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十元搞定晚餐!年轻人恐惧花钱,中国步日本后尘?

专栏 |
#财经时时听:10元搞定晚餐!年轻人恐惧花钱,中国步日本后尘进入
#低欲望社会?#躺平

#消费降级
#提前还房贷 https://t.co/gLSmnJfHqK

— 自由亚洲电台 (@RFA_Chinese)
September 26, 2022

随着疫情带来的封控,给中国的消费市场按下了一个暂停键。在被迫居家的这段时间,中国年轻人的消费习惯,悄悄地出现了改变。他们学会了在家做饭,他们节衣缩食,青睐二手市场,不再追逐名牌,他们对于负债和理财方面也出表现出更加理性克制的态度。然而,经济学家担心,作为消费主力军的年轻人表现出的极简、无欲无求的行为,意味着中国也开始步入日本的后尘,成为一个低欲望、经济增长乏力的社会。本次节目将对年轻人消费习惯的改变以及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进行讨论。本期节目嘉宾是美国UMWA高级审计师李恒青。

年轻人经济压力大 练就一身省钱好功夫

在中国经济下行,企业裁员的背景下,中国年轻人一改往常的消费主义狂潮,骤然转向节俭。他们上网学习如何省钱。比如,杭州一名20多岁的年轻女性,在社交媒体发布了一百多个如何制作10元人民币晚餐的视频,获得了数十万粉丝。

近日网上有篇题为《一线城市的95后,正在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的长文,在网上大量被转载,里面讲述了95后年轻人不得不想方设法、锱铢必较的困窘现况。

文章写到,从小被父母做掌上明珠养大的95后,当带着一丝兴奋入职场开始养活自己的时候,才发现从前的好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如今,他们必须面对的现实是,每个月收到的工资,付出房租、吃饭、交通等各种刚需支出后,已经所剩无几。于是他们开始走上抠门的道路,宣称自己奉行“极简主义”,练就一身“省钱哲学”。

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结伴过上了“低欲望”生活。在豆瓣上,甚至有30万人参与了极简生活小组。有8万人在研究如何才能低消费,社会上不想出门,不想消费的年轻人的数量与日俱增。在这无欲无求的背后,其实是生活压力攀升,可支配收入降低和踏入职场后消费精力的骤减,他们不得不成为低欲望群体。

今年7月,16-24岁年轻人的失业率创下20%的记录,目前状况没有多少好转。许多在零售业和电商领域工作的年轻职员被迫减薪。中国38个主要城市的平均工资今年头三个月降低了1%。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年轻人为什么宁愿储蓄也不愿意挥霍。

年轻人排队提前还房贷折射出什么问题?

面对不确性越来越高的大环境,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降低杠杆、轻装前行。自从利息下调后,大批年轻人选择提前还贷。有的地方现在提前还贷还得预约,要排队等一个月以上。

某国有大行负责贷款的经理说,今年来咨询还按揭的人“暴增”,其中大部分是年轻人。由于这些年轻人前些年买房买在楼市高点,所以他们办理的都多是成本较高的商业贷款或混合贷款。

驱动这些年轻人提前还贷的直接因素是不断下行的房贷利率,提前还款有助减少房贷利息支出。

从宏观数据来看,截至今年6月,个人住房贷款余额为38.86万亿元,较3月仅增加200亿元,考虑到地产销售面积同比下滑三四成,个人住房贷款余额几乎不变,大概率是提前还贷所导致的。

目前银行接受两种提前还贷方式。一种是月供不变,缩减还款期限。另一种是还款期限不变,减少月供。根据第一种情况,还款期限结束后,所缴纳的整个利息变少,似乎是年轻人应该所选择的,但实际操作中,也有不少年轻人没有把最大化节省利息放在首位,而是减少月供为考虑,以减轻眼前的生活压力。

不敢消费让中国步入日本低欲望社会

不结婚、不买房、不生子、不消费。有人说,中国年轻人正式进入低欲望的四不时代,也就是所谓的躺平。

据了解,在深圳有一群漂泊的年轻人,他们过着打一天工,玩三天的生活,居无定所,四处漂泊。他们很多人没有身份证,身背债务,与家人鲜有往来。自甘堕落,周而复始。

相信这只是一个社会群体的小缩影,但在其他城市也存在。也许有人对这群人嗤之以鼻,但不可否认的,低欲望四不时代已经悄然而至!

其实,越来越多的人对低欲望现象非常有共鸣。引起了对于中国是否步入日本过去30多年的低欲望社会的讨论。

从国家经济层面来讲,日本的低欲望社会起于经济衰退。经济不景气,百姓收入低,也就形成消费欲望降低。然后,公司不挣钱,进而导致经济更加不景气的恶性循环。由于投资、出口、消费三大刺激方式在日本都行不通,所以只能恶性循环下去。日本政府意识到,打破这个恶性循环的点不在百姓这里,所以就推出了安倍经济学,以不断印钞创造通货膨胀的预期。比如某件物品今年卖2500元,明年就3000元,消费者的钱拿在手中就贬值,所以就出手买了。这是政策对于经济的调控。但经济增长必须有良性循环,投资是为了生产更多更好的消费品,出口是把东西卖给其他国家消费,所以经济增长最本质的还是消费,换句话说,就是对于过上美好生活的愿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