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这个新闻,是我今天快乐的源泉”

昨天,有媒体的官方微博发布了一个视频,这个视频引起了不少网友的广泛热议。

可以看到,发布这个视频的博主,微博名字叫“医学界网站”——这是一个中国的较为权威的医学新媒体和医生服务平台。而他们发布的视频,是这样的:

看完这个视频后,我承认,我笑了很久。不夸张地说,这个新闻,真的是我一天快乐的源泉了。

虽然这个新闻让我很快乐,但是从视频中,通过这些医护人员穿的衣服我们可以看得出,这应该是在冬天或春天的时候拍摄的视频,因此可以判断,这个视频的拍摄应该是有一段时间了。

所以看完这个视频后,查一下我发现,这个视频的发布时间,其实是两年前——也就是疫情刚爆发后的几个月。

看到这个视频后,很多网友也都表示这个新闻很能令自己欢乐:

虽然大家看到这个设计后都乐了,虽然大家都觉得这个发明有点“达文西”,但是我想说,其实我个人是理解这个设计的。

我知道这个设计看上去有点奇怪,也知道这个东西其实用处并不大。但是在当时疫情刚爆发,而且我们也对病毒还不了解的情况下,医护人员吃饭的时候带上这个东西,这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觉得应该表示理解。

毕竟当时大家对病毒都还不了解,当时的抗疫医护人员们为我们冲锋陷阵,他们抱着一份安心带上这个,其实也是为了健康着想,所以我觉得这个新闻当个乐子看就好了,没必要去指责新闻中的当事人。

两年前,大家在对病毒还不了解的情况下,医护人员弄出“鼻罩”这个看上去有点“达文西”的发明,我是理解的。

但是在两年后,在大家都对病毒已经有了一定认知,且也知道病毒的毒性变化、传播性的变化、以及已经大概知道关于防病毒的各种举措会衍生出的各种利弊之后,此时一些人还做出一些奇葩的举动,这就很令人不理解了。

例如这种:

当然,上面这个图,我们不能怪吹乐器的孩子,要怪也是怪让孩子带上口罩吹乐器的主办方或者视频拍摄方,因为这种奇葩操作,确实是很令人费解的。

还有这位让人吃饭戴口罩的小伙子:

上面这位小伙子,则是在大庭广众下,用非常骄傲的表情告诉吃饭者,他自己吃饭的时候就是把口罩摘下来,吃一口,然后吃完一口再戴上,想吃的时候又把口罩摘下来,再吃一口,然后再戴上…

这就是典型的没事找事,故意刁难为难吃饭的群众了。

而且同样让我不能理解的,还有如今的一些学校的“封校”举动。

我承认,在两年前,在疫情刚开始爆发的时候,那时候疫情很严重,病毒的毒性也相对较强,而且当时我们对病毒的大多数特性都不了解,所以那时候为了防止疫情大规模扩散,我认为“封校”也是一种可以理解的举动。

但是到了现在,一些学校还坚持动不动就“封校”,这就比较让我不理解了。

如果一个大学所在的城市,每天还不停地有几十例或者上百例以上的新增,那我认为学校领导决定进行封校,这也无可厚非。

但是现在,我们其实已经很少有城市一天会出现几十例上百例的新增了,可此时一些学校则还是动不动就封校,甚至坚持长期封校,这真的合适吗?

这些学校的这种举动,真的不是过度防疫吗?这种决定,真的有利于学生们的身心健康吗?

我知道有一些大学生,他们自从上了大学之后,就从没见过自己的同学(都是线上上课),没见过自己的学校,还有一些同学则是进了学校后,却还从没机会出来看一看这座自己大学所在的城市,还有一些同学,则是一直无法出学校办事…

所以,一些学校这种“一刀切”式的此类抗疫举动,真的是为学生好吗?这真的是从学生的利益考虑问题吗?

这种令人不解的高校治理模式,到底是为了学生好,还是为了替校领导规避责任,为了替校领导“保乌纱”呢?

回到文章最开始的话题。

在疫情最开始的时候,抗疫医护人员们发明的上面这个“鼻罩”,看上去虽然有点“达文西”,但那时候大家都处于未知状态中,所以我是很理解他们的这个发明的。

但是现在疫情已经过去两年了,大家都对现实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了,而如果此时我们一些人还要求孩子戴口罩吹笛子、要求群众戴口罩吃饭、或者动不动就对学生封校…那对于这种现状,我只能说——抱歉,请恕我无法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