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富豪被绑架,牵出轰动全港的豪门争产案

大家族的命运总是难以抗拒的,每个人都是这条命运共同体的一环,串联起他们的都是 ” 财富 ”
二字,仅仅是这两个字,就足以让这些望族豪门躲不过聚光灯的关注。

文 | 金融八卦女特约作者:摊摊

前几天,香港地区发生一起富豪被绑撕票案。

其实金额没有很多,一位 51 岁的商人因欠下 300 万的赌债,被债主绑票、撕票。

知道香港地区那些惊天富豪绑匪案的看客们,都会评上一嘴,实在是不够上的台面。

而近几年,在香港地区最有代表性的豪门绑架案应该是罗家的案子,被绑的对象是罗家三代的罗君儿,当年被称为 ” 飞鹅山绑架案
“。

港城有很多罗家,但是只有老牌服饰
Bossini(堡狮龙)背后的罗家才值得一提,而罗家的创始人是赫赫有名的针织大王罗定邦。

前几年被绑架的罗君儿的姐姐,就是 2020
年在韩国首尔江南区一诊所进行抽脂隆胸美体手术过程中不幸身亡的罗贝儿,姐妹俩是真的命途多舛。

说来罗家围绕着家产而起的是是非非,着实很多,在利益为先的大家族里,总是暗涌着诸多争锋。

罗家当年的争产案就曾轰动港岛。

/ 1 /

罗家的崛起之路,是从爷爷罗定邦开始的。罗定邦的家族是顺德的小商人,25 岁那年他娶了父亲友人的闺女陈楚思。

由于岳父家里是开纺织厂的,1942 年岳父过世,他接管了纱厂渐渐扩大规模。

最早年的 ” 凤凰男 ” 走的都是这个路子,譬如那位李首富,当年也是娶了白富美表妹才得以发迹。

在罗定邦接管了岳家的纱厂后,他便瞄准了当时香港市场。

当年二战后香港纺织业得到大发展机会,纱、织、染、缝,产业链完备。而罗家的纱厂本身处在上游,在整个产业链中具有决定权。

1950 年,下定决心的罗家干脆举族迁往香港,从此拉开了香港纺织业一个时代的大幕。

从 1974 年到 1985 年,香港生产的服装数量连续 12 年居全球首位,” 香港制造 ” 令亚洲乃至全球瞩目。

在这一重大的历史机遇中,香港制造业并非一帆风顺,外国市场为了遏制其发展,对纺织业采取 ” 配额制 “。

罗家处于产业上游,手握很多配额,干脆就干起了倒卖配额发家的生意。

当时的罗定邦与同样是炒卖成衣配额暴富的丽新集团的林百欣、万泰制衣的田元灏及肇丰针织的方肇周,并称为制衣配额 ” 四大家族
“。

不过虽然挣的很多,却对整体的实业没有太大帮助,罗定邦一直考虑转型。直到 1980
年,在二儿子罗蜀凯的建议下,罗定邦创立了堡狮龙品牌,他又在观塘及长沙湾买入厂厦。

在此期间,1987 年罗家在香港开设第一间专门店——堡狮龙就此正式问世。

当时正值香港的黄金年代,经济迅速腾飞,亚洲四小龙的地位让香港人的钱包也越来越鼓,而且由于堡狮龙的亲民和情趣品牌设定,他们在堡狮龙找到了新潮有趣的消费体验,这个品牌一经推出就响彻香港市场。

到了 1993 年,成立六年的堡狮龙在香港上市,开盘股价大涨超过 50%,市场对其发展前景一片看好。

在 2005 年市值突破 25 亿,堡狮龙与佐丹奴、班尼路并称为香港服饰三巨头,成为当时香港及澳门最大的服装零售集团。

至于此时的罗家也早已成为豪门大户,除了金钱、资产,豪门大户里的狗血事件,罗家当然也一一都有。

/ 2 /

其实对于香港富豪们而言,罗定邦的资产算不得顶顶上流。

因为当年那份倍具争议的遗产总额加起来也不过堪堪十亿,毕竟刘銮雄给女儿拍一个钻石都 1 亿多。

但是谁也不会嫌钱多,尤其是大家族的子女们,不是我的都要去争一争呢,更何况罗家的争产案着实颇具看点。

前文说过罗家三代孙女罗君儿被绑架的经历,当初绑匪要价 5800 万,当经历了 96
小时的惊魂生还后,罗君儿在回家的第二天,便召开了记者发布会。

当时罗君儿就一反受害者常态,不理警方劝喻,在香港四季酒店高调召开记者会。

她没有让保镖陪同,只有公关人员随行,略施薄妆,故意穿上短裤现身,以证自己没有受伤。

记者会大概只有一分多钟,她表现镇定,语气平缓,这样的冷静和主动,连专家都觉得:有些反常。

由此引发外界多方猜测,其中一种声音称,她迫不及待开记者会,或许是想借机会为罗氏家族 ” 辟谣 “。

最后这个解释就颇令人玩味了,为家族 ” 辟谣 ” 的前提也得是有谣言,这就又说回了罗家争产案。

2007 年,罗定邦四子罗家宝的长女罗颖怡,以一张状纸将自己的二叔罗蜀凯告上法庭,要求他交出信托基金账目。

罗定邦 1996 年 8 月 13
日去世,在离世前四个月他签订意愿书,交代遗产如何分配,妻子陈楚思及小儿子罗家驹在场见证。

毕业于伦敦大学法律系的罗颖怡,认为爷爷过世多年,罗蜀凯却始终没有执行遗嘱的意思,所以通过法律途径讨要说法。

不过罗蜀凯没有坐以待毙,他立刻反手一纸诉状也将其他所有兄弟告上了法庭,他要求法庭判决罗定邦签订的,让自己进行决策处理的意愿书是有效的,而他的起诉,也让罗定邦两个私生子及遗产内容全部曝光。

根据法庭公开资料,罗定邦将遗产平分成三份,一份作资助 ” 罗氏家族子孙
“、一份用于慈善、一份留给流亡海外的失踪儿子,以补偿他未尽父亲的责任过失。(这里的失踪儿子我们后文详细说)

除此之外,他还有一名私生子罗家添也被曝光了。

这不就是经典的 TVB 豪门狗血剧情么,香港的豪门们果然是 TVB 编剧的灵感来源啊。

豪门家事往往比想象中更复杂,这次官司主要的争议就在那份用于资助 ” 罗氏家族子孙 ” 的遗产上。

虽然罗定邦的遗产算盘倒是打得挺好,但是执行人罗蜀凯不买账。

而且很有意思地是,罗蜀凯在遗嘱上玩起了文字游戏。他说父亲只要求自己尽量遵照,没说一定遵守,文字游戏玩的不要太溜哦。

这么赤裸裸地钻空子,如意算盘肯定要落空的。

这个官司最后以罗蜀凯败诉告终,他与其他兄弟妹的感情也彻底宣告破裂。

法庭虽然裁定罗蜀凯不可独占先父遗产,但他依然是遗产执行人,也就是说罗家人想分得遗产,还是得从这位二叔手里抠钱。

不过罗家二爷已经和众人翻脸了,且他 ” 守财奴 ” 的性格,也注定会为了钱财与所有人反目成仇。

至此之后,罗家后人就陷入了一种 ” 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也别想拥有 ” 的僵局里。

/ 3 /

讲到这里很多人会有点疑问,为什么这个执行遗嘱的大权会落在老二手里。

老大呢?

其实这就又要讲到罗定邦的风流情史了。

首先,大儿子罗乐风不得老爹待见,1936 年出生,直到三岁多才会说话,所以注定在这个大家族里不会受宠。

当然罗老大自己也争气,在 20 岁那年和太太一起脱离父亲的产业来单干,创办了晶苑集团,当时被外界称为是 ” 罗氏皇子出走
“。

罗蜀凯的在父亲那里的境遇则完全相反,他 4 岁会读书、7 岁半会熟背唐诗三百首,一度被人们称为 ” 神童 “。

这位 ” 神童 ” 后来就用自己的聪明才智给老爹遮掩红粉情事。

罗定邦的第一次外遇是和秘书桂兰,后者为他生下第一个私生子。但是原配知道后,上门找到桂兰并派人把这位秘书打了一顿。

罗定邦还是摄于自己老婆的余威,拿出一笔钱给桂兰母子当抚养费,并让二儿子罗蜀凯去照料她们母子。但是桂兰也是性格刚烈,遭此大辱,竟然选择了焚碳自杀,这一行经不知是为了逼宫,还是真的心灰意冷。

桂兰死后,罗定邦让罗蜀凯说服母亲陈楚思让私生子认祖归宗。最终,桂兰的孩子成为罗家第七子,取名罗家添。

这位罗家添在后来的罗家争产大战里,也是很知恩图报,直接表明自己不会参与任何一方阵营。

然而老二罗蜀凯帮着父亲出轨的行为没有就此结束,后来为了进一步获得罗定邦信任,罗蜀凯瞒着母亲陈楚思送了一位叫张美林的年轻女子给父亲做情人。

更奇葩的是,张美林怀孕后,罗蜀凯害怕被母亲发现,竟恐吓张美林说自己的母亲已经在找人追杀她。随后,罗蜀凯给了张美林一笔钱让她出国,这辈子都不许回香港。

张美林失踪后,毫不知情的罗定邦要求罗蜀凯尽快找到张美林。此后,罗蜀凯便彻底成为父亲的心腹。

但是他依然不是父亲的唯一信任之人,四弟罗家宝也得到父亲重用,为了独掌大权,罗蜀凯抓住罗家宝在财务上的纰漏,称罗家宝受下属贿赂,这让罗定邦对罗家宝开始不信任。罗家宝一气之下离开公司,自己创业,成立了百乐集团。

当罗蜀凯以为所有的内部威胁都已经被自己铲除时,那个早年被自己恐吓走的张美林竟然被罗定邦先一步找到了,一同找到的还是有那位失踪海外的儿子。

至此,这场豪门恩怨录所有人才粉墨登场。

2011 年 10 月,张美林带着儿子现身来认领遗产,并在记者面前让儿子叫罗蜀凯二哥。

而把张美林母子带到香港的正是罗颖怡(最一开始状告罗蜀凯的罗家三代)。

罗蜀凯在现场忽然哈哈大笑,样子十分可怕。最终,罗蜀凯被确诊为失心疯。

而罗蜀凯手里唯一握着的罗家产业堡狮龙,因为内斗和策略错误,自 2015 年之后业绩就一路低走。

2018 年堡狮龙全年业绩由盈转亏,净亏损了 2900 万港元,净利暴跌超过 600%;到了 2019 年,其净亏损更持续扩大至
1.39 亿港元;2020 年堡狮龙中报更显示,公司净亏损了 9368.7 万港元。

最终在 2020 年,李宁旗下非凡中国以 5000
万港元买下,同时和罗家三代成员罗正杰入主经营,虽然缓解了零售危机,但依然做好了要 ” 蚀 2 亿 ” 的打算。

再提一嘴,拥有 20% 堡狮龙股份的罗正杰正是罗蜀凯的儿子。

当年罗蜀凯淡出堡狮龙后,是他的五弟罗家圣便成为大股东,堡狮龙管理层全部大换血,由罗家圣和他太太坐庄,先后成为 CEO。

如今罗正杰被问到是否继承五叔手上家族企业时,他没有正面回应,只是说 ” 最紧要有投资价值 “,紧跟李宁身后。

果然呐,豪门世家的命运跌宕是最戏剧性的存在,不到最后很难看出谁是真正的赢家。

/ 4 /

如此,罗家的这场不新鲜但也足够狗血的争产案算是彻底落下帷幕。

其实罗氏家族在以抓马著称的港澳豪门里算是比较低调了,如果不是今天给各位罗列了一下这些新闻,估计很多人也只知道堡狮龙落寞了而已。

但是就算再 ” 低调 “,罗家的这一系列事件也都足以书写出一个家族的兴衰史,件件事细究起来,比八点档狗血剧悬疑地多。

也许这就是 ” 钱作怪 ” 的原因。

大家族的命运总是难以抗拒的,每个人都是这条命运共同体的一环,串联起他们的都是 ” 财富 ”
二字,仅仅是这两个字,就足以让这些望族豪门躲不过聚光灯的关注。

然而,最令人唏嘘的是,当一切喧闹散去后,留下的也不过是几句闲散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