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辽宁丹东首富被捕,曙光汽车股权纷争升级

实控人张秀根被批捕消息确认后,ST 曙光股价持续起飞。

截至 9 月 28 日收盘,ST 曙光 9.49 元 / 股,上涨 3.15%。根据 ST 曙光 27 日的公告,股票自 8 月
12 日起至 9 月 27 日收盘,累计涨幅达 161%,22 个交易日涨停。

辽宁曙光汽车集团主营业务分为三大板块,即轻型车业务、商用车业务和车桥等汽车零配件业务,拥有 ” 黄海客车 ” 和 ” 曙光车桥
” 两大中国名牌产品。

9 月 13 日,ST 曙光公告称,自 2022 年 8
月中旬以来,公司无法与实控人张秀根先生取得联系,但与控股股东华泰汽车沟通正常。

令人意外的是,实控人的失踪却加剧了股价上涨。与此同时,公司股东之争渐入高潮。

失联迷局

2021 年,ST 曙光净亏损 4.59 亿元,连续第十年扣非归母净利润为负;今年上半年,公司再亏 1.05 亿元。

截至 8 月末,整车累计销量同比减少 53%,车桥累计销量也下滑了 12%。

吊诡的是,近两月,公司股价似乎丝毫不受业绩亏损的影响,创下一个半月以来,累涨超 160% 的记录。

对此,上交所发出问询,” 公司控股股东应当自查并说明,是否存在张秀根失联相关信息泄露的情形。”

事实上,张秀根失联或涉及 ST 曙光大股东易主。

9 月 13 日,ST 曙光发公告称与公司实控人张秀根失联,引发市场关注。

当日,上交所发函称,公司实控人失联事项对投资者影响重大,市场关注度较高,且公司股价近期波动较大。并催促 ST
曙光,尽快核实失联的具体原因,以及张秀根目前的情况。

ST 曙光 13 日的公告中特别提及,与公司控股股东华泰汽车沟通正常。

华泰汽车以 19.77% 的持股比例,稳居 ST 曙光第一大股东,且张秀根持有华泰汽车 99%
的股份,其子张宏亮是华泰汽车董事。

(张秀根)

联系不上张秀根的 ST 曙光,只能通过华泰汽车找人。

19 日晚,ST 曙光发函称,得到华泰汽车回复,” 张秀根身体不是太好,公司正在尝试与家属联系核实。”
张宏亮默认了这一说法,称以公司回函为准,没有透露任何与父亲有关的信息。

上交所显然不打算拖下去,紧接着表示,19 日,接到公司第二大股东深圳中能的举报称,张秀根已于 8 月 10
日因涉嫌诈骗罪,被公安机关逮捕。

事情瞒不住了,华泰汽车和张宏亮只好坦白。

早在 7 月 5 日,张秀根因涉嫌 ” 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罪 ” 被天津市滨海新区公安局强制拘留;8 月 10
日,张因上述问题被批捕。目前案件仍在调查中。

(华泰汽车回函)

实控人被抓,ST 曙光反倒迎来开盘涨停。这让大股东华泰汽车与包括深圳中能在内的中小股东纷争浮出水面。

股东大战

根据 ST 曙光 2022 年中报,华泰汽车以 19.77% 的持股比例,位居第一大股东,二股东深圳中能的持股比例为
7.2%。

梁子结在 2021 年。

2021 年,ST 曙光净亏损 4.59 亿元。为了挽回颓势,公司高层决定从商用车转型乘用车,并将目光锁定在了 A00
级新能源这个容量大且门槛低的市场。

2021 年 9 月 26 日,ST 曙光与天津美亚新能源汽车签署购买协议,拟购买天津美亚持有的奇瑞 S18(瑞麒 M1)及
S18D(瑞麒 X1)两款车型相关资产,开发纯电动汽车,收购价 1.323 亿元。

签署协议的次日,ST 曙光就付了 6615 万元的预付款,出手大方。

依托现成的车型搞研发无可厚非。问题在于,这两款车早已停产数年,也没有太多电动乘用车的经验积累和技术突破。

选择这两款车型,是因为看中了天津美亚——华泰汽车 100% 持股的全资子公司。

这笔交易相当于把 ST 曙光的钱,转移到了大股东华泰汽车的口袋里。

琢磨过来的中小股东不干了,” 这是一个明显掏空上市公司投喂大股东的关联交易!我们有充足的理由反对。”

随即列出 ” 三宗罪 “:收购车型技术成色不足,收购价格公允性无从谈起,并购过程未经股东大会投票。

ST 曙光不为所动。

小股东代表直言,曙光汽车是不折不扣的家族企业:现任董事长宫大,是前天津美亚法定代表人宫艳艳的亲弟弟,监事会主席张玉成是张秀根的侄儿,董事张宏亮是张秀根的儿子,也是宫艳艳的外甥。

(张宏亮)

” 董事会已经难言独立性,沦为了控股股东完全掌握之下的盖章机构。”

今年 5 月,纷争上了热搜。ST
曙光中小股东召开股东大会,表决结果是,改选全部的董事会成员,组建临时股东大会。董事会以程序不合理为由拒绝。

短短 2 个月后,张秀根被批捕。把张秀根家族一脚踢出 ST 曙光的行动,随之展开。

二股东深圳中能向上交所举报前,ST 曙光曾于 9 月 4 日公告,控股股东华泰汽车持有的 9789.5 万股,将于 10 月
10 日 10 时进行拍卖。

9 月 21 日,ST 曙光再发公告称,华泰汽车被司法冻结 36 个月。这并不是其首次遭轮候冻结。有市场声音表示,”
这是有大买家要将华泰股权一口吞 “。

北京清律律师事务所左璀璀律师告诉《21CBR》记者,拍卖股权与轮候冻结并不冲突,” 债权人排着队等公司卖股还钱。”

丹东首富

张秀根其人不简单。

张早年做房地产,一手创立恒通集团。2000 年,他创立华泰汽车,不久后与韩国现代集团合作,引入多种型号的 SUV。

彼时,华泰的销量一直上不去,想挣快钱的张秀根在数据上做起了文章。

2011 年,造假事件被公之于众,外界称华泰向中汽协虚报销量超出三倍,部分车型甚至报超 30
倍,中汽协因此将其销量清零。

卖汽车发家,为何犯下 ” 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罪 “?

这恰是张秀根套路的核心:拿捏住地方政府希望引进汽车产业的心理,伪造华泰销量,夸大公司前景,进而拿到大量土地,再将土地质押换取现金。

华泰汽车曾对外宣称,拥有北京、天津、上海、德国慕尼黑等四大研发中心,天津、山东荣成、内蒙古鄂尔多斯三大核心生产基地。

2019 年,有多家媒体实地探访发现,华泰在鄂尔多斯市 6000 亩的生产基地已停产。

圈地不干事,面临鄂尔多斯政府的起诉,华泰反咬一口,要求当地国土资源局支付其 33 亿元安置费,及 4.8 亿元土地赔偿金。直到
2021 年 9 月,部分土地才被判收归国有。

不只是土地,在 2018 年 9 月拿到 ST 曙光 14.49%
股权的第二天,华泰就以融资周转需要为由,将其全部质押给锦州银行换钱。

一切可以拿来换钱的资产,都被张秀根利用到了极致。2022 年,张秀根张宏亮父子以 94.2 亿元的身家,登榜《2022 新财富
500 富人榜》,成为辽宁丹东首富。

此次张秀根被批捕,也意味着其家族财富的增长将告一段落。

值得注意的是,不只是华泰汽车的控股股份预遭拍卖,二股东深圳中能所持的股份也将于 9 月 29 日开拍,谁将接任 ST
曙光新的第一大股东?好戏还在酝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