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国情7天赶8场婚礼:钱包大出血,行程操碎心

 

这个十一,你收到了几份结婚请帖?

随着年龄增长,结婚的朋友逐渐变多,参加新人的婚礼,已经成了不少年轻人每年长假的常规操作。

今年,广西梧州的石女士因为 ” 国庆前收到 21 份结婚请帖 ”
的话题登上热搜。忙于参加婚礼的不只有她一个人,在社交平台上,不少人表示 ” 实在绷不住了 “” 请帖太多,收到麻木
“,有人国庆前一个月收八九张结婚请帖,有人整个 ” 金九银十 ” 都要参加婚礼。

有经验的小伙伴都知道,如何体面的参加婚礼是一门学问,而 ” 十一 ”
过于密集的婚礼,也更考验人情世故——异地的请帖接不接、亲疏远近如何排序、日期撞到一起了去谁的婚礼、份子钱包多少合适等。很多人为了礼数周全,只得出人出钱又出力。

开菠萝财经和 4 位国庆期间赶场参加婚礼的年轻人聊了聊,他们中,有人收到了 8 份请帖、有人收到了 6 份请帖,少的虽然只收到
1 份,却要花 4 天时间参加。

不过,他们都处理得很好,有的人为了配合防疫政策,提前 3 天去婚礼举办的城市,陪新娘应对有可能的 ” 突发事件
“;有的人收到朋友 ” 送她出嫁 ” 的请帖,感觉到自己 ” 被需要
“,省吃俭用送朋友一份心意;有的人连夜做核酸检测赶火车,为闺蜜的伴娘团撑场面;有的人花四天时间参加一场隆重的乡村婚礼,并重新发现了故乡的迷人之处。

比起红包和排场的里子,这些年轻人更在意友谊和重逢的里子。

” 我会开开心心地去婚礼现场,送新人祝福,顺便和朋友们一起庆祝
“,一位年轻人称。开菠萝财经也希望参加婚礼的朋友们都能和朋友欢聚,一起庆祝这份幸福。

8 场婚礼连轴转,我比新人还忙

欣怡 | 28 岁 8 份请帖,2 场伴娘

早在今年 7 月份,我就集中收到了 8 份婚礼请帖。

9 月我去洛阳参加了 2 场婚礼,国庆期间在郑州和焦作还有 6 场婚礼,其中 2 场分别在 1 日和 3 日,我要当伴娘,另外
4 场是同学的婚礼和替我妈妈参加的婚礼。

这 8 场婚礼我都得给份子钱。10 月 2
场当伴娘的婚礼,都是和我一起长大的朋友,其中还有一对新人是我当年撮合的,都给 2000 元红包。剩下 6 场都给 1000
元红包,加在一起总共一万元。

不夸张的说,这个国庆我为了参加婚礼,简直操碎了心——既要不停统筹行程,还要努力为当好伴娘做准备。今年 8 月 ”
被毕业 ” 的我,考虑到如果 9
月就开始工作的话,参加婚礼还得请假,便选择待业,同时发展时间安排更灵活的副业,养活自己。

国庆第一场婚礼在 10 月 1 日,新娘是我闺蜜,我理所应当成了她的伴娘。婚礼地点在河南省焦作的一个县城里,由于当地有 ”
三天两检 ” 的政策,我需要先在 9 月 27 日飞到郑州,29 日陪她试妆,30 日出发去县城彩排婚礼。

回郑州的机票是 7
月份就已经订好的,但出发前一晚我人在上海,还需要第二天一大早先坐高铁去杭州,再换乘飞机。出发前的那天晚上,我焦虑到失眠,担心各地的防疫政策不一致,行程安排出问题。

接下来,我还要在 3 日赶去另外一个朋友的婚礼当伴娘,好在两人都在同一个城市办婚礼,我刚好能衔接上。

剩下的 4 份请帖行程也排得非常紧张,两个同学的婚礼,分别在 8 日和 11
日。这之前,我妈还给我安插了一个婚礼邀请,是她闺蜜女儿结婚。还有一个同学的婚礼在 10 月 23
日,正好是一个周末,我到时候要特地回来参加。

不过,计划还是赶不上变化。受疫情影响,我的两场要当伴娘的婚礼都延期了,1 日的延期到 4 日,另一个延期到 10
月下旬。更没想到的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当伴娘,就是来 ” 救场 ” 的。

尤其是原定 1 日那场婚礼,早在 7
月底,我就在陪她为另外一位伴娘挑选伴娘服,一开始新娘没有租礼服的预算,想让我们自己穿白色裙子,但另外一位伴娘表示反对。后来那位伴娘连着试了
8 套网店的衣服后,提出要穿自己的衣服,我也只能陪着。

到了 9 月 30 日,原本的婚礼场地用不了了,临时换了三波伴娘以后,伴娘也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又陪新娘开始了新一轮 ” 救场
“,先是临时联系了市里有空档的酒店,重新订了婚庆公司,还要紧急准备海报、手捧花、气球等细节,一切都很忙乱。

总之,准备的那几天,我每天早上起来一听到新消息,总是担心出现新的问题。整体来看,为了当好这个伴娘,我既出了钱又出了力,不过,我心里还是很乐意这么做的,闺密的人生大事我自然要
” 挺身而出 “,送她出嫁,我必须很开心。

朋友结婚我开心,只是担心荷包问题

花花 | 27 岁 6 份请帖,全部随礼

今年 8 月,我收到了 6 份国庆假期的婚礼请帖,朋友们因为疫情搁置的婚礼,都集中在了这个除春节之外最长的假期。

这 6 份请帖中,有 4 份请帖来自老家的同学们,其中还有两个同学的婚礼日期是一天,我准备去先收到请帖的那家。另外 2
份请帖来自外省的朋友,其中有一位的婚礼定在 9 月 28
日,因为很难在国庆节前请到假,所以没有去,但我想了很久应该如何婉拒,都有点说不出口,直到现在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

其实我很喜欢参加朋友的婚礼,多次的伴娘经验让我明白,婚礼期间,新娘是辛苦忙乱的,需要有默契且有信任度的朋友在旁边帮忙和鼓励,我也很乐意扮演这样的角色。

只是最近要密集参加这么多场婚礼,我有点担心。既想参与朋友们人生中的重要仪式,并给她们最好的祝福;又暗自担心自己的经济条件不够好,担心红包是不是不够大,体现不了自己足够的诚意。

毕业之后,因为家中变故,生活的担子基本都压到了我的身上。过去的五年,我从未停止与生活作争斗,我一面对自己说 ” 你不能倒下
“,乐观地工作生活;一面还要安抚好家人,做他们的支柱。

虽然我从不诉苦也从不抱怨,但朋友们也多多少少都听说了我的情况,默契地只发请帖给我,” 来和老朋友们一起热闹热闹
“,没有提份子钱的事。不过,我还是准备每家给 600
元,虽然不算很多,也是我的一份心意,相信朋友们都会理解的。

平时,每个月发完工资我只给自己留基础的伙食费和房租,剩下的都各有用途。这几千元相当于我几个月的伙食费,但我觉得花的值。因为相比钱,我觉得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更珍贵、更无价。

直到现在我还能想起收到请帖的那天晚上,原本我不太舒服正躺在床上休息,生病的人本就脆弱,那段时间我压力很大,一个人正在默默消化情绪,结果收到好友的请帖,让我
” 送她出嫁
“,看到那些文字,我想起了很多回忆,眼泪夺眶而出,原来我并不是无人在意,原来还有小伙伴在等着我见证她的人生,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无声的认可和安慰。

这个十一,我会穿得漂漂亮亮地去参加朋友们的婚礼,感受他们这辈子最大一次的喜悦,并一起庆祝。剩下的时间,我再陪陪家人,这样的节日安排让我觉得很满足,也很安心。

十多天参加 3 场婚礼,感觉自己升华了

彩虹 | 29 岁 3 份请帖,全部到场

从 9 月 17 日到 10 月 2 日,我接连参加了 3 场婚礼。

我在深圳工作,近半个月时间,从深圳赶到衡阳,再到杭州,现在又从深圳到了衡阳。

前两场婚礼,一个在衡阳、一个在杭州,时间还挨得特别近,是同一个周末的周六(9 月 17 日)和周日(9 月 18
日)。我的计划是请周五和下周一的事假,9 月 17 日到衡阳参加发小的婚礼,然后下午 3 点出发、当晚抵达杭州,早早去参加大学闺蜜 9
月 18 日的婚礼,希望能多陪她一会。

没想到,第一场婚礼刚结束,就遇到了点麻烦。我当时正要从衡阳出发去杭州,结果接到了湖南长沙防疫办的电话,工作人员询问我在什么地方,要查询我的健康码。

我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给大学闺蜜打电话,说明情况后跟她说,” 要不,我就不去杭州参加你的婚礼了 “。因为她之前一直跟我强调 ”
松弛 ” 二字,我还在想,是不是我到不到场也没太大影响。

没想到电话那头的闺蜜哭了,说她原本只有四个朋友到场,还有一个,因为工作性质不能离开所在城市。我瞬间破防,心想,”
既然我能从深圳来衡阳参加婚礼,应该也能去杭州吧 “。于是我赶快去医院做了核酸检测,哼哧哼哧赶到车站,坐上了当晚 23
点左右去杭州的卧铺车,在第二天接近中午时,抵达杭州。

我虽然到晚了,没赶上婚礼的上午场,不过,好在闺蜜婚礼的主场是下午。我的健康码没出问题,10 月 2
日,参加了第三场婚礼,也一切顺利。

连续参加 3
场婚礼,感慨颇多。我终于理解,为什么婚礼开场的场景总让人哽咽,为什么当好朋友念誓言词时,我们总会泪流满面。

因为我们在年幼或年轻时相识,见证了对方成长的某些片段,现在他们组建了各自的家庭,我就像看着小朋友一步步长大一样,为他们开心。但一想到,未来,这个曾经年少无知的女孩子,就要和面前这个人,分享她余生各种细微的情感了,心情五味杂陈,不知该如何形容。

这可能是一种成长的升华吧,为此请年假、舟车劳顿,也是值得的。

回乡参加婚礼后,我决定回老家定居

杉菜 | 31 岁 参加 1 场婚礼

今年国庆,我只参加了一场婚礼,但用了将近 4 天时间,从 9 月 30 日中午到女方家、男方来接亲、婚礼宴会,最后到 10 月
3 日下午离开。

这一定是我参与最深、体验感最强的一次婚礼,因为它和我之前参加的婚礼都不一样。

这是我发小的婚礼。虽然我不是伴娘,但因为我俩关系非常好,两个人都曾在广州打拼,她老公也是我们老家东北的。所以我的想法是,婚礼是人生大事,我能帮上多少就帮多少。婚礼准备期,我花了两三天时间帮忙剪辑视频,婚礼当天,我拿着手捧花代表女方发言。

我过去参加的婚礼都是在酒店里,主要是参与典礼环节。这一次,因为男方家在丹东的一个山村里,作为当地的大户,他们的婚礼在村里举行,办得非常隆重,场面热闹壮观。

从 10 月 1
日,婚礼就开始预热,搭舞台、邀请外地的团队演出,放烟花,并找了婚庆公司布置了一场浪漫的草坪婚礼。

婚礼邀请了 300
多桌乡里乡亲,多是老人和小孩。可能因为我在老人眼里属于大龄未婚的,许多人来过问我的情况,但被问得次数实在是太多了,到晚上,我甚至觉得有些疲惫。

不过第二天一早,我就告诉自己,这是好朋友的婚礼,把自己的感受放一边,尽情体验就好。很快,这种不适感就消失了,我现在记住的都是一些非常温暖的画面。

男方有全国各地、各行各业的朋友前来捧场。当新郎新娘的朋友合唱《粉红色的回忆》,当新郎的一个歌手朋友上台演唱《大海》时,真的有一种回到青春时代的感觉。

当我们 10 月 3
日下午坐车离开,乡亲们远远地目送我们。我突然间在想,在这样一个相对闭塞的小山村里,我们一群人来了又走,能留下什么呢。

我一直觉得,婚礼是一个地方人情世故的集中体现,人们最关注的东西,都会在一场婚礼里直白地表现出来。我过去离开老家、在外打拼,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觉得东北人把人情世故看得太重。

但现在的我,反而留恋起了这种的连接感。我的计划是,这个假期后,回老家定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