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从山寨大国华丽转身?中国是否可能成为创新大国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最近发布的报告说,中国的创新能力连续十年稳步提升,在全球创新能力国家排名中名列第11位,离前十仅有一步之遥。

长期以来,人们普遍认为在现有的体制之下,中国虽然可以成为世界工厂,但很难成为一个创新型大国。然而,近年来不断有迹象显示,中国在各类不同的创新统计当中似乎大有后来居上之势,甚至在很多方面已经超越了一些民主国家。

中国在2010年时的排名仅位于第43位,不仅远远落后于欧美国家,甚至也落在巴林、哥斯达黎加、马来西亚等亚洲和中美洲国家之后。然而,在总部位于瑞士日内瓦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上星期发布的《2022年全球创新指数报告》中,中国总体上已经跻身世界上最具有创新国家之列、甚至已经排在法国和日本等传统创新强国之上。中国在近10个关键的分类指标中名列第一,其中包括研发人员总量和发明专利授权量。此外,中国首次拥有与美国一样多的顶级科技集群。该报告说,目前世界百强科技集群高度集中在三个地区,北美、欧洲和亚洲,“尤其是两个国家:美国和中国,各为21个。”

阿特金森:各国应关切中国的创新发展

“我们应该对此表示严重关切。”美国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 ITIF)总裁罗伯特·阿特金森(Robert
Atkinson)对美国之音说。“他们不遗余力地要提高他们在创新方面的能力,将创新作为其发展的首要任务,这个指标(全球创新指数)虽然不完美,但反映了他们的持续进步。”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最近发布报告指,中国创新能力在全球名列第11,离前十仅一步之遥。长期以来,人们普遍认为在中国政治和思想受钳制的体制下,中国难以成为创新大国。中国是否能从山寨大国华丽转身成为创新大国?几位专家这么说。详细内容:https://t.co/XmBFkR6Tcz
pic.twitter.com/Sj3sUkuvoo

—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October 5, 2022

在牢牢地主导了全球大部分制造业产业链之后,中国早已越来越不满足于仅在生产端扮演一个加工制造者的角色,而将创新置于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地位,要从山寨大国华丽转身成为创新大国。

观察人士说,在政府大规模投入的刺激之下,中国排名不断升高不应令人感到惊讶。宾夕法尼亚大学国际研究系主任里贾纳·阿布拉米(Regina
M.
Abrami)对美国之音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看到这种增长,这一点也不让我感到惊讶,因为(中国)政府一直在研发投入大量资金。”

根据中国官方上个月公布的数字,中国的研发投入已连续6年保持两位数增长,2021年的经费投入总量为2.8万亿元,比上年增长14.6%。中国国家统计局的一位官员说,从增长速度看,2016年至2021年,中国R&D经费年均增长12.3%,明显高于美国(7.8%)、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的增速。

多年来,令众多分析人士倍感关注的问题是,在中国这样的政治制度下,其创新能力是否有可能凌驾于民主制度的国家之上。

已故的康奈尔大学材料科学工程系荣誉教授斯蒂芬·萨斯(Stephen
Sass)生前曾指出,在过去的几百年中,几乎所有“范式转移”,也就是类似从“地球是平的”到“地球是圆的”这类导致人类认知模式根本性转变的创新都出自政治和思想高度自由的国家。他举例说,在18世纪,蒸汽机之所以诞生在英国,部分原因是胡格诺派教徒丹尼斯·帕潘(Denis
Papin)逃离法国,前往宗教宽容度更大的英国。曾经在中国任教的萨斯从文化、体制和政治等方面指出,不容忍异见的中国难以做到科技创新。

然而,在另一方面,这位《文明基于的物质:从石器时代到硅时代的材料学史和人类史》一书的作者同时也说,作为一名科学家,他“必须怀疑自己的结论”。他在纽约时报的一篇评论中说:“我说政治自由是科技创新的关键也可能是错的”。

靓丽数字的背后

最近有关中国创新能力的靓丽数字似乎远不止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指数报告。科学论文被普遍认为是衡量一个国家科研水平的重要标志,论文的被引用次数是衡量研究影响力的一个关键指标。日本学术政策研究所最近的一篇研究报告说,中国在被引用次数最多的论文数量上首次略微超过美国。

该所的《2022年科技指标》大部分内容都集中在日本在不同领域的世界地位,但其中一个主要发现是,中国在发表的被引用前1%的科学论文数量方面超过了美国,首次成为世界领先者。

在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发布的年度最具创新能力公司排名中,华为位列第8,跻身于苹果、谷歌、亚马逊、微软、特斯拉等世界上最具创新能力的国际巨头之列,甚至排在索尼和IBM等大公司之前。其他创新型中国公司包括阿里巴巴、联想、腾讯、小米等也都高于美国英特尔、德国的飞利浦等大公司。

中国的专利注册量在2019年时就已经超过美国。德国专利商标局(DPMA)最近的年度报告说,中国去年在数字技术方面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创新性,在数字通信技术专利方面,中国甚至超过了美国。

这份分析报告说,2021年已在德国有效公布的中国专利申请数量较上一年显著增加,中国拥有4308项专利申请(同比增长6.8%),超过拥有4115项申请的美国。德国专利商标局局长科妮莉亚·鲁德洛夫-沙弗(Cornelia
Rudloff-Schäffer)在一份新闻稿中说:“中国的计划显然正在取得进展,以在未来的关键技术方面获得领先地位。”

尽管有这一连串的光鲜亮丽的数字,观察人士质疑中国是否有真正强大的创新能力。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上个月的一篇报告说,专利数据本身并不能提供一个国家创新系统健康状况的全貌。这篇题为“专利数据能如何揭示中美技术竞争?”的报告说,依赖汇总的专利数据可能会产生误导,因为一些政府和公司通过制定激励措施和目标来增加专利申请,操纵数据。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一篇研究指出,中国一些国内专利申请是政府政策或政治因素驱动的,而不是出于创新或商业目的。这篇研究的作者发现,中国国内申请量的月度模式是,在年底12月时达到峰值,而且申请的共享比例明显高于其他月份。他们的分析表明,申请数量增加可能是由于公司把一份专利分成多份申请。

《技术陷阱》一书的作者、牛津大学经济史教授卡尔·弗雷(Carl Benedikt
Frey)曾指出,虽然中国近年来的专利申请数量飙升,但是中国仍然大量依靠国外公司、尤其是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他说,如果你光看申请数量,好像都飞涨冲破屋顶了,但是很多都是重复申请,一项专利可以被分成十份申请。

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阿布拉米说,我们必须非常小心我们在谈论什么。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报告衡量创新的标准是查看出版物的数量,和注册专利数量及其市场价值产出等等,但是,“如果你谈到是创新、新颖创新,我不知道你怎么能从这些数据中解读出来。”

她说,更重要的是,企业家在其商业环境中的舒适程度,那份中国第11名的排名并不能真的给出答案,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过去一年半到两年里,中国科技行业的一些顶级首席执行官纷纷辞职。

这位宾夕法尼亚大学劳德研究所全球项目的主任说,如果我们看看早期阶段的创新者,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都是在海外接受教育的,许多人都非常刻意地在海外筹集资金。她说:“所以,他们虽然颇具创新能力,但是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更广泛的制度环境的支持,而不是他们现在生活在其中的环境。”

美国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的阿特金森说,创新有两种,人们必须要加以区分。一种是对这个世界来说是史无前例的首创性的创新,“还有复制创新的创新,而中国非常非常擅长复制创新。”

这位曾任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创新政策专家组共同主席的前政府官员回忆说,他记得在访问中国的时候,有一次中国官员问他,如何才能创造出100个史蒂夫·乔布斯,对他们来说,建一所史蒂夫·乔布斯学校,投入50亿美元,就可能生产100个史蒂夫·乔布斯。然而,答案是否定的。他说:“你必须真正鼓励跳出传统的思维框框,必须放松控制,而中国共产党根本不愿意这样做。”

法兰克福歌德大学创新与创业研究学教授科妮莉亚·斯托兹(Cornelia Storz)曾在一篇颇具开创性的研究中对国家创新系统
(NIS)
框架这一概念进行了深入探讨,该框架包括监管制度、资本和劳动力市场,以及政府、公司和研究机构之间的关系。由于这些特征在各国之间存在显着差异,因此创新能力也存在差异。斯托兹比较研究得出的结论是,“激进的创新”在可预见的未来不太可能来自中国。

挑战前所未有

即使是按照目前包括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在内的大部分机构公布的排名,美国及其盟国在绝大部分领域仍然领先于中国。世界上最具创新性的经济体的前五名依次瑞士、美国、瑞典、英国和荷兰。

《中国的下一步行动:可持续发展和技术如何重塑中国的崛起和世界的未来》一书作者斯科特·摩尔(Scott
Moore)对美国之音说,他在书中强调的重点之一是,现在并没有太多证据表明美国在开发先进技术方面落后于中国,但是,美国应该提高警惕。他说:“我确实认为中国与美国及其他发达经济体之间的差距正在缩小。我认为我们当然需要做很多投资,以确保美国及其盟国和合作伙伴保持在先进技术的最前沿。”

星期二(10月4日),2022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揭晓,三位分别来自法国、美国和奥地利的物理学家获奖。诺贝尔奖自1901年颁发迄今,已近120年历史。截至到去年为止,共有900多人获奖,其中美国有375人获得377个奖项(其中两人先后两次获奖),占了多达40%之多,从一个侧面充分彰显了美国制度之下科学技术的强大活力。获奖人数排名第二至第六为英国、德国、法国、瑞典和俄罗斯。

数百年来,源源不断的科技革命引发了人类生活的巨变,而从蒸汽机到互联网,现代社会中的绝大部分新兴产业、一次次颠覆性的发明创造绝大多数都来自相对宽容和尊重自由的社会环境,也正是科技创新的优势奠定了西方国家在政治、经济、军事等一系列领域领先的基础。

“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的阿特金森对美国之音说,纵观工业革命以来的历史,西方世界从来没有在科技创新领域遇到过像中国这样强大的对手。

“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去年的一份研究报告发现,中国的体制不仅限制了国内创新,其很多政策还严重打击了外国公司,令发达国家总体的创新能力开始下降。他最新的例子是,中国上星期刚刚为一款中国制造的商业客机
— C919大型客机颁发了合格证。

这是中国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民航大飞机,官方媒体称,这标志着中国具备自主研制世界一流大型客机能力,是中国大飞机事业发展的重要里程碑。目前,C919已经拥有了累计28家客户815架订单。

阿特金森指出,波音和空客都是真正的创新公司,在研发上投入了大量资金,并且一直在推动航空航天领域的创新,而中国商飞在大量政府补贴下不公平地夺取了这些公司的份额,迫使他们放慢创新速度。“中国商飞是创新者吗?”阿特金森说。“绝对不是。零,全无任何创新,商飞的飞机一个纯粹的山寨品。”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阿布拉米教授说,一旦中国在创新能力方面与美国并驾齐驱,这对地缘政治来说将非常重要。她说:“如果我们看一下半导体设计之类的领域,你知道,如果中国能够设计出与美国一样的芯片,那将改变游戏规则。量子计算是另一个领域。所以这绝对会改变地缘政治格局。”

曾在克林顿、布什、奥巴马和特朗普四届政府中任职的阿特金森说,现在中国已经不再含而不露了,他们要达到的目标已昭然若揭,所采取的行动尽人皆知,类似全球创新指数这样的报告就是中国努力的结果。

他说:“也许中国会继续崛起,有一天成为第一,这也许会、也许不会,但是美国的政策决策者应该谨慎回应,坦率地说,美国公众整体的回应也应该是:
嘿,等等,这风险环生,我们不能只是坐在那里,期盼、祈祷、并假设他们不会成为第一。我们需要真正竭力确保他们不会成为第一,而我们会重新回到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