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闹剧一般的公投 普京“以进为退”?“走过场”以明志?

俄乌战争|入俄公投“走过场”是为明普京之志?

撰文:叶德豪

从9月23日到27日进行的乌克兰四州入俄公投“圆满结束”,公投结果“不负众望”,四州的入俄支持率介乎87%至99.2%不等,可谓“民心所向”。相对于2014年的公投,俄方当时还会找一些看似中立的亲俄欧洲人来观选,如今则是连这些门面也不要,直以用士兵带同投票人员上门询问民众入俄意愿。“走过场”的色彩如此浓烈,在27日联合国安理会的会议上除了俄罗斯自己之外,没有任何与会国家(包括中、印)明示或暗示会承认公投结果,连肯尼亚、巴西、阿联酋等国的代表也出言批评。

 

“闹戏”一般的公投

这次公投“走过场”的色彩实在太明显。一是其仓促,宣布公投与开始公投相隔只得两三日。二是俄方军事人员竟然以安全理由为据,随同投票人员上门逐家逐户询问是否支持入俄——虽然各地也有时设有票站,但这种做法很明显会构成对选民的威吓。

三是由于战争的关係,很多当地居民都已经遗留下他们的不动产而逃离,例如被俄军围攻良久的顿涅茨克马里乌波尔(Mariupol,
Donetsk)战前40多万人口在战后最终只剩下不足10万。只由留下来的居民作投票,就算投票本身公平公正,对于这些地区居民的整体意愿而言,也显然不能有代表性。

四是俄军对于这四个州都没有完整的控制。7月时曾被俄军攻克全境的卢甘斯克(Lugansk),如今正被乌克兰军反攻了一些土地回来;几乎全境落入俄军之手的赫尔松(Kherson),现在也正面临乌克兰逐步推进的攻击;顿涅茨克(Kherson)只有六成土地在俄军控制之下;扎波罗热(Zaporizhzhia)连其地方首府也依然稳定在乌克兰控制之中。

截至9月27日的乌克兰战场形势图,浅蓝部分是乌军近两个月反攻夺回的领土。目前俄军控制的土地大概佔乌克兰领土的15%。(ISW)

回顾克里米亚的“先例”,不少认为其2014年入俄公投是“假公投”的人也认同如果公投在公平公正、有国际观察员参与的情况下进行,“脱乌入俄”的选项也将得胜。原因在于,克里米亚有超过七成半人口以俄语为母语,如果以族群决定意向的“可想而知”式逻辑推论,其归俄意愿应该是没有太大争议的。

相对来看,在这次公投中的四个乌克兰州,情况却很不一样。乌东顿巴斯(Donbas)的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分别有接近七成和接近七成半人口以俄语为母语,这两个分离主义“共和国”入俄的意愿应该是较为明确的;但南部和中部的赫尔松及扎波罗热却分别有超过七成和超过一半人口以乌克兰语为母语,将这两个区以“走过场”式的公投併入俄罗斯,更是以这种“可想而知”式的逻辑之下也难有任何的合理性。

在公投结果公布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以“闹剧”形容公投。就公投之为公投的本质而言,这个评价很难说不是客观的。

 

 

普京“以进为退”?

对于普京急推公投的意图,一种比较善意的解读是,他正在推行一种“以进为退”的政策。在上周宣布“局部动员”之际和此前出席上合峰会的场合上,普京对于战争目标的定义,已不再谈开战之初的“去军事化”和“去纳粹化”,而是把收复顿巴斯两个州作为其主要目标。

在卢甘斯克,有工人站在升降台上在一座大庆外围挂起俄罗斯国旗。(AP)

这种目标的定位,跟四州公投的主权改动,明显是有落差的。这可能是为未来潜在的俄乌谈判创造一个可以让乌克兰下台的条件——就是让顿巴斯归俄罗斯,却将已经公投入俄的赫尔松、扎波罗热还给乌克兰。当然,现在谈判基本上是不可能,前提是在战场上面的结果有明显的优胜劣败的形势,所以就算俄罗斯是想要谈,也是要先在战场上打出战果。

公投入俄“走过场”,在创造这种战果上也有其角色。

 

法律吞併四州以明志?

此前,在乌军反攻南部赫尔松形势明确之际,俄方扶植的俄控区领袖曾一度表明会押后公投。当时的俄方考量大概依然是想重演克里米亚的入俄公投,至少有些可让人合理辩解的合法形式存在。然而,上周初,四州几乎同时宣布入俄公投的突然和紧急,其实显示出莫斯科政策的转变——急速让这些地区在法律上变成俄国领土,比入俄公投的表面正当性更为重要。

乌克兰近月反攻的一大理由,就是要阻止入俄公投进行。其中原因也甚为明确:正如俄罗斯前总统、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在公投公布后就说过,当这些地区正式归入俄罗斯之后,“没有任何未来俄罗斯领袖,没有任何官员能够逆转这些决定”。

入俄之后,俄罗斯将会对保存这些“领土”有无限期的承诺和责任,除非乌克兰愿意割地求和,否则任何政治改变都不会为俄罗斯或乌克兰留下不在战场上解决纷争的空间。

从普京的角度看来,容许这四个乌克兰州公投入俄,就是表明了战争会持续至乌克兰承认失败、被迫割地求和为止。让四州公投入俄,就是要向乌克兰和暂时仍愿意尽心援乌的欧美国家表明此长久作战的意志。后者要回答的问题是,他们有没有如普京一般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