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习近平稳坐江山后,台湾成2027前的最大野望?

中国近期动作频频,二十大后对台政策可能发生什么变化?习近平若取得第三任期,解决台湾问题会否成为北京2027年前的最大野心?德国之声专访台湾淡江大学两岸关系研究中心主任,请他做出分析。

有专家认为,对习近平来说,不需要通过解决台湾问题达成历史定位。

德国之声:前中共党校教授蔡霞日前撰文指,中国部分菁英份子对习不满,但她认为习近平可能取得第三任期,且未来可能导致政局动荡。您认为习近平是否大权在握?

张 五
岳:中国大陆中共高层始终是一个高度封闭的黑匣子,外界很难很精准地了解真实状况,但是如果以目前现实的权力运作来看,比如说,习近平过去从2012年上台以来,其实我们可以用两句话(概括)——第一个,“两个强化”;第二个,“两个确立”。

什么叫“两个强化”?第一个,全力强化习近平个人在党内的核心跟地位。第二个,全力强化共产党对一切的控制跟领导;什么是“两个确立”?确立以习近平作为党中央的核心、确立习近平的思想做为路线。“两个确立”当中也可望写入党章里面去。

我们只能讲,由于习近平集权的方式、权力集中的程度,相较于以往确实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习近平这样领导统御的方式,确实相较以往也大异其趣。

相较于以前领导人有所谓“两届十年”的权力交替方式,他打破了世代交替,他也打破了中央领导班子选拔的惯例,他打破了隔代指定接班,也打破了集体领导的派系政治的格局,这些都是事实。因此,很多人会把他个人的一言一行,或他个人身体健康状况跟整个中国政局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但是目前来看,我们常常讲,中国大陆会不会内部发生问题,主要还是看经济才是重中之重。

经济问题要是他无法持续有效解决,历次中国大陆之所以政治上会发生比较大的波动,大概都是来自于经济出现重大问题。目前为止,我相信很多人对习近平的连任、习近平的权力集中,可能都会有不同看法,特别是集中在知识分子之内,但我一直强调,主张反习的人士能不能指出一个反对习近平的派系是什么?能不能指出一个中国大陆内部党内菁英本身对习近平持有不同意见跟看法的?如果所谓反习势力跟反习声音不是来自于中共中央高层有不同的派系、有不同的代表性人物,只是一般来讲主观价值的偏好,这个对于中国的政局是无所助益也无所影响的。

德国之声:您认为习近平应当是会取得第三任期的吗?

一定,不是应当,就是确定了。

确定的原因很简单,2018年当他修改宪法解除国家主席不得连任两届的限制,就已经确立了;第二个,中国大陆中共所谓的体制班子外界完全是不了解,中共政治体制相较于西方,最大的特色是它没有什么政治素人,作为一个领导班子一定要经过历练。因此,要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最高领导人,他前一个工作是什么?一定要先担任中共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政治局常委5年,而且常务书记——就现在王沪宁这个位子——他同时还要兼任国家副主席,以国家副主席这样所谓备位国家元首的身分来见习,更重要的,他同时还要兼任中央军委副主席。

所以,要接任所谓的国家最高领导人的人,不管是胡锦涛、不管是习近平,还是未来任何一个人,他必须要同时身兼三个职务的历练。可是从目前十九大以来,没有这样一个职务的历练,怎么可能他会交棒给任何谁?

我们在观察二十大有两个很确定了:第一个,确定习近平作为最高领导人。这个基本上是不变的;第二个,确定了习近平的思想跟路线,仍然是中国大陆党的最高的执行路线跟行动指南,这个是不变的。

最高领导人不变,就算政治局常委那7个常委,不管是几个人上、几个人下,有那么重要吗?确立了习近平思想跟路线,那谁当国务院总理,难道政策上会产生很大的分歧吗?党内的很多重大问题上,他会有不同看法吗?因此,重点不是看那个。二十大的第一个观察,应该观察——习近平到底有没有准备在2027年中共二十一大要交棒?

如果他在2027年二十一大准备要交棒,他在今年二十大就一定要挑出一个1960年后的人来担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常委,而且这个常委的位子,还要身兼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到明年或后年,他还要能够接任国家副主席。最慢到2025年,他要接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如果这3个位子都没有,是由3个不同人,那基本上可以断定习近平在2027年仍然不会交棒。

习近平掌权这10年 老虎苍蝇一起打,建立个人权威

德国之声:那么您认为若习近平取得第三任期,所谓台湾问题会是他的最大目标或者说野心吗?

我觉得不会的。因为外界的看法是这样的,台湾方面在看待两岸关系大概都从台湾自身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但是我相信北京在追求所谓国家发展战略、在追求民族伟大复兴当中,台湾议题是一个重要议题,但台湾问题不是最关键、也不是最核心的问题——除非是碰触到无可回避的红线。

(习近平)第三任期会涉及到2027年,很多人会说2027年前后可能是两岸关系会兵凶战危、不可避免一战,主要是基于两个理由论述:第一个理由论述是,2027年是中共解放军建军100年。解放军军力相较于美军,2027年仍然无法跟美军在全球抗衡,也无法跟美军在印太地区全面性抗衡,但是以它资源之集中、地理位置之优势,它有把握也自我期待,2027年在第一岛链——特别台海地区——它的军力一定要超过美军的影响力。这是它第一个主观上的想法。

第二个政治上的判断是,2027年又是习近平第三任期届满、要不要寻求第四连任。因此,要寻求连任需不需要藉由台湾问题来强化他连任的正当性、合法性跟必要性?多数人是从这两个角度来看,习近平很有可能在2027年这未来5年当中要解决台湾问题。

但是我觉得这种看法应该不是非常精准,他只看到一部分。为什么?第一,我要很强调,以习近平目前为止对军方的掌控,他不用太在乎军方是不是面对台海问题会说三道四、积极请战、有敢跟习近平意见有分歧的可能。讲白了,以习近平今天对中共军方牢牢的掌控,跟1995年、1996年台海危机江泽民无法有效掌控军方,完全不一样。这是第一个要很清楚的,枪杆子问题在台湾问题上不会对习构成强大的挑战跟压力,这一点是明确的。

第二个,以习近平目前为止的“两个确立”,我相信他不需要藉由解决台湾问题才可以解决内部所谓权力的冲突,或者解决严重的权力的派系斗争,我相信这个假设是不存在的。

第三个来讲,习近平很清楚,他们其实在六中全会就提出来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就是他谈到——他二十大应该就是会很明确提出来——“新时代党解决台湾问题的总体方略”。这概念是什么?这概念是:在新时代、就是2021年,党要解决台湾问题的总体方略,要跟国家发展战略相结合、要跟民族伟大复兴相结合,不是为了解决台湾问题来解决台湾问题,更不能为了解决台湾问题,影响国家的发展、影响到民族伟大复兴,这个才是总体的全貌。

所以习近平很清楚,在2027年这5年当中,从俄乌的冲突已经很清楚,如果台海发生冲突,美国的介入方式未必会直接派兵跟解放军打,但是美国对台海问题的介入程度,一定会高于对乌克兰问题的介入程度。

第二个,在未来5年当中,中国实力固然是成长的,但是还没有大到用武力解决台海问题不会影响到国家发展战略、影响到民族伟大复兴。所以习近平在未来5年是希望在统一问题上要取得历史性的进程,在统一问题上不能够无所作为,但并不代表在统一问题上就要完成,甚至以武力统一。这是两回事。

北京的做法,未来5年一定会加大反“独”、一定会加大促统,也一定会加大融合发展,这是它势在必行的,但是这跟彻底解决台湾问题、用武力来完成所谓统一,这是两回事。

习近平的历史定位,跟有没有解决台湾问题没有什么相关,习近平在六中全会的第三份历史决议当中,已经取得他的历史定位了。严格讲,习近平权力的基础在“两个确立”、“两个维护”当中,党内已经找不到一个强大派系跟反对的人马足以挑战他;军方对于台海问题,在习近平有效掌控军权下,这跟95、96年台海危机时的江泽民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德国之声:在台湾问题上寻求的“历史性的进程”,有没有比较具体的作为可以观察?

北京一定希望他在第三任能就有关“民主协商”、探索“两制台湾”方案,他一定会从事积极步骤跟做法。从今年8月的台海危机、围台军演当中,8月10号中国大陆发表第三份白皮书代表什么?代表中国把统一问题不再是当成口号跟政策的宣示,而是把白皮书的发布当成是所谓集结号,严格讲是吹起号角,准备化约成具体可行的方案。

第二个,你再看白皮书公布后,9月15号中共中央台办出版了《中国共产党与祖国统一》这本书。这本书被列为中宣部2022年重要的主题出版刊物,总共有345页,通通在谈怎么进行统一的问题、统一有什么问题。你再看中宣部在9月21号那天,举行第35场次的“中国这十年”,特别是请到台办的人,中台办副主任陈元丰、(发言人)马晓光去讲,通通在讲他们对统一的做法。

不管从白皮书,还是从中台办的那本专书,到中宣部台办官员的谈话,他们现在在谈统一问题,第一个,通通有相当大一部分希望从国际法跟从国际法的角度来谈这个问题,因为他们知道,很多国家对于统一问题、对台海的和平稳定是不是发生变化,国际上很多国家对这个问题是持有不同看法跟关注的;第二个,它谈很多统一问题,都已经谈到中国的统一对于各国在台海地区的自由航行权、台湾海峡的自由航行权,乃至于包括台湾海峡利益,有没有受到影响。很多的重点通通在谈中国的统一对区域的和平、对区域国家来讲,基本上不会有负面影响,还会有正面的意义,北京在做这种宣传。

第三个,北京方面在谈统一的问题,甚至很多人讲,它把以前常常用的“不派官员来台驻台”、“不派军队来台”都取消掉。很多人说这是政策紧缩,其实固然是政策紧缩,但是它体现一个部分,就是北京已经认真实际在规划、在探索、在思考这个方案。因为如果你没有具体去思考,你没有去积极考虑,你就把以前用过的话重新再讲一遍就好,反正都是宣传式的,就是因为你认真思考,就是因为你在做研究,所以你知道哪些是可行,哪些是不可行的,才有类似这种,将来要比照香港一样、爱国者要不要治台的问题,这些概念才会慢慢被用出来,才会有把所谓驻军不派来台湾——它从香港的实践当中得到的“教训”——给彻底取消掉。

高举统一旗帜鲜明的号召,在二十大之后当然会希望透过以“九二共识”为基础的“民主协商”方式,来探索“两制台湾”方案。北京一定走这过程之后,才有可能最终提出一个类似统一方案跟版本。

从这个角度来看就可以比较清楚,北京方面在这个问题方面,确确实实不再只是把统一当成单纯口号。北京也很清楚,要真的推动统一,最关键的要以武力跟实力做后盾,积极强化武力准备,这是关键的核心。为什么?因为北京认为只有武力准备,第一,才能够防范台独;第二,只有武力准备,才能够防范所谓美国的外力介入;第三,只有凭藉强大的武力准备,最后才能够迫使台湾以武逼谈、以武逼和、以武逼降。

从这个角度来看,习近平在六中全会的第三份历史决议文当中,已经很明显地取得了他的历史定位了,他完全不需要靠著要不要统一台湾与否来作为历史定位,而且统一台湾问题固然除非是碰触到他无可回避的红线,否则北京很清楚,短期内冒然对台行使非和平的手段,反而会影响国家发展战略、反而会影响民族伟大的复兴,反而会提早过度摊牌,对他自己也无所助益。

北京很清楚,哪一些是被动的,譬如说除非碰触到“法理台独”的红线,除非美台在官方关系、在军事同盟关系有重大突破进展,北京一定会被迫采取必要的行动;如果没有,北京就按照它既定的步骤、既定的方向走,因为北京认为时间对它基本上是有利的,北京主观上认为美中的大国博弈是个长期性的问题,时间对中国有利,中方当然除非必要,否则不急于短期在台湾问题上跟美方摊牌,这是不符合它总体战略需求的。

德国之声:那么二十大修改党章部分,台湾问题新的部分会写进去?

我想应该会。基本上都很清楚,二十大报告当然还没有公布,但可以预期到,涉台的部分理论上就800字到1000字上下,这里面它一定有几个强烈诉求很清楚。

首先第一个,开宗明义一定理论上会强调“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完全统一”,这是以前十九大就用过的,中共的宪法的序言导论也用了,可是会加进一个新的,是“中国共产党矢志不渝的历史任务”。这是去年建党百年习近平的讲话,把它当成共产党的历史任务。是“全体中华儿女共同愿望”这是以前的老调,再加一句,严格讲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这隐含了时间表的问题——2049(中共建政百年)要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这些东西都是词汇之后,才会谈到指导思想是什么,就是“新时代解决台湾问题的总体战略”。它的基本方针是什么?一定是“一国两制和平统一”。它的主要基本立场是什么?一定是“一个中国”原则和“九二共识”。因为“九二共识”作为协商、统一以前的互动标的,主要做法就是“软的一手”:同等待遇、两岸一家亲;“硬的一手”:坚决反对“台独”、坚决防范外力介入。最后目标,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个本身就是目前中共对台的主旋律,我不相信这个东西会有很大的改变。

张 五
岳为台湾淡江大学两岸关系研究中心主任。今年8月,他曾受台湾民进党中常会邀请,专案报告二十大前的中国情势。2015年,台湾总统马英九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新加坡会晤,张
五 岳随行担任马英九的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