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顺藤摸瓜 毛泽东才是“屎尿屁文化”的始作俑者

毛泽东才是屎尿屁文化的始作俑者 余杰


2022年9月5日,北京一个市场摊位上展出共产党已故领导人毛泽东的肖像。 法新社
 

官办的中国作家协会本就藏污纳垢

中国作家贾平凹的女儿贾浅浅,日前入选中国作家协会“2022年协会发展会员”。而她的“代表作”大都是充斥“屎尿屁”的新诗,一度在网上疯传。普通网友冷嘲热讽,偏偏是名校中文系教授跳出来为之保驾护航。

贾浅浅除了有个著名老爸之外,本身亦大有来头,为西北大学文学博士、中文系副教授、陕西省青年作家协会副主席;获“2017《诗人文摘》年度诗人”、“2019名人堂年度十大诗人”等殊荣。

有网友爆料,贾浅浅高考只考了250分,一般人若是这个成绩连专科都上不了,她却顺利进入重点大学西北大学,一直念到博士。她的硕士论文写的是《贾平凹的书画艺术》,光看这个题目就知道水准如何——贾平凹不是书画家,其书画作品根本不足以作为硕士论文的研究对象。但女儿写老爸,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而且,贾浅浅读博时的导师是一个谜,连博士论文也查不到。更传奇的是,她一开始读博就拿到副教授职称,这一职称是如何获得的?

今天的中国,仍是文革时遇罗克付出生命代价来反对的“血统论”的中国,如文革时那副对联所写:“上联:老子英雄儿好汉;下联:老子反动儿混蛋;横批:基本如此。”官场上有“官二代”,文坛上有“文二代”,贫寒子弟要想出人头地,门都没有。

贾浅浅的“屎尿屁”文学在网上引起热议,连中央级媒体“中国新闻社”也看不过去,发表评论文章加以批评。文章认为:“文学鼓励传承,但不应该‘世袭’。对于优秀的文学家来说,也不能仅仅是作品优秀,还应该注重家庭、家教、家风。”这个批评颇为委婉,但对贾府而言,却如同“响鼓不用重锤”,足以胆战心惊。贾平凹是西北文化代言人之一,深受陕西和西安地方政府器重,但这一次事件,已超出地方政府控制范畴。他的女儿被网民批评,他无能为力。官府没有出手保护,反倒落井下石,因为贾平凹不是作协主席铁凝、副主席莫言那样在政治上跟当局亦步亦趋的御用作家,当局乐见他成为被封控政策搞得怨气冲天的民众的出气筒。随即,中国作家协会发表声明,将贾浅浅予以除名。其实,官办作协向来藏污纳垢,还有更多丑闻未被揭发出来。

官媒谴责贾家的世袭及家风不好,却故意回避更可怕的世袭是政治权力的世袭。习近平就是典型代表,他资质平庸,若非有个高官老爸,不可能脱颖而出、成为“一尊”。而习近平造成的危害比贾浅浅大千万倍。

官媒更应当顺藤摸瓜,在文化层面,贾浅浅庸俗不堪的诗文,源于毛泽东。毛才是当代中国屎尿屁文化的开创者,学习毛泽东这个好榜样的,不单单是贾氏父女,更有刻意拿粗鄙语言来炫耀的习近平。习近平那些粗鲁无文、漏洞百出的讲话,早已在国内国际沦为笑柄,他本人却视之为“接地气”的“正能量”——这一切的判断标准,都始于毛的《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毛泽东在这篇划定中共文艺政策的讲话中说,“拿未曾改造的知识分子和工人农民比较,就觉得知识分子不干净了,最干净的还是工人农民,尽管他们手是黑的,脚上有牛屎,还是比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都干净。”他特别加入“牛屎”这个细节,来颠覆干净与不干净的概念,来瓦解知识分子的尊严,知识分子阶层要被中共踩在脚下。当时国统区大部分知识分子都没有注意到这篇讲话,如热心农村改革的梁漱溟等人,稀里糊涂跟着毛走,成为中共政治运动的牺牲品。

 

打天下的光棍,只会说流氓的行话

毛在吟诗作赋、公开讲话和私下言谈中,都喜欢使用“屁”这个字眼。毛的崇拜者称赞,这是大雅大俗、大开大合、随心所欲而不逾矩。

据毛的保健医生王鹤滨回忆,他初到领袖身边工作,毛高声发话:“王医生,在我这里工作不要拘束,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啊?”这句话说出后,毛失控地大笑起来,笑得连双肩和颈部也抖起来。王一时不知如何应答。

毛将异议者的批评斥为“放屁”。反右运动时,他召集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开会,布置将右派引蛇出洞再一网打尽的“阳谋”。他说:“他们有屁就让他们放,放出来有利,让大家闻一闻,是香的还是臭的……。”

毛在接见外宾时,也常常不顾基本礼仪,说粗话,甚至色情笑话,以显示其“劳动人民”本色。但他其实出身于大地主家庭,从未干过一天农活。据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回忆,他在担任美国驻北京联络处处长时,曾与毛会谈:“毛泽东也来自农村,在外交会谈正常进行中,经常用一些粗话,比如在谈论另一个话题时,他把美中关系中的某个特殊问题,说成是比‘屁’无关紧要。他的一位负责的女翻译照翻不误。”

毛还将屎尿屁写入诗词,在《念奴娇·鸟儿问答》中写道:“借问君去何方,雀儿答道:有仙山琼阁。不见前年秋月朗,订了三家条约。还有吃的,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复。”毛用这首词来颠覆赫鲁晓夫定义的“土豆加牛肉”的社会主义。那时,中国人饥肠辘辘,勉强果腹,哪里有能力放屁!“放屁”是酒足饭饱的毛的特权。

毛最后一个贴身护士和情妇孟锦云,在与毛打情骂俏时,曾提及毛“不须放屁”的大作。孟说:“主席,您写不许放屁,可您今天放了二十八个屁。我都给您数着呢。”毛说:“噢,你还给我记着黑账。活人哪个不放屁,屁,人之气也,五谷杂粮之气也。放屁者洋洋得意,闻屁者垂头丧气。”毛的意思是说,他放屁给赫鲁晓夫闻,赫鲁晓夫被他打败了。

孟锦云在毛身边工作,小心翼翼地伺候毛,满足毛的性欲,每天闻毛放的屁,连生孩子的权利都被毛剥夺。有一次,孟锦云对张玉凤透露说:“张姐,我都快三十岁了,我真想要个小孩呢,你跟主席替我说说。”她不敢直接跟毛讲,可见对毛有多么畏惧。张玉凤把孟的意思转达给毛:“主席,孟夫子想要个小孟夫子啦。”毛冷冷地回答:“再等一年吧,等我死了,她再要吧。”独裁者连女人的子宫都要掌控。

毛喜欢使用的比屎尿屁更粗鄙的字眼是“操娘”。在庐山会议上,彭德怀与毛泽东用这个难听的词汇对骂,中共上层的政治斗争往往从骂娘开始。彭被毛逼到绝路上,当众绝望地大吼:“在延安,你操了我四十天娘,我操你二十天的娘还不行?”毛胸有成竹,缓缓回应说:“(延安时)华北座谈会操了四十天娘,补足二十天,这次也四十天!满足操娘要求,操够……!”彭已成瓮中之鳖,毛是关门打狗。从这番对话中看出,中共是土匪团体,流氓本色,不加掩饰。

毛的“造反有理”,其实是“强盗有理”,强盗可随意放屁、随地大小便。难怪李登辉在千岛湖事件之后,谴责中国是一个“土匪国家”。李登辉指出:“官员眼中没有国民和人民,只是一味地中饱私囊,为了家族而‘储蓄’。中国人这样的价值观,到了现代也没有改变,所以演变成共产党全体干部的贪污问题。要让中国人能理解他人的权利和人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