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芯片四方联盟”会重现二战前的“ABCD包围网”吗

汤名晖 2022年10月02日

美国透过晶片四方联盟(Chip 4 或 Fab
4),积极拉拢第一岛链上的重要盟友:日本、韩国和台湾,其规模和影响力堪比二次大战前的ABCD包围网。(美联社)

晶片四方联盟(Chip 4 或 Fab
4)预备会议将今年于9月底召开,该联盟作为美中贸易战的延伸,其目的亦为制衡中国崛起,避免中国取代美国建立新的国际秩序。为遏制中国取得先进的半导体技术与关键零组件,抑制中国的高科技军力持续追赶美国,美国积极拉拢第一岛链上的重要盟友:日本、韩国和台湾,其规模和影响力堪比二次大战前的ABCD包围网。

Chip 4联盟与ABCD的核心思维相同

ABCD包围网是二次大战前对日本经贸制裁的四国,採取行动的四个国家分别为:美国(America)、英国(Britain)、中国(China)与荷兰(Dutch)。这四国刚好围绕今日日本以外的印太地区,从盘据太平洋至菲律宾的美国、据有印度、缅甸和马来西亚的英国、殖民印尼的荷兰,以及土地面积最大且自然资源丰富的中国,刚好涵盖今日印太战略的主要地区。

ABCD四国持有当时印太地区最主要的原材料供应地,特别是攸关军工产业的煤铁、橡胶和石油,因此造成对日本显著的经济影响。日本虽然与美英等国展开谈判,但在当时美英两国强硬的态度下而未有共识。英国提出的条件为:日军撤出中国、废除三国同盟、不得承认重庆的中华民国政府以外的政权。

美国国务卿赫尔(Cordell Hull)同样强硬,他提出的赫尔备忘录(Hull
note)与英国同样带著不列颠传统的离岸平衡的思维,力求东亚地区没有一个主要强国能影响美国在地区的势力,其备忘录内容为:包括日本全面从中国和法属印度支那(中南半岛)撤军,承认重庆的中华民国政府,美日互相解除资产冻结等,几乎是要求日本回到侵华战争前的国际秩序,终使日本走向发动太平洋战争一途。

以硅晶能力为主的“硅威慑”,特别是航太、人工智慧与量子运算等直接以硅晶能力增益军事的领域,(图片取自Pixabay图库)

今日的Chip
4联盟与ABCD的核心思维相同,以美国与其盟邦为首控制关键军工战略资源。由于美中双方皆为核威慑大国,在相同的起点上比较的是以硅晶能力为主的“硅威慑”,特别是航太、人工智慧与量子运算等直接以硅晶能力增益军事的领域,使得威慑的单位不只是传统的能当比或是射程,而是硅晶圆制程影响的演算能力。

然而,Chip4联盟在产业和地缘政治的质性上有著先天的矛盾,各国的地缘位置与ABCD相反,不但未能具备离岸平衡的优势,并且是以精华地带面向地缘制衡的对象。二次大战时的日本即使远赴太平洋偷袭珍珠港,最终也不过是拖延美国应对东亚局势的时间,最终无法让美国本土的工业地带受到重创,欧陆战场方面即使英国遭到纳粹德国空袭,同样也难以瓦解英国的工业能力和来自盟邦和殖民地的资源。

台日韩同遭军事威胁

美国财政部长叶伦(Janet Louise
Yellen)提出的友岸外包(Friend-Shoring)理念已箭在弦上,重塑美国供应链已是美中脱钩的必要之举。她在9月底的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活动表示:“全世界最先进半导体来源只有一个国家,就是台湾,他认为会构成韧性风险,也就国家安全的风险。”若没有Chip
4 便无法确保半导体的供应来源,而结成Chip 4 才能让“友岸外包”有意义的推动下去,为稳固美国的安全,Chip
4的结成将如同ABCD包围网同样重要。

南韩即使具备TMD(Theater Missile Defense
System,TMD),也得应对来自朝鲜核武、导弹与万炮齐发的严峻军力威胁。(美联社)

除美国之外的Chip
4各国,特别是台湾是以精华区面对中国的导弹和军力威胁,东亚最强大也是台湾最主要的乐山雷达,同样也与东亚最重要的硅晶圆产地坐落于新竹。南韩的情况也没比较乐观,即使具备TMD(Theater
Missile Defense
System,TMD),也得应对来自朝鲜核武、导弹与万炮齐发的严峻军力威胁。日本与韩国同样警惕来自朝鲜的潜在威胁,还得兼顾美日安保条约对周边有事的承诺,以确保自身的海洋贸易路线不受侵扰。

因此,Chip
4四国可说是以全球最精华的硅晶产业链,面对最险恶的威权势力前沿,日韩台三国同样位于地缘政治学者斯皮克曼(Nicholas John
Spykman)所称的“边缘地带”(Rimland),也就是麦金德(Halford
Mackinder)所称的“内缘或新月地带”(Inner or Marginal
Crescent),更是遏止欧亚大陆强权崛起的兵家必争之地。

台湾是以精华区面对中国的导弹和军力威胁,东亚最强大也是台湾最主要的乐山雷达,同样也与东亚最重要的硅晶圆产地坐落于新竹。(美联社)

日韩台三国同时作为硅威慑与地缘政治的险要之地,肩负印太安全与全球半导体产业的双重角色,便难以果决的再现ABCD包围网的杀伤力,特别是缺乏上述美英两国的离岸平衡和强大的全球海权能力。美国虽然具备有史以来首屈一指的海权,也确实具备天下无双的海军实力,但是现实上仍需要盟邦共同协助印太地区安全事务。

Chip 4将导致中国面对来自美国的地缘政治与经济重围

另一方面,美国若赋予Chip
4地缘政治联盟的意涵,便将彻底告别二战结束以来在印太地区的单边主义原则,有可能在实际上形成一个基于硅晶能力的集体安全组织,即使有实无名,美国与盟邦扩大权力将造成中国莫大的压力。面对AUKUS和QUAD由外而内的包围,Chip
4将使中国面对来自美国的地缘政治与经济重围,中国近期朝向内亚各国和俄国寻求背倚,既是合乎国家理性,也是地缘政治必然的海陆对峙。

身处美中贸易战和美国的中国法案三部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案》,和近期《台湾政策法》的衝击,中国再面对当代ABCD包围网的Chip
4,恐不会轻描淡写,这也是各国对Chip
4感到顾忌之处。对台湾而言,面对一连串的美国政策利多,若能进一步将硅威慑能力昇华至地缘政治的层次,寻求地区安全的覆盖,或可影响“中共二十大”对两岸论述的现实,成就台湾版的“半导体大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