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玩数字藏品圈,我目睹一场巨大泡沫

-1-

nft(数字藏品)概念被炒热的那一年,正是虚拟币市场从风起云涌到妖魔乱舞的时候。新闻上说NBA某某球星以十几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一张头像,看到这新闻的时候,我满脸疑惑,只能感叹一声“美利坚人民思想属实前卫”。

大学毕业之后认识了几个投机倒把的朋友,从aj鞋炒到冰墩墩,什么火炒什么。当他们在朋友圈开始秀起数字藏品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东西在国内火了。

所谓的nft(数字藏品),就是每一张图片都上链标识,就像画家在自己的数字化作品上加装了防伪标签,这样一来这张图片就变得独一无二,成了所谓的数字藏品。

但是nft(数字藏品)的概念并不重要,挣钱才重要。后来nft圈的每一个人你问他nft是什么,他只会回答你是一种赚钱的玩意。

我下载了当时的头部app,结果看到一堆十几元到几千元不等的数字藏品。我打开那价值几千元的图片,反复观看,试图从中找出它与几千人民币等值的艺术感。

可我看不出它的艺术性。

疯狂,当时的我满脑子就是这两个字,只感觉花几千元买它的人有钱又疯狂。可是疯狂远在后面,我观望着,眼看着它从几千元变成一万元,再到两万元,以前十几元的藏品也水涨船高翻了倍。

我终于忍不住,花一百元购买了几张nft。第二天早上我再看时,一百元的nft价格已经涨到了两百元。

我不理解,但是我大受震撼。我想,如果不加限制,画师们都创作出越来越多的nft,那nft岂不就通缩而变得越来越不值钱吗?

我开始加入各种讨论群,试图寻找一个解释。

和我一样,越来越多的人知道nft可以赚钱之后开始涌入这个圈子,随他们而来的,还有他们手中为数不多的存款。

但是nft圈里的人们,没人在乎nft背后隐患的所在,随着nft的火爆,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这场狂欢,人越多,意味着流入nft市场的资金越多。就这样,每张nft都越来越升值,而且是翻倍升值。

大家喊着冲冲冲,每个人都像我一样,被呼啸冲天的涨幅一步步击穿了理智。而我也越玩越大胆,从赚一两百再到一两千,最后一个星期不到,我赚了两万元,而我什么都没干,只是简单的买入卖出。

那段时间我走路都是飘的。两万块钱,是普通人两个月的收入,而我仅用了一个星期就赚到了。我开始在工作的时候魂不守舍,对周遭的同事也充满了悲悯,仿佛自己真的变成了有钱人一样俯视他们,不知道他们每日奔波的意义何在。

我自以为坚定如山的理智早已被金钱吞吃,而我浑然不知。

-2-

慢慢地,平台上每张最劣质的图片也最低一千元,买什么赚什么,几百个人的群里,人人都觉得自己是巴菲特,人人都日入斗金,人人都走上了人生巅峰。甚至有人开始拉群收费,骗骗对数字藏品一无所知的小白。

但第一场的泡沫炸得悄无声息。

市场并不是一朝下降的,当火爆的市场停滞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阴跌与逐渐蔓延的恐慌。其实道理很简单,数字藏品暴涨的价值背后是一大群贪图快进快出的饕餮般的散户,当他们手里的数字藏品价值平稳时,他们就会产生恐慌,每分每秒都有人开始一元一元的砸价,一点下跌都会导致他们抛售,直至市场的雪崩。

我看着手里的藏品价格一点点下跌,也开始害怕,接着抛售手里的藏品。然而群友们互相打气,都发言说这只不过是一次简单的回调。“节奏马上就来了”“留下来做家人”,是群友们每天都要喊的口号。群里表面和和睦睦,嘴上说着大家团结一心稳住市场,但是我知道,私底下每个人都盘算着如何快速抛售手中价值一点点下跌的藏品,落袋为安。

一星期不到,平台的藏品从阴跌再到疯狂暴跌,每个人都嘴硬说自己没赔钱,但是很多人随着时间的推移都暴露了自己有限的风险承受能力,开始疯魔一般地破口大骂。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月之久,整个nft市场一蹶不振,直到另一家平台的兴起。

这个平台会许诺给持有A藏品的用户免费赠送B藏品,然后再许诺给持有B藏品的用品免费赠送藏品C,这样一来大家就会蜂蛹购买新出的藏品,以期能免费获得下一期赠送的藏品,因为持有新出的藏品C,以后必定会被赠送下一轮新出的藏品D。而每一轮新藏品都能卖出高额的价钱,每一轮投资者也都能获得不菲的收益。

由于玩法在数字藏品圈子里最具开创性,很快平台就成了nft行业龙头,开始虹吸整个nft圈子的用户与资金,平台上最便宜的藏品在两个月的时间也暴涨了500倍有余,而该平台最重要的创世藏品直接退市,价格超过了平台钱包交易数额的十万上限,只能在各种中介交易平台出售,巅峰价格接近七位数。

当然,新的泡沫也不是一朝筑成,刚开始我也害怕,害怕这个平台会不会像上个平台一样在一个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时间泡沫破裂。

只是,人性就是如此,和我一样的很多玩家都在观望中,理智再一次被击穿,眼看着平台的藏品从涨100%,再到200%…….那几日的涨幅之恐怖,我想没有人能抵挡得住诱惑。

后来,我按照市场价计算了自己的资产,在那疯狂的一个月,我收入十万有余。

那段时间我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梦中全是藏品的涨跌,十几个nft群里天天信息爆满,各种谣言满天飞,小的消息说这个藏品马上就要暴涨,大的消息就说国家要出台政策为nft发展保驾护航。群友们吹牛打屁,我几乎一天80%的时间都在看手机,生怕错过重要的信息。

由于工作状态不佳,我被公司领导警告,但是我全然没有平时的唯唯诺诺,因为与nft比起来,那一点薪水显得如此单薄。

后来,随着藏品的暴涨,渐渐地,该平台营造出一个在数字藏品圈史无前例的大泡沫,泡沫开始让各种小体量资金的用户们心惊胆战,那时候,一张藏品只要数量少,价格都是万元起步,几张图片就能随便掏空一个普通人的钱包,而平台一般是几个星期之后才会给新藏品赠送新的藏品,而且新藏品众多,每次赠送都全无规律可言,今天有可能给这个藏品的持有者送,明天就可能给那个送,那意味着这几个星期的藏品持有者都将在阴跌与惶恐不安中度过。

因为有了前车之鉴,所以我在那段时间既想赚到更多的钱,又害怕泡沫再一次炸裂。当有一天我听到公司的同事也在谈论平台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一句话,“当楼下的普通大爷也在股市中赚钱的时候,你就该知道是时候清仓了。”

于是,在某一天夜深人静我一咬牙,将所有藏品出售,做到了落袋为安。

难以用言语形容我当时的心情,就像负重前行了大半生,在红尘中摸爬滚打了一辈子,突然顿悟出家为僧,把一切都放下。

-3-

可是,骗局时至今日都没有破产。只是画下的大饼越来越大,后来藏品赠送已经不能被用户所满足,做不到刺激市场,于是平台开始许诺开发元宇宙,而那些重量级藏品都将赠送元宇宙里的土地与房产。

看到那些平台的公告与散户们的欢呼雀跃,我哭笑不得。无数互联网行业大佬都说不清道不明的元宇宙概念,几代人畅想却一直无法实现的元宇宙技术,在nft这些利益相关者嘴里都成了言之凿凿的发财风口。

后来元宇宙日期临近,平台没有交出任何答卷,更遑论让用户满意,于是泡沫开始彻底破裂,所有藏品市值都打了三折左右,接着便是一片哀鸿遍野。好多朋友赚来的钱都再次归零。

再过了很久,平台大张旗鼓地更换了策划团队,许诺马上开启拉新活动,画出新的大饼。于是各大群开始疯狂传播各种聊天记录,无非是各种打鸡血,上到政策下到拉新,一副生机勃勃,给人一种平台死而复生的景象。

可是nft的影响力和圈子早已扩充到极限,资金不变的情况下,再怎么挣扎也已经徒劳无功。

于是nft各平台为了稳住用户不抛售藏品从而引起平台崩盘,像八仙过海一样各显神通。有的送几十斤荔枝,有的送实体T恤,还有的送几百元的手表。

玩nft以来,我与圈中的不少人有过交集,有夜以继日工作积攒了十万积蓄的快递员,有本金只有几千的大学生,有两个孩子却不舍得给自己买一双千元鞋的小县城年轻父亲。当然,也有资产丰厚的富二代与大老板。他们很多人都没能像我一样及时退出,藏品越留越贬值,只得观望。

其实nft圈里的每个人都知道,泡沫与神话一朝破裂,然后那一张张价格高达数万的图片变成价格合理的JPG文件,尽管它曾承载着无数人欲望的梦。

但大家都在赌,赌自己能及时抽身,成为这场击鼓传花游戏的胜利者。

我不知道nft泡沫什么时候破裂,破裂的一天到底是怎么一副景象,但是我知道,破裂的那一天,数字藏品圈子里的大部分普通人可能都会跌入地狱,承担他们对金钱的贪婪大于理性的代价。

但我更希望,所有人都能更理性一点,及时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