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日赚两百万还卖惨哭穷?我们被他们骗了!

立人设、引流量、造舆论,在可以实现快速变现的短视频平台已经成为制造网红的 ” 三步战略 “,在 ” 得内容者的天下 ”
的名言下得以快速走红,多得是有人借着话题舆论赚了大钱,至于那些情绪充沛的看官老爷们,不过是他们赚钱的工具人。

文 | 金融八卦女作者:椰椰

前阵子,一位刚刚入学一周的社科院女研究生南依在自己的社交账号里宣布决定休学一年回家结婚生子的帖子引起网友们的议论。

在视频里,南依说 ” 无论什么年龄段,能勇敢做出决定并坚持才是最重要的。”

只是勇敢的南依,并没有得到大多数网友的祝福。

究其原因,除了大家对这段感情的质疑之外,更多的是网友对于短视频平台上不断制造人设、舆论的不良风气的反感和厌恶。

/ # 女研究生嫁同乡理发师 # 背后有隐情?/

南依是一个来自云南省临沧市沧源县的佤族女生。她的家乡 2019 年才正式脱贫,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 28848 元。

幼时的南依没有上过幼儿园,曾经就读的小学甚至都无法在地图上精准定位。从一个并不富裕的边境村子考到北京,从一个无法定位的小学一路考到中央民族大学,再到入学社科院。

有网友爆料,南依就读的专业是少数民族语言文学专业,为的是弘扬少数民族文化和振兴民族地区教育的中流砥柱。这个专业非常难考,在全国只招两个人,一位免推,一位就是她。

不难想象,偏远山区的南依要付出多大的努力,才能成为这万分之一。

进入大学后,南依接触到了自媒体,她不过分强调求学之路的艰辛,只是在自己的镜头下记录着一个普通女大学生的日常。

她会分享大学的校园生活:

也会分享家乡美景:

也会分享自己的穿搭心得:

小麦色的肤色,明媚的笑容,讨喜的外貌,在南依的身上你可以感受到有一种充盈着知识的自信,和蓬勃的生命力。

南依成为了在抖音拥有 10w+ 粉丝的小网红。

不过让她第一次小小出圈的视频是她大学毕业后,用自己赚到的钱带着全家一起去北京。

一个贫困山区的女孩,靠着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走出大山,也带着家人出来看看山外的世界,这条视频让南依收获了 53.8
万点赞,评论里有人感慨:这就是读书的意义。

可就在这条视频发布十天后,南依又发布了一条新视频,宣布刚刚参加完社科院开学典礼的她要休学回家结婚生子了。

这条视频里,南依晒出了两人的结婚证:

宝宝的 B 超单:

还有充满爱意的表达:” 我要让他围着我一辈子 “” 我只是 …… 不想把肖兴帮让给别人而已。”

她坚定的说结婚是因为爱情,最后还庆幸 ” 双方家长的开明 “” 学校老师的理解与支持 “。

那让她甘愿休学安心待产的肖兴帮是哪位呢?

一位中专毕业的理发师,和南依同为沧源县人。

尽管她在视频文案里强调:休学不是放弃学业,待产这一年也会持续学习。但网友还是纷纷表达了痛心和惋惜。

而男方在接受媒体的采访中曾说过一句 ” 如果突然不要这个孩子,我们可能走不到最后,她很爱我。” 也让不少网友直接给南依扣上 ”
恋爱脑 ” 的帽子。

女研究生、男理发师、休学怀孕、恋爱脑。几个极具冲突的关键词凑到一起,一场舆论自然发酵出来。

说到底这毕竟是南依的人生和选择,网友们的评论更多的是出于对她的惋惜:南依用 22 年的时间走出大山,却只用 3
个月回到大山。

轻者说的是 ” 把书读烂了都救不了恋爱脑 “” 终于明白了张桂梅校长的伟大 “。

重者则担忧起她待产休学再复学的行为等于先后占用两个考研名额,不仅是在浪费学术资源,还会给女性在本就狭隘的求职求学路上又搬来一块石头。

就在大家吵的纷纷扰扰时,有人根据南依视频里丈夫的名字去天眼查里搜索了一下,发现其名下不仅有一家理发店,还有一家成立一年,注册资本为
500 万的自媒体公司。

▲肖兴帮名下理发店

▲肖兴帮名下公司

舆论变味儿了,网友认为,这场婚礼的背后更多是为了流量而炒作。

/ 立人设,赚大钱 /

其实也不怪网友会往引流炒作的方向去想,毕竟南依本身就是做自媒体,再加上南依老公在采访中曾透露,他做自媒体已经有两年了。

但我们不难猜出,深耕自媒体行业的他们自然清楚的知道,” 社科院女硕士嫁给同乡 Tony”
这个话题本身就自带极高的话题度,也会吸引来巨大的流量和关注度。

他们也的确成功了。

虽然无法得知这一话题是否有背后推手刻意炒作,但利用打造人设、制造话题本就是快速吸引流量的常规操作。

去年,一个名为 ” 牛爱芳的小春花 ” 火了。

这个账号主要是一对夫妻出镜,丈夫牛爱芳看着憨厚老实,妻子小春花则朴实腼腆。这个账号里记录着他们的乡村日常:劈柴、做饭、盖房子。

日子过得不算富裕,但胜在温馨。镜头里的他们努力的经营着自己的小家庭,镜头外的网友在看完他们的视频后感叹 ” 幸福与金钱无关
“。

就这样,这对农村夫妻靠着真实、朴素收获了两千万粉丝。但也有不少网友对他们制作精良的视频提出过质疑,怀疑牛爱芳的背后有一支专业的运营团队。

2021 年 10 月 30 日,收获千万粉丝的牛爱芳和小春花开始了他们的第一场直播,网友们的质疑也达到了顶峰。

在走红初期,牛爱芳曾在视频里承诺不直播带货,这次直播让不少粉丝觉得受到了欺骗。

而这场直播被网友扒出销售额高达 2000w。如今在直播平台带货,主播一般有 10%-25%
的抽成,按照最低抽成来算,牛爱芳夫妇当天入账 200w。

日赚 200w
还在卖惨哭穷。牛爱花和小春花种种的行为最终遭到了网友们的不满,这对朴实的农村夫妻的真实身份也被网友扒了出来。

原来这对夫妻并非农村夫妻,早在 2017 年就成立了一家自媒体公司(这家公司在今年 6 月 2 日注销)。

视频里破旧的房屋不过是他们搭建的小型影视基地,甚至有同村的村民爆料,牛爱芳视频里出镜的家人、牲畜、农田、柴火都是向他们租借来的:

” 牛爱芳和小春花 ” 走红后,夫妻二人还将此注册为商标:

随着网友们不断的深扒,牛爱芳也引起了不少媒体的注意。

直播深圳对牛爱芳夫妇进行特别报道,直言二人 ” 网红设立虚假人设,其实是在演戏赚流量 “。

主持人在节目从台词、环境、灯光等细节分析牛爱芳的视频里 ” 听不到任何的噪音,台词也像事先设定好的一样 “。

” 牛爱芳和小春花 ” 这个账号也不过是他们打造的众多人设之一:早先他们运营的账号里过着和 ” 牛爱芳和小春花 ”
里截然不同的生活,住着整洁的房子,还声称怀孕的孩子是脑瘫,只是没能掀起什么关注。

除此之外,网友扒出一个疑似牛爱芳早期的吃播账号 ” 二蛋的到来 “,随后这个账号清空了所有作品。

面对种种质疑,夫妻二人最终站出来进行了澄清道歉。

对 ” 牛爱芳和小春花 ”
账号也重新进行了调整,虽然还是以乡村生活为主题,只是不再像之前一样卖惨,自家的小汽车和楼房也不再遮掩着。

/ 短视频流量背后的套路 /

随着短视频发展迅猛,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涌入这一领域。

短视频从早期的一人拍摄剪辑,到如今有团队对人设定位、脚本创意、视频策划、现场拍摄、剪辑制作、运营推广等多项重重把关。

而 MCN 机构则是这一变化的幕后推手。

编造离奇故事、演戏炒作是短视频里最早出现的套路。

抖音曾有一位 ” 光头哥 ”
的百万级网红,就是靠着这种套路走红。在他的镜头里,他是正义的使者:斥责不孝儿女、保护弱势群体,救济弱者、帮助老人。

但实际上参与拍摄、直播的人物都是他 400 元一天找来的群众演员,既能演戏还能带货,一份钱换两份工倒也不亏。

人设的矛盾感、反差化也是短视频里最常见的套路之一。

在孵化某个形象前,MCN 机构会提前挖掘、培训网红,根据账号人设再寻找合适匹配的人,为的就是可以在某个领域深耕变现。

比如前两年凭借一句 ” 好嗨呦 ” 就红遍大江南北的 ” 毛毛姐 “。红色假发、贵州方言、反串造型、还有魔性声音、犀利语言是 ”
多余和毛毛姐 ” 账号最不同、最特别的亮点。快速走红的毛毛姐最后也不出意外的开始直播带货。

再比如一句 ” 百因必有果,你的报应就是我 ”
引起全网模仿浪潮的韩美娟(原名韩佩泉),在以网红身份成名后便转型为歌手参加选秀。

除了直接的反差人设之外,也有人借着看似合理的人设发现商机。

今年在短视频平台上突然出现很多来自贵州山区的宝妈,她们在自己的账号里记录着自己的农村日常。

网友称她们是 ” 苦瓜大队 “。

在她们发布的视频中,她们的生活明显困苦:丈夫不在家、带着至少三个孩子、平日最常吃的就是洋芋、生活习惯也不好,住的房屋又老又破,干不完的农活、洗不完的衣服、做不完的家务、还有看着脏兮兮的小孩。

你能从视频里感受到家庭贫穷和婚姻不幸带来的绝望与痛苦,又能体会到底层女性不甘现状、试图改变当下生活而不断努力的奋斗底色。

本该是被歌颂的美好品质却被网友发现端倪:短视频、直播带货并没有让他们生活没有丝毫的转变,依旧在温饱线下艰难挣扎,真就是努力努力白努力。

实际上,一成不变的 ” 贫困 ”
生活就是他们的赚钱人设,借着云贵山区贫困这一印象不断加深巩固人设,视频看似单调无聊如流水线,但多看几条就会发现,她们的脚本、剪辑、环境、配音、运营等环节都高度相似。

尝试过视频剪辑的朋友大概知道,一条 1-2 分钟的视频如果个人独立完成拍摄剪辑发布大概最少需要 3-4
个小时,更别说在她们的视频里,不仅会切换景别,也会变换机位,视频制作之外她们还要抽空直播卖货至少一个小时。

看着是真穷,但带货却又是单价不是真正贫困家庭可以消费起的商品:50 一罐的酸辣无骨鸡爪、40 元的麻辣烫、30
块钱的螺蛳粉、13 元一罐的咸菜。

▲ ” 苦瓜队员 ” 的橱窗,销量并不算差

她们以 ” 穷 ” 为人设,并不断加深稳固人设,很难不说背后是不是有团队在操作运营。

诶,还真有。

在巨量星图搜索这些 ” 苦瓜队 ” 成员就会发现,她们都签在同一家 MCN 机构:天云文化。

以 ” 小罗一家农村生活 ” 这位博主的带货数据来看:其在抖音带货的某个商品销售区间在 1k-5k,按照抖音平台抽成 10%
来算,最低入账 900 元,最高收入 4100 元。或许 900 元对于改善贫困来说杯水车薪,但长此以往也不会一成不变。

而另一位 ” 王琳记录农村生活 ” 这位博主,则被扒出在快手兼职带货主播。

网友认为她们 ” 抹黑 ” 地方也好,被人扒出她们 ” 人前哭穷人后开路虎 ” 也罢,而这种 ” 卖惨 ”
式的博主,在博取你或同情、或反感的情绪同时,早已赚的盆满钵满。

而这种 ” 立人设 ” 式的视频风格走红后,尽管令人生厌,但不得不说还是会引起不少人的争相模仿。

央视曾对互联网上的虚假视频骗局做了专题报道 ” 移花接木精心设计,虚假视频成牟利工具 “。

平台都曾对卖惨、编造离奇故事、演戏炒作等行为违规处罚。2021 年抖音就曾封禁 400 多个直播间、违规账号 33
个,但仍旧屡禁不止。

立人设、引流量、造舆论,在可以实现快速变现的短视频平台已经成为制造网红的 ” 三步战略 “,在 ” 得内容者的天下 ”
的名言下得以快速走红,多得是有人借着话题舆论赚了大钱,至于那些情绪充沛的看官老爷们,不过是他们赚钱的工具人。

至于内容是真是假,质量是好是差已经没有人去在意。更别提这类制造舆论话题的视频对影响了平台的正常秩序,甚至带来不良的社会风气。

如此看来,因为 ” 女研究生嫁给同乡理发师 ”
走红的南依,尽管未来账号走向不定,但起码人火了、流量有了、话题度也上来了,无论有没有 MCN 的助力,起码以后恰饭是不愁了。

至少摆在她面前有三种账号类型可供选择:母婴、时尚、学习。

互联网的真真假假让大家混淆不清,至于浏览者的我们不如牢记潘老师的名言 ”
网上的东西都是虚拟的,我怕你把握不住,这里水很深呐。”

对于那些过于明显的立人设、制造话题的视频,咱放平心态看看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