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当得了诺奖后 第一天上班时的景象:被丢进池塘?

当你得了诺奖后,第一天来上班时的景象。视频中是202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来自瑞典的Svante
Pääbo,他老爹是1982年诺贝尔奖获得者。他们没有震撼的横幅,没有标语,不用学习领袖思想,却取得了丰硕的科研成果。
pic.twitter.com/8rzGt7Dfx1

— Jacobson贴贴BOT (@jakobsonradical)
October 5, 2022

推特网友贴文:当你得了诺奖后,第一天来上班时的景象。视频中是202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来自瑞典的Svante
Pääbo,他老爹是1982年诺贝尔奖获得者。他们没有震撼的横幅,没有标语,不用学习领袖思想,却取得了丰硕的科研成果。

This morning, everyone @MPI_EVA_Leipzig
joined in to welcome and congratulate our very own
#NobelPrize laureate, Svante Pääbo, one of our institute’s
founding directors and brilliant mind! We are totally ecstatic and
delighted! @maxplanckpress
@NobelPrize
pic.twitter.com/gi3PifPUl2

— MPI-EVA Leipzig (@MPI_EVA_Leipzig)
October 4, 2022

What better way to celebrate your
#NobelPrize than being grabbed by your colleagues & thrown into
your Institute’s pond?At
#MedicineNobelPrize Winner Svante Pääbo’s @MPI_EVA_Leipzig,
scientific success is traditionally celebrated w/ a quick
*voluntary* [email protected]
pic.twitter.com/IMnMgPsexx

— Max Planck Society (@maxplanckpress)
October 4, 2022

Really into how the colleagues of Svante
Pääbo – the winner of the NOBEL PRIZE in Medicine – celebrated his
award yesterday. pic.twitter.com/aPyzxuAQfn

— Tim Boddy (@timjboddy)
October 4, 2022
父子均拿奬!诺贝尔得主身世超曲折

来源:今日新闻

本届诺贝尔奖第一位奖项得主是瑞典遗传学权威专家帕博(Svante
Paabo),他靠已灭绝人类的基因组和演化中得出开创性的研究获得肯定拿下诺贝尔医学奖(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不过这个奖项对他来说一点也不陌生,因为最初让帕博涉足遗传学领域的人,正是其同样拿过诺贝尔医学奖的父亲,如今他的成长背景和个人经历也吸引外界好奇。

帕博曾在2014年出版其研究《尼安德塔人:寻找失落的基因组》(Neanderthal Man: In Search of Lost
Genomes),而该书以回忆录的形式书写而成,在纪录科学领域发现同时也畅谈了其25年来的研究历程,其中帕博便提到自己对生命科学的兴趣最一开始便是从父亲身上启发,而这个父亲就是1982年因发现前列腺素而获奖的诺贝尔医学奖得主。

▲现年67岁的帕博是瑞典知名生物学家、遗传学权威。(图/美联社)

帕博于1955年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出生,1986年于乌普萨拉大学取得博士学位,父亲伯格斯特龙(Sune Karl
Bergström)是一名生物化学家,于1982年与瑞典科学家萨米尔松(Bengt
Samuelsson)和英国药理学家暨生物学家范恩(John Vane),以针对前列腺的研究共同荣获诺贝尔医学奖殊荣。

书中帕博回忆指出,从小自己便是由母亲卡琳·帕博(Karin
Pääbo)独力扶养长大,因此自己跟从的是母姓,而母亲卡琳·帕博则是一名爱沙尼亚的化学家,小时候父亲每个礼拜只会来家裡一次,当时他并不以为意,直到后来帕博才知道原来父亲一直有个“正宫”在外,他只是作为一场婚外情的私生子长大。虽然帕博母亲在2005年就去世,无法亲眼看见帕博拿下诺贝尔奖,但幸运的是,其同父异母的哥哥一直和他保持融洽的关係。

此外,现年67岁的帕博在回忆录中揭露,过去他的自我认同一直是男同志,直到遇见灵长类动物学家维吉兰特(Linda
Vigilant)这名“充满阳刚气质”的女科学家,他才发现自己是双性恋,而当时维吉兰特还是帕博同事的夫人,最后这3位科学家和平解决了彼此之间的关係这道难题,也因此推证出帕博的性向流动性(sexual
fluidity)答案,而后两人成了婚且孕育一对子女。如今帕博夫妻都在德国莱比锡的“马克斯普朗克进化人类学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Evolutionary
Anthropology)持续从事研究。有趣的是,今年诺贝尔奖公布后,帕博的同事们为了表达对他的庆贺与祝福,竟把他抛下研究所外的泳池,而外媒也捕捉到这一幕逗趣又温馨的场面,帕博本人也浑身溼答答且大笑著接受访问与众人的祝福。

▲帕博接住同事们抛给他的救生圈,在研究所外的池塘接受外媒拍照。资料照。(图/美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