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第六代战机谁家强?美空军部长:中国还不是对手

美中两国正在努力开发下一代战斗机,以确保占据空中优势。近日有舆论质疑中国或将能够在美国获得第六代战机之前预先投用,
但也有美国空军高官和专家认为,
美国在发动机和超级计算能力等方面遥遥领先,中国要飞速缩小几十年的差距、完成“大跃进”的可能性不高。

据美国媒体《外交家》(The Diplomat)9月30日报道,美国空战司令部司令马克·凯利(Mark
Kelly)近日在出席由美国空军协会(AFA)举办的网络会议中警告说,中国可能会比美国更快部署第六代战机。

“中国目前不是处在第六代战机制空优势重要性的辩论阶段,而是已经步入了发展正轨。”他说。

美空战司令:必须领先中国部署下一代战机

第六代战斗机的能力可能包括指挥无人机作战、人工智能技术、自适应循环发动机和更高级的隐身能力等等,但其具体设计和进展被视为机密,美中两国目前都未透露方案细节。

美国空军希望在2030年代初正式部署“下一代空优战斗机”(Next Generation Air Dominance
Fighter,NGAD)。但美媒《防务新闻》9月27日报道,目前该项目还未正式进入工程、制造和开发(EMD)阶段,专家质疑能否在2020年代结束之前(八年内)实现第六代战斗机首次迭代交付的目标。

曾参与过歼-20和歼-10研发的中航工业首席技术专家王海峰曾表示,中国的第六代战斗机将在2035年或更早之前问世。

凯利在会上强调,美国空军必须要确保比竞争对手至少领先一个月部署下一代空优战斗机。

他指出,中国对第六代战斗机的构想似乎与美国相似。但中国倾向于从一种战斗机变体缓慢地迭代到另一种,例如中国将俄罗斯的Su-27和Su-30改造成国产J-16战斗机。相比之下,美国的飞机设计专注于能力的大幅跃进。

美中两国正在努力开发下一代战机,以确保占据空中优势。美国空军部长肯德尔最近在回答美国之音提问时表示,美国技术遥遥领先中国,但中国正在以不对称的方式试图绕过美国的优势。专家呼吁美国提供稳定足够的资金来部署下一代战机。详细内容:https://t.co/Opj6g6CsNh
pic.twitter.com/Uv65F7VvnA

—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October 4, 2022

美空军部长:中国战斗机技术相形见绌

美国空军部长弗兰克·肯德尔(Frank Kendall)9月29日在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举办的讨论会上表示,“当人们问我的优先事项是什么时,我倾向于说‘中国,中国,中国’。”

肯德尔担心,中国对侵略台湾的准备以及在南中国海和尖阁列岛建立控制权的努力,都在挑战美国的力量投射能力;西太平洋区域最重大变化之一在于中国核武库的迅速扩张,而美国在当地缺乏战术核武器和类似北约的安全组织的威慑力。

不过,对于中国是否会更快使用第六代战机,肯德尔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一直在追求飞机技术,但目前还不是美国的对手。

“美国在飞机技术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中国最新的J-20不如美国最新的F-35战斗机。下一代空优战斗机项目是从我担任副部长时开始的‘X飞机’原型中诞生,我认为它将比中国的任何项目都要好。美国在发动机技术等领域遥遥领先,高级计算能力也为此提供了优势。”

他补充道,但中国对投资非常聪明,并不一定要在美国有竞争力的领域亦步亦趋,而是使用一种不对称的方法(asymmetric
approaches)试图绕过美国的优势。

肯德尔认为,美国必须对中国的非对称策略做出回应,这不仅仅是战机之间的竞争,而是更为复杂。“如果中国可以让美国的飞机留在空军基地或在地面上被摧毁,就不必担心谁拥有更好的战斗机。”

“如果建造成百上千枚陆基、海基或空基导弹,中国基本上可以攻击美国空军基地,以不对称作战方式抹杀美国整个战斗机部队。中国最近还在研究高超音速武器,希望能够远距离攻击目标。”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国际防务问题高级研究员何天睦(Timothy
Heath)对美国之音指出,与导弹技术不同,飞机技术仍然是美国国防工业的优势领域,远超中国。中国甚至还没有为第五代战机开发出有效的发动机,而是依赖俄罗斯的发动机。

“中国的目标是到2035年生产第六代飞机,但这可能是雄心勃勃的。中国希望用于第六代飞机的许多技术仍在开发当中。”

不过,何天睦推测说,“一种可能性是,中国的第六代飞机虽然比美国版本略逊一筹,但产量可能比美国大得多。这种数量优势可以抵消任何技术劣势,并为中国提供强大的能力。”

美国需居安思危

工业咨询公司蒂尔集团(Teal Group)分析师、前美国国会研究处军事航空专家耶利米•格特勒(Jeremiah
Gertler)在六月发布的国会研究报告中指出,下一代空优战斗机项目致力于发展推进技术(Propulsion)、无人系统(Uncrewed
systems)、材料技术(Materials)和传感器(Sensors)等能力。

他告诉美国之音,由于高度机密性,很难对美中任何一个项目做出客观判断,外界目前甚至还不清楚第六代战机系统与第五代系统的区别。

虽然中国很有可能试图自主创新,但是格特勒坦言,中国在技术上突然跃升几十年,达到与美国相当或明显领先的水平,似乎不太可能。

“中国在达到每一代战斗机的初始作战能力方面,一直落后于美国十年或更长时间。尽管这一差距随着时间推移有所缩小,但没有理由相信中国已经取得重大进展,特别是因为中国的一些发展似乎依赖于等待美国预先前进到某一点,然后再复制美国的技术,这个过程将保证中国永远落后美国。”格特勒说。

他也强调说,谁先投产第六代战机并没有那么重要——因为真正引领竞争的技术不是飞机针对飞机,而是飞机针对防空系统的技术。比如,中国和俄罗斯一直向世界各地的客户推广其防空系统,而美国连续几代飞机旨在降低这些防控系统的效率并允许飞机穿透防御区域。

不过,米切尔航空航天研究所(Mitchell Institute for Aerospace
Studies)资深研究员、曾在华盛顿特区国民警卫队担任F-16战斗机飞行员的海瑟·潘妮(Heather
Penney)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在下一代战机项目享有一定的优势,包括偷窃技术,工业间谍活动和军民融合,以及中央指导的经济和工业基础和强大的制造基地。

“中国有意愿也有能力达成目标。美国要明白,制空权并不是与生俱来的权利,尽管美国空军自1954年以来为联盟伙伴提供了这种制空权,但这不再是必然事实。”

她认为,如果美国不能承诺提供稳定、充足的资金,并且消除官僚主义障碍来快速设计、测试和部署下一代空优战斗机的能力,那么中国可能会从美国手中夺取空中优势和制空权——“这将对美国军队,以及依赖美国作为其国家安全基石的盟国伙伴造成灾难性后果。

第六代战机将如何影响台海战争?

中国空军新闻发言人申进科9月28日表示,中国第五代战机歼-20,已经“遍布东南西北中, 列装越来越多、飞得越来越远”。

兰德公司政策研究员克里斯蒂娜·加拉福拉(Cristina L.
Garafola)对美国之音介绍说,中国空军目前仍在努力向各地的空军部队提供歼-20。

“我认为,未来几年中国空军的重点领域在于,从第三代和第四代战斗机部队,向第四代和第五代战斗机部队过渡。”

至于第六代战斗机在台湾突发事件的潜在角色,加拉福拉表示,可能的任务包括参与联合火力打击和在台湾海峡及其周围进行空对空作战。“不过,下一代飞机只是执行这些任务的系统的一部分——远程地对空导弹系统也将在保护中国大陆免受潜在攻击方面发挥关键作用。”

美国空军战略事务咨询顾问詹益庭(Eric Chan)
告诉美国之音,下一代空优战斗机项目可以为美军克服的问题之一,就是太平洋战争的时间和距离障碍。“太平洋非常广阔,如果美国应对一场侵略战争,那么根据定义,对手将具有先发优势。”

詹益庭指出,但战机技术只是作战优势的一个方面, 美国空军不会寻求单独获得空中优势。“作为联合作战的一部分,联合全域指挥与控制
(JADC2) 将确保美军能够发挥全部能力以赢得空中优势。”

此外,作为美国综合威慑的一部分,美国的盟友和伙伴将发挥关键作用。他说,“如果发生战争,中国空军将独自作战。美国空军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