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局势紧张 持续九天 伊朗的大规模抗议如何了?

22岁女性阿米尼之死在伊朗引发的大规模抗议已经持续九天,扩散到了至少46个城镇。截至9月25日,抗议依然持续,亲政府人士还举行了反对抗议游行。

近几年,伊朗多次爆发大规模抗议。抗议的理由从不满通胀、反对油价上涨到2020年军方为报复美国暗杀苏莱曼尼而误击落伊朗人乘坐的客机。2019年反对油价的抗议为近年来最严重抗议,美国估计有上千人死亡。

与前几次大规模抗议关注的政经问题不同,伊朗本次抗议的重点是保护女性权利和公民个人自由。

而阿米尼的库尔德人身份为抗议增加了一层民族色彩。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自治区也爆发抗议,对阿米尼表示支持。

伊朗政府已经指责美国、以色列、反伊朗的库尔德武装等外国势力煽动抗议。美国则宣布放松对伊朗互联网的制裁,以帮助伊朗民众对抗政府。目前美国和伊朗正因重返伊核协议谈判处于拉锯中。

虽然本轮抗议没有对伊朗政权构成威胁,但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之子马吉塔巴(Mojtaba
Khamenei)意外成为焦点。他被视为可能接班哈梅内伊的热门人选之一。

抗议与反抗议

据《德黑兰时报》和CNN新闻报道,上周日,包括首都德黑兰、什叶派圣城马什哈德在内的多个城市举行大规模亲政府游行,反对近期的抗议活动。

数万名游行者走上街头谴责美国、以色列和反伊朗恐怖组织煽动暴力,指责暴力抗议者烧毁《古兰经》、破坏公共财产。游行者对军警表示了支持,还为在抗议中丧生的巴斯基民兵举行葬礼。巴斯基为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的准军事组织。

当天晚些时候,数百名抗议者重返德黑兰街头,反对政府和巴斯基民兵的行动。

在过去一周的示威中,抗议者最主要的诉求是捍卫女性权利和个人自由。在圣城马什哈德等宗教圣地,抗议女性在街头烧毁头巾和面纱;还有女性当众剪短头发、取下头巾在防暴警察面前跳舞。

随着抗议持续,部分示威者与安保人员发生冲突。据伊朗媒体统计,从17日抗议爆发以来,至少41人丧生,另有1200人被捕。

为阻止抗议蔓延,伊朗当局从上周开始限制了互联网使用。限网是伊朗应对大规模抗议的常用手段。
全球网络实时状况检测网站NetBlocks追踪显示,此次伊朗当局限制力度最大的是手机网络,全国手机上网都出现中断。

与此同时,社交媒体平台Instagram和WhatsApp无法访问;上周一到周五,伊朗西部库尔德斯坦省的互联网几乎全部中断。

抗议背景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带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对伊朗重启制裁后,伊朗的强硬派就压倒改革派占据上风。

2020年的议会选举中,伊朗民众用选票将强硬派送上掌舵人之位,强硬派在议会中拿下绝对优势。去年6月的伊朗总统大选中,强硬保守派代表、哈梅内伊的弟子莱希当选伊朗新总统。

随着强硬派完全掌权,从今年夏天开始,伊朗多地的道德警察加强了街头巡查,要求女性必须遵守着装法并严格佩戴希贾布(hijab)。希贾布是把头发、耳朵和颈部完全遮住的头巾。

当时德黑兰网民在社交媒体抱怨称,部分咖啡馆开始强制要求女顾客严格佩戴希贾布、不能只用普通头巾把头发包住。部分出租车司机担心被道德警察截停,要求女乘客佩戴希贾布否则拒载。还有女性在路上遭道德警察带走盘问,部分遭到殴打。

在什叶派另一大圣城库姆,三家位于中心城区的咖啡馆因为接待没有佩戴头巾的女顾客被要求关门。

道德警察的行为引发了年轻人强烈不满。6月底,数十名年轻男孩和不戴头巾的女孩在伊朗南部最大城市设拉子的公园里聚会以示抵制,部分年轻人被捕。

眼看不满情绪扩散,总统莱希在7月发表讲话要求全国严格执行传统道德法和着装法,防止“敌人”破坏伊朗的传统宗教观和价值观。随后,政府机关加强了对女员工的着装要求,道德警察则进一步加强巡查。

阿米尼之死正是发生在此背景下。

22岁的库尔德女性阿米尼因涉嫌违反着装法被道德警察逮捕,昏迷三天后于9月16日在医院去世。抗议者指责道德警察殴打虐待阿米尼,伊朗当局则否认相关说法,坚称阿米尼因突发心力衰竭丧生。

联合国已经要求对阿米尼之死进行独立调查。

伊朗指责外国势力

从国际环境来看,本轮大规模抗议正好发生在美国和伊朗就重返伊核协议谈判僵持不下之时。

8月底,美国将其对谈判的答复交给了伊朗,伊朗于本月初将该国的回复交给美国。但从美国和欧盟的表态来,伊朗的回复并不乐观,各方难以在近期达成协议。国际市场一直期待美国与伊朗达成协议、伊朗得以出口更多原油,以暂时缓解目前的能源危机。

以色列则一直积极行动,想说服美国放弃伊核协议。8月,以色列对加沙采取新一轮军事行动,目标是打击巴勒斯坦伊斯兰圣战组织,以色列指责该组织为伊朗代理人。在上周的联合国大会上,以色列继续威胁要用武力防止伊朗拥有核武器。

上周日,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安直接谴责美国煽动伊朗抗议。阿卜杜拉希安指责美国干涉伊朗内政、支持暴徒破坏伊朗稳定,有违达成伊核协议的初衷。

当天,伊朗外交部召见了英国驻伊朗大使和挪威驻伊朗大使,指责两国媒体和议员煽动对伊朗的敌对情绪。英国、法国、瑞典等欧洲国家近期也出现了支持伊朗抗议者的游行。

周六,伊朗议会发言人卡利巴夫指责伊朗的“所有敌人”都在利用阿米尼之死,试图制造混乱。他特别把矛头指向以色列。

伊朗国家媒体还指责反伊朗的库尔德武装煽动抗议,称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已向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武装基地发动炮击。

对于伊朗的谴责,美国政府的做法是放松对伊朗互联网公司的制裁。美财政部宣布,放松制裁是为了帮助伊朗人更好反抗政府的限网行动。

哈梅内伊之子成焦点

相比2019年反对油价上涨引发的全国性抗议,本轮伊朗抗议的重点并没有放在更关键的经济和民生问题上。

2019年11月的抗议直接打出了推翻政府、推翻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口号,哈梅内伊的塑像被推倒、海报被撕毁,伊朗约70%的省都爆发了抗议游行。仅在一周内,伊朗当局就逮捕了7000多人。

最终在全国性持续断网和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铁腕行动下,抗议在持续近两周后结束。

对于抗议到底造成多少人死亡,各方有不同数据。联合国认为抗议造成至少208人死亡,国际特赦组织预计至少300人,美国则估计死者超过1500人。

在伊朗本轮抗议中,也有部分示威者打出推翻哈梅内伊的口号,但目前并没有成为诉求重点。意外的是,还有抗议者要求推翻哈梅内伊之子马吉塔巴。

本月以来,西方媒体一直传言哈梅内伊身患重病、已无法参与公务。而9月17日,哈梅内伊现身一场宗教活动并发表讲话,讲话时声音洪亮、表现正常。

现年83岁的哈梅内伊曾在2014年接受过前列腺癌手术,还在1998年被诊断患有心脏病。

这次关于哈梅内伊健康状况的传闻也引发了外界对其继任者的关注。伊朗的最高领袖是由专家会议推选而出,专家会议由88名宗教学者组成,目前以保守派占多数。

对于哈梅内伊的继任者,现任总统莱希被视为最有力候选人之一。莱希曾在什叶派最重要的宗教学院库姆神学院学习,得到了宗教人士认可,也是哈梅内伊的弟子。

成为总统前,他曾长期在司法系统任职,还担任过专家会议的副主席、掌管过伊朗财力最雄厚的宗教基金会阿斯坦·古德斯·拉扎维组织。外界一直认为,莱希参加总统选举是为继任最高领袖铺路。哈梅内伊在担任最高领袖之前也担任过总统。

与莱希不同,在本次抗议中被针对的哈梅内伊之子马吉塔巴鲜少露面,也没有担任政府要职。

但美国官员认为,现年53岁的马吉塔巴实际在负责伊朗的安保工作,与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所有主要将领都有联系,能影响安保官员的任命。还有研究人员认为马吉塔巴是哈梅内伊顾问团队的负责人。

2019年,美国财政部评估认为马吉塔巴承担了最高领袖的部分责任,协助扩张伊朗在中东的影响力。美国议会报告还认为,马吉塔巴在伊朗的最高决策中扮演了重要作用。

今年8月, 马吉塔巴被库姆神学院提为阿亚图拉,也就是什叶派中有威望的宗教领袖。最高级别为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就是大阿亚图拉。

但马吉塔巴此前并非受广泛认可的宗教权威人士,他成为阿亚图拉也引发了外界猜测,怀疑哈梅内伊准备让其子继任最高领袖。但马吉塔巴是否能获得专家会议认可,目前仍是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