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留守儿童排队摆拍“喂猪” 不知该哭该笑

国庆 7 天假期已经过去一大半,小朋友们作业任务过半了吗?

这个问题扎不扎心?如果还有拓展作业没做完,可能更扎心。

昨天,贵州 20 多个留守儿童排队摆拍喂猪完成作业的视频火了,拍摄者记录了留守儿童托管中心真实的生活片段,却意外地在网上掀起了关于 ”
应付作业 ” 的争论。

有人批评家长不应该助长孩子 ” 应付作业 “,但也有人说该批评的是这种 ” 形式主义作业
“,既然无法达到教育的作用,还不如不要布置。

家长不是 ” 真妈妈 “,作业却是 ” 真作业 “

一开始看到热搜上的标题 “20 余名留守儿童轮流摆拍喂猪完成作业 “,小编一头雾水,印象中的留守儿童是乡村里和祖辈生活在一起的孩子,这
20 多个孩子怎么会 ” 组织 ” 在一起摆拍?给他们摆拍的又是谁呢?

小编找到了抖音号 ” 罗麻麻 “,拥有 17.7 万粉丝,介绍是 ”
在贵州一个偏远小镇做留守孩子托管十多年,抖音记录我和孩子们的生活,不惨不卖惨,不接受捐款 ……”。

里面的罗麻麻名叫罗英,实际上她已经被媒体报道过多次,此前一次是托管中心的一个小男孩因为特殊原因两年时间一直没有家人探望,罗英偷偷给孩子加餐
” 偏爱 “。还有一次被报道是托管中心一个孩子被重点中学录取时喜极而泣。

因此这次排队摆拍视频里的 ” 家长 ” 并不是这些孩子的父母或者家人,而是留守儿童托管中心的负责人罗英。

视频被媒体发现后也有记者采访了罗英,她解释说:学校老师布置的作业是要孩子帮家长干活,如果每个孩子都真的喂猪,猪也吃不下。以前还有给家长捶背的作业,如果每个孩子都给她捶背,那是要被捶骨折了。

罗英说得挺实在:” 我作为这些留守儿童的临时家长,的确要配合老师完成这些作业。”

罗英配合老师完成作业显得 ” 驾轻就熟 “,翻看之前的视频,9 月 30
日是孩子们排队给她洗脚,也是两三秒一个,最后一个冲入镜头的是罗英的老公,场面还相当温馨。

从 ” 罗麻麻 ”
账号上的视频以及之前媒体的报道看,这个留守儿童托管中心的负责人是一个对孩子们挺负责任、有爱心的临时妈妈。因此这个时候如果再批评要管二三十个孩子的临时妈妈没有真实地完成
” 帮家长干活 ” 的作业,似乎是要求太高了。

有网友说,家长如此欢乐地给孩子们摆拍,助长了他们 ” 应付任务 ”
的心理,对他们的成长不利。网友此话虽然没什么错,但如果考虑到这些孩子长年没有父母亲人照顾,从很小就生活在这样的集体中,他们中间还有更多值得担心的问题比
” 应付任务 ” 的缺点更要紧。

小编看到,罗英的托管中心每个月托管费只要几百元,最小的孩子三四岁,其中还有发育迟缓的特殊儿童,想来每日的运营并不容易,需要得到社会的更多关注。

” 做不到作业 ” 再被批评

不可否认,帮家长干活、给长辈捶背等等拓展作业,设置的初衷肯定是好的。

教育的目的并不是简单地培养一个掌握知识、会考试的人,而是要培养能够适应社会、身心健康的人。因此这些年不少中小学都会布置类似的作业,目的是让孩子参与家务劳动、学会尊重长辈、增进亲子关系。

网络图

但这些作业要达到教育目的,首先需要孩子生活在一个完整的家庭中,而对于那些没有如此条件的孩子,要做完这样的作业除了 ” 应付 ”
也没有其他办法。

比如在贵州偏远地区留守儿童比较多的学校里,是不是应该布置 ” 帮家长干活 ” 的作业,这的确值得商榷。

罗英所在的贵州省黔南州,小编随便搜索了一下,就出现了好几家留守儿童托管中心,这说明当地生活在托管中心里的孩子不少,如果班级里有几个留守儿童,老师就应该考虑布置这种作业是否合适,是不是有其他的作业形式可以替代?或者对他们
” 区别对待 “?

其实,大城市学校里的拓展作业,也不是没有这种问题,有的作业 ” 臣妾真的做不到
“,或者实在太耗费大人和孩子的精力,是不是就不要再布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