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移民史最惨华人?不会英语 被关美国精神病院31年…

这是一个非常悲伤和令人深思的故事。

一个20多岁前去追寻“美国梦”的中国年轻人,因为不会英语而遭遇无妄之灾,被当精神病人关了31年。后来基本成了真正的精神病人,连语言能力都丧失了,整个人生全被毁掉了。

希望我们的讲述与分析不仅仅能给大家带来慨叹和唏嘘,也能给大家带来启示和帮助。

1

踏上“自由土地”3年后就失去自由31年?

他叫蔡少华,英文名David Tom(大卫.汤姆),1949年与弟弟一起从中国广东台山偷渡到了旧金山。

他在旧金山的中国餐馆工作了一年,然后来到芝加哥并在这里的餐馆工作,住在唐人街,当时他的年龄才20出头。

50年代的芝加哥唐人街

他的不幸始于1952年的身染肺病——肺结核。

我们现在听到肺结核这个病,可能感受不到它的恐怖,但肺结核是一种古老的夺命顽疾。在17到20世纪,它曾经是美国和欧洲人的主要“杀手”之一。即便是在抗生素得以普及的今天,肺结核仍然是许多欠发达国家人口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50年代的美国,患了肺结核是需要隔离的(入院签隔离协议,与外界隔离一段时间),因为它当时仍是非常致命的传染病。

1950年代美国治疗肺结核的医院

悲剧就在这个隔离环节产生了。

当时的记载是:

一名女护士试图给他洗个海绵浴,蔡少华把床单从他身上扯下来,赤身裸体地跑过大楼,大喊大叫没人能听懂的语言(广东方言),医院官员认为这是一种威胁安全的行为。

蔡少华随后被送往西北区的一家州立精神病院,在那里他被诊断出患有“精神病反应,未分类类型”。1952年9月,他所在精神病院的一名护士注意到他“英语说得很差,很难听懂。但能判断出他说的是:‘这是个疯人院。我为什么在这里?’”

后来的法庭记录显示:到 1970 年代后期,蔡少华将地板用作厕所,脱光衣服,除了躺在地板上之外什么也不做。

其实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一个正常人被关在疯人院20多年,他怎么可能不疯呢?

多年以后,蔡少华的律师墨菲为他在法庭上做自由辩护时提到了一个关键细节:

蔡少华被关了近30年后,一位医生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并写道:

“没有人跟他说过话,因为没有人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汉语方言。目前没有办法记录他的精神病,也没有办法记录或排除智力低下。我发现这是一个非常令人不适和不幸的情况。我的印象是,在这段时间内让一个人住院,而没有人能够与他交流,这涉及到一个法律问题。”

而我们在后来收留蔡少华(汤姆)的“东南亚之家”网站上得到的阐述是,他会讲台山话和粤语两种中国方言,而粤语几乎是早期美国华人的最大语言,怎么可能没有汉语翻译听得懂呢?

更有可能的是,当时那家精神病院(the Illinois Department of Mental
Health)根本就没有给他寻找中文翻译。不仅如此,精神病院收他入院时也没有为他提供任何诊断、治疗、咨询。事实上,在他接下来的 31
年强制住院期间,没有工作人员或患者用他自己的语言与他交谈。

再后来,随着一次次不负责任的误诊,蔡少华便在没有朋友,家人,甚至无人可以交谈的精神病院里越陷越深。

这也让人想起了世界各地那些被拐骗后被长期关押的年轻人,她/他们也是一步步被如此逼成真正的精神病患者和疯子的。

2

逃离疯人院

终于有一天,库克县公共监护人帕特里克·墨菲(Patrick
Murphy)发现了蔡少华的案子,进而成为他的监护人,开始了漫长而艰辛的法律斗争!

什么是公共监护人?

欠缺行为能力成年人公共监护制度在美国大部分州都规定在简明章程中。欠缺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在这个世界上孤独地活着,其生活只能依靠于善良的“第三人”,即公共监护人。

在美国,大多数司法管辖区的欠缺行为能力成年人监护机构办公室设在县一级。监护机构中的许多被监护人或受保护的人都是贫穷的人,同时他们中的大部分为老人。

蔡少华(David
Tom)获得释放的过程始于1979年。公共监护人墨菲宣布自己是蔡少华先生的法定监护人,并向美国地方法院提起诉讼,指控该州侵犯了蔡少华先生的公民权利。

1983年5月,陪审团判给蔡少华先生40万美元赔偿金。墨菲同意接受20万5千美元以避免该州提出冗长的上诉,那样很可能会再拖个十年五年的。

这个案子当时也被美国媒体广为报道,并转载到了世界各地。

3

真正的英雄夫妻救助了他

结案后,蔡少华终于自由了。

然而这些钱永远不能弥补他最宝贵人生的丢失,更不能修复蔡少华精神方面的硬损伤。这些伤害是根本不可逆的。

在度过了这地狱般的31年后,蔡少华被诊断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被释放后的他非但已无任何可能融入社会,还患有精神分裂症、躁狂抑郁症、脑损伤和失语症。他的行为和认知能力皆退化到了3岁孩子的阶段,造成这个情况当然是因为他长期缺少诊疗的监·禁生活。

非但行为和认知像三岁的孩子,因为大脑严重受损,他几乎丧失了全部语言能力。也就是说,即便他的母语台山话和粤语也早都不会讲了。

蔡少华的精神病医生坦言:“他已经50多岁了,精神病院以外的生活他此生都不能再适应了,甚至教授他新鲜事物都也是一种奢望。”

现代人都是社会属性的人,但蔡少华已经不具备社会意识了,无法与人正常交往与沟通。除此之外,他还被迫承受了31年来一堆高剂量精神药物(含微量毒素)的副作用。

其实他的这种情况特别像世界各地那些被拐·骗了的人们,本来是正常人,但长期的封闭让他们永远成了疯子,傻子,只是躯体还在,人早已经没了。

对于这样一个老人,谁都会认为是一块烫手的山芋。毕竟,他已经不是正常人了,连最基本的交流能力都没有,就算有好心人想收留,也将面临众多的障碍,烦恼,艰辛与不便。

但芝加哥“东南亚中心”的一对夫妇Peter Porr和San
O把老人接到了自己工作的社区住宅中,他们自愿提供帮助,并让老Tom与他们在一起生活。

1983年圣诞期间,老Tom终于收到了人生中最暖心的圣诞礼物——住进了“东南亚之家”社区,有了自己两室一厅的房子。

而照顾他的这对夫妻从1983年到2014年老人去世,一共照顾了他整整31年!和他被关在精神病院的年头正好一样。

这对夫妻自己也从一对年轻夫妇变成了老人。下面是老人刚去时和老人晚年时,他们三个照片的对比图:

这夫妻二人运营的“东南亚中心”是一个难民互助协会,由 Peter Porr 先生和 San O
女士做负责人。这对夫妻是当时响应库克县公共监护人办公室求助号召的唯一一户人家。没有任何其他组织、个人、家人或朋友愿意承担或有能力承担照顾蔡少华的重担。

30年不离不弃的守护,靠的是这两位好心人坚定的意志和崇高的品质。蔡少华曾数次走丢,也给人们增添过无数烦恼和麻烦,但他们两人自始至终没有放弃他,没有抛弃他。

要知道,对他们来说,蔡少华只是一个没有任何语言和沟通能力的陌生人,而且还是生活不能自理,拉尿都需要人照顾的老人。

San O 女士和 Porr
先生在同事,朋友和许多员工的帮助下,为蔡少华提供了优渥的生活条件,大大提高了他晚年的生活质量。蔡少华最终也是在84岁高龄才去世的。

最重要的一点是,蔡少华又一次听到了粤语,吃到了中国菜,比最重要还重要的,是他在人生最后31年里得到了不是家人胜似家人的陪伴。

这对夫妻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超级英雄”,他们让人想起了漫威宇宙之父斯坦.李老爷子的那段名言:

“一个英雄的定义是:某人关心他人的安危。并且挺身而出去帮助他们——即便根本没有回报可言。

那个人帮助别人,仅仅是因为这件事应该去做,必须去做,因为它是正确的事,那么实际上,这个人便毫无疑问地是个真正的超级英雄。”

今天的话题太过沉重,我们就先聊到这了。

虽然关押的年头是31年,但其实他从20岁出头以后的整个人生都被毁了,这是不可逆的。但大不幸中的万幸就是他没有被人遗忘,在被释放后,那人生最后的31年里得到了充分的爱与关照。

而世界上太多地方,太多角落有数不清的被拐·骗、被拐·卖的人口,自从被拐的那一天也就彻底离开这个世界了。他/她们被残暴地虐待,生不如死,大家不会再听说他们,更不会再见到他们。因为暗无天日的闭合环境不可能让他们再有跟外界接触的机会。

正如这对救助蔡少华的夫妇一般,用我们普通人能够付出的最大的力量,去杜绝,去制止这类悲剧在地球任何一个角落再次发生,是我们这几代人的责任。

——End——

文:土浪漫

英伦大叔(ID:UK07788915668)

转载请联系公众号后台

 图片来源: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