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黄光裕拯救国美的最后一张牌是卖楼吗?

面对 500
多亿的流动负债,国美零售一年的收入,无法支付。单凭黄光裕借助个人号召力,通过资本运作,来弥补错失一个时代的差距,可解决不了。它的负债、亏空,还是需要真金白银偿还的。

作者 | 旺仔 未未

编辑 | 程怡

北京东三环燕莎商圈坐标之一的鹏润大厦,位于霄云路 26 号。36
层方方正正通体浅蓝色玻璃幕墙,同不远处的亮马河景观相呼应,大楼顶层有两个停机坪,曾是京城的独一份。

鹏润大厦 2000
年启用,一度是亚洲单体最大的写字楼。当然,这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就像它的所有者黄光裕,有着一连串亮眼的成绩,中国首富、价格屠夫、一家出过
3 位奥运火炬手,同样,这些成绩也是十余年前的事情。

在中国的商业版图上,黄光裕和他的国美电器,早不似昔日的霸主地位,国美零售市值只有京东的百分之一,而且差距还在不断拉大。

曾被给予厚望的,黄光裕出狱后,带领国美再次走向辉煌的愿景,迎来的结果却是事与愿违,国美深陷亏损和裁员的泥潭之中。期待以一个人的号召力,来弥补错失一个时代的差距,更像是一场掩耳盗铃式的努力。

01

惨烈

鹏润大厦 B 座,3 层至 31 层的办公空间,空出大量工位。它的租赁方国美控股,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裁员。

2021 年 11 月份,国美旗下互联网家装公司打扮家开始陆续裁员,至今年 2
月份时迎来第二波裁员。目标是将每月人力成本从近 2000 万缩减至 300 万元。两个月后,每月
300 万的雇佣成本,对国美而言也是难以承受的负担,打扮家全员停发工资。

员工在社交媒体上表示,领不到工资,约定的 N+1
赔偿也并未兑付。也有部分员工因为无法忍受长期拖欠薪水而单方面解除合同。如今回看,国美在内部通报员工在工作时间内浏览视频、音乐和购物网站,并进行相应处罚,更像是变相裁员的征兆。

国美裁员持续进行,待到 9
月,国美控股的核心业务——国美电器,也未能幸免,大批员工收到人力部门的离职通知,其中不乏在职 20
年的老员工。这些人或许想不到,等待了 13 年的黄光裕的回归,最终结局却不是国美再次辉煌,而是自己被裁掉。

变动不止于基层和中层。

9 月 16 日,” 真快乐 APP 体验中心 · 国美电器西坝河馆 ”
试营业,该店为国美在北京首家试营业的新模式店。新店发布会上,国美电器 CEO
王巍的身影消失了。高层不断出走,写满了国美这一年。除了王巍,国美在线 CEO 向海龙、国美电器
CEO 张德炬、国美零售总裁王俊洲和高管丁薇等人也先后离开。

这些曾为国美业务注入想象力的高层管理者,用脚投票,相继离开。事实上宣告,黄光裕提出的 “18 个月带领国美重回原有市场地位 ”
的目标,破灭了。

在官方回应中,国美将此种情况形容为 ” 临时、应急调整 “,以及 ” 激励员工与公司共同创业、共同发展
“。而业内人士对此的评价是:” 业务架构回到十年前 “。

国美零售转型的艰辛,记录在财报里。从 2018 年到 2021 年的四年时间里,国美零售累计亏损了 188 亿元人民币。

现金流更是捉襟见肘,截止 2020 年末,国美零售流动负债为 529.43 亿元,超过全年 441 亿元的总营收。2021
年,情况没有好转,国美零售流动负债 521.5 亿元。全年总营收是 464.8 亿元。但是现金及一般等价物却大幅下降,2020
年,这个数字是 95.97 亿元,2021 年只有 43.78 亿元,下滑超过 50%,为多年来的最低值。

国美一年的收入,不够支付负债,更不用奢望利润。

某种程度而言,这并不是国美一家的问题。恒大、复星的流动性危机摆在台面,冰山下层还有一些企业,同国美一样,一年绝大多数收入用来偿还债务,甚至都不够。

缩减成本变成众多企业的优先级选项。哪怕曾经财大气粗,买下一座岛,做全球总部的腾讯,也在忙着节流,在员工餐厅不随餐提供免费水果,打包盒要收费等细枝末节上压缩支出。

但是,国美做的远比它们更激进,2022 年上半年,国美电器全国门店净减少 370 家,员工净减少 6577
名。而且,裁员和关店的动作还在继续。

身处寒冬之中,头部企业尚有优质资产可以出售,用来取暖,可国美的优质资产是什么?

02

运作

度过近 8 个月的假释期后,2021 年 2 月 18 日,黄光裕出现在国美集团高管会,并立下军令状 ”
力争用未来 18 个月的时间,使国美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

两个月之后的国美全球投资人电话会议上,黄光裕一共提及 21 次 ” 我相信
“,表达看好国美未来业绩。对于竞争对手,黄光裕认为谁制约谁都是暂时的,谁也灭不了谁。黄光裕的讲话,带动国美零售次日股价大涨
10%。

黄光裕回归后的大动作,是对国美零售进行增资扩股。

2021
年中,国美零售发布公告称,公司以发行股票的方式,向控股股东黄光裕全资持有的国美管理,租用北京国美商都、长沙湘江玖号以及北京鹏润大厦三个自持物业,近
20 年的使用权。租金总额约 178.65 亿元。

黄光裕将自持物业近 20 年的使用权,打包进上市公司,紧急为国美零售注入资产。2020
年时,国美净资产只剩下 12.6 亿元,2021 年,通过一系列增资扩股,将 20
年的租赁使用权打包进上市公司,国美零售的净资产回升到 175 亿元。

这一做法从账面上降低了国美的资产负债率,2021 年,国美的资产负债率是 78.27%,虽然仍旧高企,但相比 2020 年惊人的
98.20%,下降了近 20%。

除了这种左手倒右手,做高资产的数字游戏之外,国美想借助直播带货模式,全员店播用线下门店的流量为真快乐 APP
导流,并邀请百度前高级副总裁向海龙加入,还邀请阿里系高管丁薇、曹成智和胡冠中加入。

但零售市场早已变天,如今国美零售市值近 50 亿港币,约是京东 822
亿美元市值的百分之一。超百倍的差距,岂是真快乐那点杯水车薪式的补贴,能够改变行业格局。

黄光裕复出之后带领国美的转型改革,
更像是一场掩耳盗铃式的努力,期待以一个人的号召力,来弥补错失一个时代的差距,就像真快乐 APP 曾经的二维码标语 ”
还不完美的我 , 有您挺 , 真快乐 “,此种乐观,不过是自娱自乐罢了。

若真要提黄光裕回归国美的最大的业绩,就是通过上市公司增资扩股,提前锁定了三大物业近 20
年的租金收入,在市场最信任他的时候,拿到了 178 亿元的真金白银。黄光裕资本运作的手段,直接且漂亮。

03

资产

黄光裕算的上是最老的一批地产人,鹏润控股集团成立的 1996 年,那个时候恒大都还没成立。

根据企查查,黄光裕实际控股企业 285
家。涉及房地产领域的主要有北京鹏润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国美地产控股有限公司两家。

他对地产业务也十分上心,在狱中亲自为国美地产确定了 ”
未来几年鹏润地产将以物流仓储地产、商业地产开发为核心业务,辅以住宅地产开发业务 ” 的发展方向。”
近年里,国美地产又提出了以成为国内领先的 ” 新型商业写字楼智能化开发运营服务平台 ” 为展望的企业新定位。

去年 9 月,黄光裕保释出狱后主动 ” 割肉 ”
的第一单,便是抛售了位于丰台区南二环的北京悦秀城,回血 26 亿元。

此后的大手笔运作也围绕地产相关业务。除去 178 亿元的近 20 年租金收益,今年 7
月,国美零售同国美地产订立协议,收购后者国美商都物业及湘江玖号物业两项资产。

一家企业有楼会有多香?

2004 年,风头正盛的张朝阳在五道口自建楼盘。18 年后,搜狐总市值约 6
亿美元,在中国互联网公司们集体赴港上市的时代,无人问津。搜狐媒体大厦倒是随着五道口房价一路飙升,估值已经超过了 7
亿美金,成了搜狐最值钱的资产。

相隔 30 公里的石景山,搜狐还有一座畅游大厦。搜狐还需要市值管理吗?自有的两栋楼,加起来的价值比公司市值都高。

同样操作还有贾跃亭,2013
年,贾跃亭租下了朝阳公园边上的宏城鑫泰大厦的几层用于乐视员工办公,顺便一提的是,贾跃亭在这年的另一件事是买下《甄嬛传》出品公司花儿影视
100% 的股权。一年后,乐视网的营收从上市的 2.38 亿增至 68.19 亿元。贾跃亭买下了整栋大楼,价格 29.72
亿,更名为乐视大厦。

贾跃亭前往美国 6 年了,乐视大厦还在守护着乐视。目前,乐视大厦仅有 4
层楼对外出租,已经可以为乐视每年带来一千万的收入,并让乐视 “400 位员工靠收租过安稳日子 ” 一度成了 ” 内卷 ”
严重的大厂人艳羡的对象。

家里有楼、吃喝不愁。从 2019
年开始,互联网大厂们默契地激进拿地、小米、腾讯、字节跳动、京东、哔哩哔哩和美团都开启了购地加速器。

毕竟,在随时准备跳水的股价面前,一线城市的核心地产依旧是优质资产。因此,大厂们可以裁员、可以亏损,但不到最后一刻,绝不卖楼,除了乐视。为了贾老板的造车梦,从
2017 年乐视大厦就开始寻求出售,挂牌价 14 亿元,但因抵押项目过多,最终只以 5.73 亿被拍卖掉。

跟乐视相隔不远的国美,似乎也要上演同样的剧情。公司最值钱的资产是鹏润大厦 20
年的租赁权。或许国美未来也会走上收租的日子。

毕竟,国美过往二十几年建立的线下渠道的优势正在一点点消散,此前还能凭借线下专供款来吸引消费者。但是在此次现金流危机,国美欠供应商超过百亿的货款,同一些供应商的关系并不融洽,甚至出现了供应商惠而浦因为货款起诉国美电器的事情。

目前来看,黄光裕只将地产业务产生的现金流收益打包进上市公司,比如租金、物业收入。所有权并没有进入上市企业。对于商人而言,拿稳定的资产去换取增速放缓的零售行业的发展前景,还是挺考验感情的。黄光裕不愿意,属于情理之中。只不过,国美零售的负债、亏空,还是需要真金白银偿还的。单凭资本运作,可解决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