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北京人:十一长假去外地旅游是自找麻烦

中国国庆日假期里北京一条旅游胡同里的游人。(2022年10月1日)

中国进入十一长假的“黄金周”,但面临“动态清零”又适逢中共二十大即将召开之际,北京市里的巡逻人员明显增多,民众被查验证件的频次也增加,很多民众宁可待在家里或在近郊走走,也不愿出城到外地旅游,以免回来后被通知要隔离。有中国民众感叹,近几年逢年过节都是“就地过节”,甚至返乡探亲和远游出行的模式也被迫改变。

中国国庆“黄金周”连假自10月1日开始,为期7天,有不少高校以仍有疫情为由缩短假期至3到5天,甚至有1619个地区在国庆日前夕被增列为“中高风险区”,必须封控7天,等于假期完全泡汤。

除此之外,有至少24个省市发布公告,呼吁民众“就地过节”,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湖北武汉、河北石家庄、福建福州、四川成都、浙江杭州、江苏苏州等地,提倡避免跨省移动、不去中高风险地区、或是实施“落地检”、“三天两检”,有些省市还会要求省外旅游或有居住史者,必须在抵达当地的12个小时内做第1次PCR检测等。

北京市政府则要求加强机场口岸防疫管理,并且要求7天内出现本土疫情的县(市、区、旗)人员严格限制进返北京,已抵北京的人需分类落实隔离观察、健康监测、核酸检测等措施,居家期间不外出。其他人员持48小时内核酸阴性证明和北京健康宝绿码正常进返京。但进返京人员在抵北京后7天内不聚餐、不聚会、不前往人群密集场所,而且要3天2检。

中国交通运输部预测,今年“黄金周”的全国道路客运预计运输旅客将较2021年同期下降约3成。

上海东方卫视10月2日报道,10月1日全国铁路发送的旅客约970万人次。跟过往十一假期首日的铁路运输超过1500万人次的荣景不能相比。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中国国庆日期间出席天安门广场的烈士日纪念活动。(2022年9月30日)

北京气氛较严肃

北京的情况可能比其他省市多了点严肃的气氛,因为比动态清零更重要的中共二十大即将在国庆连假结束后不久召开。中共当局必须排除所有可能的风险,以确保二十大顺利召开。外界普遍认为,习近平会在二十大连任第三任期总书记。

住在北京从事软体信息业的51岁Alle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按照以往的经验,只要是中共全国党代会或“两会(全国政协与全国人大会)”等政治性会议召开期间,北京街道的气氛就会变得比较严肃与紧张。比如现在在住宅区里,可以看到手臂绑着红袖章的社区志愿者变多了,出门都可以看见他们在附近巡逻,查看有无可疑人物。如果是接近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或是中南海一代的政府机关,也会明显看到便衣公安与安全人员增加许多,特别是如果要到故宫一带去游览参观的话,民众在途中被拦检查验证件的频次也比以往增加很多。

Allen表示,在维稳与防疫双重管制下,这次的十一假期他是绝对不会考虑出游的,“因为你只要离开北京,你到了旁边的比方说天津或者是河北省,万一那些外地有疫情的话,你一回来,你的手机,也就是你的所谓健康宝就会马上接到弹窗,它就是会告诉你,你到的那个地方可能有疫情,或者是说你跟这个染疫的人时空交会,那么这样的话,你有可能要在家里面做隔离,这样的话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的事情。”

中国国旗假日期间,北京南锣鼓巷胡同里的一名治安员在值勤。(2022年10月3日)

只去远郊游览不出城

Allen说,他还没有听说他的哪一位北京朋友或是他的邻居要在十一长假出城到外地旅游的,顶多就是到远郊走一走,或是到近郊的公园晃一晃,所以北京郊区的住宿都客满了,而且价格特别贵,但并不是外地人跑来北京玩,而是住在比较城里的北京人去住的,因为他们都不敢到外地去。

Allen说:“他们以前可能这个时候10月会到南方,去长三角,甚至去云南或者是去海南,但这些地方没有人敢去了。那在这种情况之下,窝在家里又无聊,所以只能往远郊但是是在北京市内的这些地方,比方说长城啊,或者是房山啊,或者是潭柘寺这些地方,最远大概就是到这个地方,再远大概就不会去了。”

42岁在北京从事文创产业的黄小姐也对美国之音说,她不会在十一长假离开北京,因为北京人如果要到外地去,也会遇到该地政府对于防疫措施的相关要求,所以她只会挑北京市内、但离家远一点的山上景区去游览。

北京青年报10月2日的数据或许反映了北京居民“就地过节”的情况。报道表示,长假首日,全市公园风景区共接待游客98.4万人次,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3.6%。颐和园、大运河森林公园、八达岭景区等热门公园游客量超万人次。城区公园游客量达44.4万人次,其中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天坛公园、北海公园等迎来超过3万人次的客流高峰。此外,有近26.5万游客选择到郊区公园游览,城市绿心森林公园客流量达2.2万人次。

中国国旗假日期间,北京一家人在逛王府井。(2022年10月3日)

远行出游模式被迫改变

自从新冠疫情爆发后,中国民众从过年、端午节到国庆、中秋节,几乎全部都在“就地过节”中度过,甚至返乡探亲与远游出行的模式也被迫改变。

Allen就说,这两三年来,不管是原就住在北京的人,还是从外地来北京工作的人,或者是所谓的“北漂族”(在北京谋生,但没有北京户口的人),大家都已经习惯就地过节了。他说,他身旁来自华中、华南地区的朋友同事连续两年都没有回家过年的人大有人在,运气好的一点会挑在暑期的五、六、七月业务量少一点的月份回去。

他说:“可是一般来讲,在疫情之前,没有人会在夏天的时候回去老家,都是过年的时候(回去),顶多加个中秋节,这就代表说疫情在动态清零的管控之下,中国人慢慢地算是改变了以往返乡探亲或者远游出行的模式,可以算是一个在疫情下的新常态吧!”

而频繁的核酸检测也让许多中国民众从一开始的愤怒、麻烦到后来的习惯与麻木。黄小姐说,在北京,基本上每72小时一定要去做一次核酸,但有的时候工作一忙就忘记了,直到去搭地铁、公交或到店里买东西,才发现健康码扫不过了,又要重新回去做核酸,对生活确实造成一些困扰。

中国国旗日游客手拿国旗爬长城。(2022年10月1日)

久而久之已习惯

但她也说,久而久之,大家也都越来越习惯了,可是这些习惯并不并不代表大家认同这件事,而是出自一种无奈的心理,人们不得不去适应它。

但也有人表达支持政府政策。福建人高先生,今年48岁,是一家设计公司的老板,他则觉得频繁地核酸检测对他并不构成太大的麻烦,因为随时随地都有核酸检测站,要做PCR很简单。

他对美国之音说:“因为这都已经成所谓的常态化了,平时如果政府有需要,大家就去检测一下,其实大家都感觉习惯了,反正政府有响应、有号召,大家就执行,反正一个是也没有费用,然后也是为了对大家都好,所以大家基本都能接受。”

高先生表示,今年的国庆长假,他也是选择就地过节,顶多是带孩子到福州或是厦门走走,不会跨省份移动。而二十大对福建省除了路上多了一些“喜迎二十大”的标语外,
其余不管是公安人数还是路上拦检次数都算正常,跟平时没有什么区别。

以疫维稳

分析人士说,中共把动态清零当作一种号召,一方面向中国民众宣传中国的防疫政策优于欧美,借以提高习近平的声望;另一方面也把疫情当成是社会控制的工具,借由健康码变色方式来限制人民行动,带来了“维稳”的附带效果,是在“以疫维稳”。

台湾韬略策进学会副秘书长吴瑟致(吴瑟致提供)

台湾韬略策进学会副秘书长吴瑟致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习近平在十八大刚上任的时候,讲求的是如何提升自己在党内的地位,所以着重在政治维稳,透过反贪腐措施达到内部政治清洗和打压异己,用以抬高自己的地位。

他说,进到十九大后,习近平开始思索要打破共产党接班惯例,为第三任连任做一些政治铺陈,所以光是政治上维稳是不够的,还必须要有更全方位的对经济与市场利益的管控才行,所以在十九大的中后期,经济维稳出现了,政府开始对房地产业、金融业,以及数位产业类别的监管变得非常多。

吴瑟致说:“所以在进入到二十大之前,他(习近平)开始集结了过去十八大政治维稳动作以及进入到十九大中后阶段的经济维稳动作,再进一步融合在社会维稳的相关疫情为由的维稳动作之后,在二十大之前,这相关的一个维稳措施会越来越频繁。甚至我个人认为,在二十大之后,尤其在明年上半年之前,也就是两会举办之前,相关的维稳动作不会有任何放松的可能性。”

吴瑟致强调,中国在“以疫维稳”的方向上,善用数位科技的手段来协助维稳顺利执行,并且这很可能成为未来中国执行维稳的重要利器。而中国当局在方方面面都要求以习近平为核心的政治正确论述下,
中国的维稳动作是否会具体扩及到去限制中国国内跟国外之间的连结,则是国际社会必须关注的面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