又是女性,这也让许多对“老人政治”感到疲惫的选民有了新鲜感。

·9月22日,梅洛尼与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左二)一同为大选造势。

但梅洛尼和她的党的崛起,在欧洲引起震动。

长久以来,这个党被人们视为意大利新法西斯运动的分支。其党徽上的“绿白红三色火焰”标志,源自二战后法西斯分子组织的“意大利社会运动”。

意大利兄弟党的口号是 “上帝,祖国与家庭”,这也让人想起墨索里尼臭名昭著的法西斯主义口号“信仰、服从、战斗”。

为了避免被边缘化,梅洛尼多次想“自证清白”。

2022年8月,她在演说中称:“意大利兄弟党的基因中没有怀旧的法西斯分子、种族主义者和反犹分子。”

然而,说起当年的法西斯政权,她只是含糊地说,墨索里尼“也犯过一些错误”。

梅洛尼当选,意味着意大利“整体右转”?钟准不这么看。

·梅洛尼在竞选活动上与支持者自拍。

钟准说,二战后,意选民的立场就一直呈“钟摆”式变化,左右翼“轮流上台”。梅洛尼的出现,可能只是意大利政坛的一个周期性现象。

不过,钟准也说,近年来欧洲面临经济与安全挑战,让梅洛尼和她的党加速崛起。

意大利《共和国报》则说,梅洛尼变身“右翼新秀”,背后是个“向父亲复仇”的故事。

“没有父亲”的叛逆女孩

1977年,梅洛尼出生在意大利首都罗马的富人区,父亲是注册会计师,收入颇丰。

梅洛尼两岁时,身为家庭支柱的父亲突然辞去工作,登上一条开往西班牙的游轮,一去不返。梅洛尼和妹妹跟着母亲生活,被丢给了这个“充满敌意的世界”。

被父亲抛弃一年后,梅洛尼家的别墅意外失火。死里逃生的母亲带着孩子们搬到市郊加尔巴提拉区的一栋小公寓。

这里住的多是贫穷的产业工人。曾经生活优裕的梅洛尼,第一次在这里体会到了世界的残酷。

·加尔巴提拉区街景。

她在回忆录中写道,自己常被同学嘲笑“没有父亲”,还因为超重而被起了外号“没朋友的胖女孩”。这段经历在她心中留下了深深的伤痕。在之后的日子里,她几乎都在与饮食障碍做斗争。

生活窘迫,又常被同学欺凌,梅洛尼的童年颇为压抑。魔幻小说与迈克尔·杰克逊的音乐,成了她生活中的两道阳光。

她的朋友回忆,梅洛尼初中时狂热地爱上了魔幻小说《魔戒》,常自制戏服,与小说迷们一起排练《魔戒》中的经典场面。

《魔戒》中迷人的中土世界,为这个孤独的女孩提供了难得的慰藉。

·意大利语版的《魔戒》。

加尔巴提拉区有浓厚的政治氛围。1992年,15岁的梅洛尼在一个昏暗的地下室加入了极右组织“青年阵线”。

钟准说,苏联解体后,意大利的左翼运动陷入低潮,导致很多像梅洛尼这样的青年被右翼组织吸收。

《共和国报》称,她此举其实是对父亲的“复仇”,因为她父亲反对右翼政党。

政治逐渐成了梅洛尼生活的中心。她回忆,“青年阵线”中有许多年轻人来自破裂家庭,这让她感觉找到了“第二个家”。

获得高中文凭后,她加入右翼政党“全国阵线”,更积极地投入政治活动。

在男性主导的右翼政党中,身为女性的梅洛尼面临着巨大的心理压力。

她青年时患有的“暴食症”又一次复发。2008年,一位同事形容她“疲惫且超重,被迫整天与一群灰发男人打交道。”

2012年,在前总理贝卢斯科尼的支持下,梅洛尼选择自立门户,创立意大利兄弟党,并自任党魁。

·与贝卢斯科尼(左二)一同参加活动的梅洛尼。

为了塑造一个健康而有活力的个人形象,她拼命减肥,效果不错。

今年大选前,她经常在采访中分享“减肥诀窍”,强调自己已“8年没有吃过一口意大利面”,以示“毅力”。

减肥经历成了她的政治资产,也拉近了她与普通选民间的距离。

钟准说,和其它意大利右翼政客相比,梅洛尼在政治上“身段更柔软”。一方面,她在社会议题上继续举起支持传统观念的大旗,吸引保守选民。另一方面,她在经济与外交议题上则向欧盟“主流”靠拢。

想对标“西方主流”

在自传中,梅洛尼曾提到自己的童年一直在“寻求认可”中度过。

如果当上总理,她或许也会积极寻求欧盟“主流”的认可。

在大选前,许多欧盟官员担忧意大利兄弟党获胜后,会带领意大利走上“反欧盟”的道路。

9月23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普林斯顿大学发出“警告”。

她说:“我已经谈过匈牙利和波兰,如果(意大利的)事情走向了一个艰难的方向,那么我们(欧盟)有工具应对。”

·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参加活动的冯德莱恩。

这话在意大利引起激烈反弹。与梅洛尼同属中右联盟的政客萨尔维尼质问冯德莱恩:“(你)是在威胁、勒索还是在故意霸凌(意大利)?”

不少意大利政客公开要求冯德莱恩道歉,甚至辞职。处于事件中心的梅洛尼却没有对此作出直接回应。

钟准说,梅洛尼竞选期间对欧盟多有批评,但其根本立场并非希望意大利脱欧,而是希望对欧盟相关制度进行改革,使其更符合意大利的利益。

梅洛尼深知,想解决意大利目前的经济问题,需要欧盟的参与。

在这种情况下,梅洛尼没有选择与欧盟彻底“划清界限”,而是在外交立场上保持了与欧盟“主流”的一致性。

钟准表示,梅洛尼对标“主流”的趋势,从其对俄政策便可窥知一二。

与勒庞等反对对俄制裁的欧洲右翼政客不同,梅洛尼一直支持对俄制裁,并可能继续保持这一立场。

同时,她也是北约的坚定支持者,并主张进一步推动美意关系发展。

在这种情况下,钟准认为,梅洛尼在对华政策上或许也会对标“西方主流”。

在竞选中,她曾有过将“重新审核”中意两国签订的“一带一路”备忘录等言论。

如果当上总理,其对华关系的立场如何,很值得人们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