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逃离北上广,年轻人们却都去了“成都”

周末单休?天天加班?没有生活?这说的不是北上广,是这两年的成都。

原本,成都这几年在年轻群体里风很大。都说那里生活幸福指数高、消费力活跃,老城区保持着老成都人的腔调,新城区又能接轨北上广,实在是很适合
” 既要又要 ” 的年轻人。

成都甚至被想象成一片社畜沙滩——只要落地成都,马上进入养老模式。再也没有加班和内卷,享受生活就是我余生的主旋律。

但是最近,不少蓉漂发现:成都,一样很卷。

在成都,一样要加班,能保证双休的公司都是个宝。

通勤也一小时起跳了,成都早高峰的 1 号线,拥挤程度也不输早上 7 点的回龙观。

图源:@爱旅游的奶牛

自从开始引进人才,人才一下子都来了。2017 年 -2021 年涌入的 50 多万蓉漂中,90%
都是本科以上,绝大部分还不到 30 岁,学历内卷大幕拉开。

但层层卷完了发现,一大批成都打工人的月薪,还不到 5000 块。

图源:36 氪《揭秘中国打工人工资真相》

随着 ” 成都失去性价比 ” 的说法出现,有一批年轻人重新走在路上,继续寻找下一个理想的 ” 养老 ” 城市。

然而,还有更多的年轻人依然选择从北上广来到成都,留在成都。

当成都跟北上广一样卷了,他们为什么还要去?

来了成都,我才开始 ” 北漂 “

今年 6 月,27 岁的四川女孩毛虫在北漂 10 年后决定:裸辞,回成都。

结果在新公司上班才 16 天,她就想辞职了——以前在北京还能拥有摸鱼的小确幸,回来之后,她反而忙到连同事都不想理。

” 我就是不想拼搏了才回来的,结果回来之后他们要我死命地拼!”

毛虫在 B 站上更新自己回成都后的日常。有一天下班回家,她忍不住抱着猫哭泣

在成都上班的第一天,毛虫 6:30 起床通勤,当晚就加班到了 21 点。”
领导和同事都立马交接了一堆工作给我,没有任何的缓冲时间。”

第二天,毛虫咬咬牙在 18:30 准时下班,结果隔天领导就开始 ” 敲打 ” 她了:”
哎呀跟我们一起合作的那个公司,他们的员工每天都快 10 点才走,还挺拼的。”

毛虫觉得,回到成都,自己反而开始 ” 北漂 ” 了。

上班上得想摆摊

这种 ” 卷 ” 感,其实在她刚求职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在某招聘 app
的岗位简介上,成都有不少公司会把实行单休制直接写进岗位介绍里。”
在成都,一大批的公司都没在双休。”

某招聘网站曾做过一个统计,流入成都的人才,主要从事的是房地产、互联网电商行业。这些公司在北上广招的是高级经理人、资深程序员;而在成都,他们最缺的是销售和客服。

销售额是第一业绩标准——即便对于 ” 新媒体运营 ” 这样一个非销售岗,也是一样。

” 在北京的时候,新媒体就讲品牌的曝光、传播度和数据。我们只需要想如何把创意做好,怎么把活动落地。”
但在成都,领导跟她讲得最多的是 ” 带客 ” 和 ” 转化 “。” 怎么带动销售,怎么给门店引流。”

这也反映在薪资上。” 很多新媒体岗位的薪资构成,是基本工资 + 销售提成,就很离谱。”

工作不仅更卷了,工资还变少了。在北京的最后一份工作,毛虫做了 5 年,升到了运营经理的岗位。如果跳槽,她在北京最高能争取到
24k 的月薪。

但在成都的某招聘 app 上走一圈,她在新公司获得的税前 15k 月薪,已经是超出成都平均水平的高薪了。

某招聘 app 上统计的热门职位薪资情况。在一线城市绝对高薪的技术岗位,在成都的平均工资不过万元左右。

” 一线城市工资的下限,是成都公司工资的上限。”曾经沪漂了 3
年的小鱼,在搬来成都半年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作为某教育机构的销售,她在成都和上海入职的是同一家公司同一个岗位,不同的是现在降薪了大概三分之一。

” 我上海的同事听说我要来成都,还问我是不是要去躺平了?” 原本是因为在上海卷不动了,才来了成都,结果小鱼发现,两边的 ” 卷度
” 没什么差别。” 一样是早 10 晚 10,做 6 休 1,只是换个地方卷而已。”

她现在的公司在高新区,互联网大厂的分部大多集中在这里,是成都最卷的地方。”我周六来上班的时候,周围写字楼也全是人。我在这里的绩效起点比上海低,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人竞争这个岗位。”

来成都半年了,小野的生活还是忙得只剩两点一线。这座传说中可以躺平的城市,对她来说,依旧只是一个工作的地方。

成都这么卷,为什么年轻人还来?

作为一个在成都已经待了 9 年的蓉漂,85 后的 Tina 坦承,工作日里的成都,确实跟北上广卷得差不多。

但让她留下来定居的原因之一是,成都虽然也卷,但保留着一个 ” 适量的卷度 “。

Tina 和团队在紧张工作中

” 如果在三线城市,你可能五点就能下班,剩下的时间都拿来娱乐。如果在一线大城市,你就是随时待命,永远在加班。”

相比之下,成都保留着某种中间状态的灵活度。”
如果周末有客户找你,小城市可能一到周末都联系不到你,大城市就是得立刻上线解决。但在成都,你能联系到我,但我会视情况看是否能等到周一再办。”

这些年来,她眼看着成都先是成为别人眼中的 ” 安乐乡 “,现在又被叫做 ” 新卷都 “。”
前几年媒体一边宣扬焦虑,一边把成都形容得太美好安逸了,才会造成这样的落差。”

Tina 眼里的成都,忙归忙,但不会一直这么忙。大家见缝插针,也要一定要吃好玩好。

开车半小时,Tina 就能在峡谷和竹林中穿梭

” 在一线城市加班就是吃外卖,在成都加班,还是要想办法一周约两次火锅。

周末就算是单休,他们也会开车来个周边游,就算只是去河边踩踩水也很开心。”

” 在一线城市,你如果不努力上进,不成为人上人,你多多少少是会有一些耻感的。” 但在成都 9 年,Tina
感觉到,天性乐观的成都人,会少了很多对于 ” 成功 ” 和 ” 金钱 ” 的焦虑感。”
我有很多朋友可能工资不高,每天下班都选择去玩桌游、剧本杀,但不会有‘不上进’的焦虑。”

Tina 和朋友在成都周边,把桌子架在溪流里玩桌游

” 现在大家过分强调因为人才涌入而造成的卷,但时间长了,你还是很容易被感染成都人那种要对自己好一点的心态。”

成都一些没变的快乐

一些年轻人选择继续留在成都,因为这里有一些快乐依然在,没有变。

在一线城市的时候,毛虫住在五环外,每个月房租要付 4300 元。而在成都,她花费 1800
元,就能住在成都一环内的市中心,一个拥有落地窗的大开间。

” 不上班的时候,成都可爽太多了。”

在一线城市,即便在没那么卷的公司,空闲时毛虫也想不到去哪里能消遣。” 城区的活动都离我太远,往返地铁就要 3
小时了。种类也很少,无非就是狼人杀剧本杀,还必须得约人一起才能玩。”

但在成都,她一个人就可以去街边喝个茶,找个小酒馆喝一杯,或是约朋友到河边打个麻将。买份狼牙土豆,再炸两个串串,”
溜溜哒哒,几十块钱就能解决一个下午。”

在一线城市,餐饮业好吃的不多,以 6 个月为单位更新换代一波。” 但在成都,哪怕只是个街边小摊子,它 10 年 20
年,永远摆在这儿。”

在一线城市,想要开车去城郊,对普通打工人来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租车贵,买车难,车牌更是摇不到。” 但在成都,你花 5
万块买个五菱宏光,就能分分钟出去自驾游。”

这些看上去很平凡的小事,却是成都给年轻人独有的安全感。毛虫觉得,在成都,就算一个人也能过得挺好。

来成都的第 4 年(2016 年),阿雨决定在这里买房。她花 70 多万在成都一环里买了一套 60 平的房子。

Tina 在成都的家


跟一线城市相比,成都依然存在很高的性价比。很多人来了之后一边卷,一边感受着幸福感的提升,这两者原本也不是完全对立的关系。”

Tina 知道,在哪里工作都不会容易,但成都能给自己一个家。

Ending

从前大家总说 ” 少不入川 “,仿佛选择更安逸的生活,是年轻人的原罪。

但现在选择成都的年轻人,又有多少是为了真的躺平呢?他们选择成都,不仅是因为能够享受生活,更是因为还能续上北上广的理想,继续打拼。

正如有的人说:没有城市能一边躺平,一边还能当新一线。

只希望,能够再多有一点 ” 成都 “,让年轻人在职场苦完了,在生活中能多讨到一些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