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国与俄罗斯同一阵线但不结盟” 这有何玄机?

习近平与普京 Reuters/路透社

“中国与俄罗斯同一阵营但非结盟国”这是战略专家布鲁诺·特尔特雷( Bruno Tertrais)
近日向世界报指出的。他还说:中俄没有共同防御战略。

世界报记者整理编辑战略专家布鲁诺.特尔特雷向该报发表的中俄关系的评论。评论指出,在这个俄乌战争的时刻,在新冷战的背景下,敌对集团的卷土重来是否值得害怕?战略研究基金会副主任布鲁诺.特尔特雷在接受《世界报》采访时认为,中俄没有共同防御战略。

报道指出,特尔特雷是一名训练有素的政治学家,专门从事地缘政治和战略分析,他2020年曾在Odile Jacob出版社出新书《人口冲击(
le Choc démographique) 》,并于2021年在 Les Arènes,出版社与 Delphine
Papin合作出版新书《 边界地图集 (L’Atlas des frontières)》。

乌克兰战争是否将世界和欧洲的新分裂具体化为敌对集团? 是,也不是!

这场战争巩固了西方的两个机构:北约(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它扩大到瑞典和芬兰,他们放弃了中立和不结盟政策,以及声称自己是地缘政治参与者的欧盟,包括随着丹麦加入共同防务政策。

在东欧,情况更为复杂。 莫斯科和明斯克之间的关系得到加强,它们的防御系统实际上融合在一起。 以及通过弗拉基米尔·普京和习近平在 2
月袭击乌克兰之前的联合公报巩固了中俄轴心。

但这不是一个 莫洛托夫-里宾特洛甫 (Molotov-Ribbentrop) 2.0
的协议,这协议就是:纳粹德国和苏联之间的德苏互不侵犯条约。

俄罗斯和中国“同一阵线但不结盟”,这与法国用来描述其与美国关系的短语相反。(结盟但不同一阵线)

美法两位领导人一致谴责西方政策,但不愿承诺共同防御,而且他们在中亚彼此竞争。

这些整合可能会让人想起 1950 年代的情况,但恰恰相反。
今天的转折点是由欧洲的一场严重危机引起的,而当时因着朝鲜战争,危机发生在亚洲。即使围绕着台湾的情况令人想起1955及1958的危机。这是另一个重大的不同:今天,与1950年不同之处,中国现今在俄中一对搭档关系中中国是那个强势伙伴。

把广义上的西方集团、长期和不断扩大的联盟体系与东方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之间的不对称,这也对于做这样的类比造成了限制。俄罗斯是很想成为北约的坠吊角色,但它只有六个成员国,而中国只有一个联盟国,也就是朝鲜。

让我们也回顾一下与 1950
年代不同的是:尽管偏执的中国和俄罗斯政权认为华盛顿正在致力于“改变他们的政权”,但美国并没有“驱回”政策。

难道这些集团不是比冷战时期的移动性更强吗?

这是我对于他们是并行的说法持保留意见的另一个原因。 弗拉基米尔·普京似乎想在 2022
年初将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带入哈萨克斯坦,从而将其转变为一个新的华沙条约组织,但该组织正显示出破裂的迹象。9月12日,埃里温呼吁俄罗斯履行其保卫亚美尼亚的承诺,但莫斯科拒绝这样做。

在印太地区,四方会谈[四边安全对话,美国、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亚之间的非正式伙伴关系]不是军事联盟,而且印度不想站在华盛顿一边。

在我们欧洲大陆上,埃尔多安的土耳其似乎比照要在北约内部表现得像戴高乐将军的法国一样,表现出面对莫斯科时的不同性…

还有伊朗,它越来越接近这个围绕俄罗斯和中国的欧亚集团,但执意保持自己的独立性。这个整体的特点是一个消极而且反西方的议程。

他们基本上是个“家庭”,更胜于“集团”。他们在世界其他地方竞争,就是这个著名的“南半球”组织。

让人想起冷战时期的一个可疑语义结构所称的“第三世界”。

通过联盟的手法,我们是否处于一种相当于1914 年的情况?

自中国出现以来,21世纪初的亚洲是否能与20世纪初的欧洲相提并论的问题就出现了。 与 1914
年的比较是一个有趣的话题,但出于几个原因,我仍然持保留态度。

首先是因为历史学家质疑联盟的螺旋式上升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主要原因。

然后是,因为 21 世纪的联盟不是 20 世纪的联盟。

不仅因为上述已经强调的系统的不对称性——
美国有大约四十个正式盟友,俄罗斯五个,中国一个。另外,也因为国防承诺不像当时那么严格。

最后,因为有上世纪初不存在的绳索。西方领导人对战争的恐怖有着更深的认识。我们不是如同1914 年的梦游者 [这是 2013年
Flammarion出版的 Christopher Clark的著作]。然后还有核威慑。

核威慑肯定会增加间接对抗的风险,但会限制f正面冲击的风险。
它的规则继续在欧洲运作。它被俄罗斯干预乌克兰的核盾所保护,但它受到西方帮助基辅的自身威慑的保护。

什么东西可以改变新兴国家集团的这种活力呢?

我们可以想象“古巴危机时刻”或“基辛格时刻”。

古巴危机是一场导致联盟净化的重大危机。 正是戴高乐在 1962 年古巴危机期间表现出与华盛顿的坚定团结。

是乔治·布什总统在 9 月 11
日的恐怖攻击发生后,出现的是支持他的盟友,或是反对他们。第二个危机是外交操作,包括制服反对集团的一名成员,就像1972年美国国务卿承认共产主义中国时所做的那样。

在西方,我们有时会梦想将俄罗斯从中国人的怀抱中拉扯出来…

这是对时事的错误认知。
今天不可能反向操作基辛格的策略。当时,北京有必要从苏联的控制中挣脱出来,但现在莫斯科远离中国没有任何好处。我看不出我们能向俄罗斯提出什么建议来鼓励它翻转普京十年来所推行的政策路线,亦即一种朝向“欧亚”的路线。而他在乌克兰的失败将进一步凸显这一点。
俄罗斯正在离开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