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三亚,你不应该一根甘蔗两头甜”

三亚。

8月6日,一波严重疫情的公告。

9月9日,官方公告创造新词:『高品质社会面清零』。

9月27日12时起,刚刚全面恢复各类生产生活秩序。

仅仅一周后的昨天10月4日,再一波疫情阴霾已经密布。全员核酸包括游客,部分游客逃离、部分在酒店被赋黄万碎。

这还是如此富裕开放的地方,这还是气候环境条件相对最不容易疫情扩散的地方。就这样,轮回起来都还像走马灯一样眼花缭乱。

这样的高品质社会面清零,品质究竟高在哪里?不可思议。

同时,网上针对游客的唾沫横飞的辱骂已经多到不胜枚举、无需截屏了。总结起来就是『三明主义』:

1. 明明可以原地吃喝玩乐的,不出去玩会死吗?——明明XXX,却为何这么贪?

2.
明明知道现在是疫情期间,为什么要出去给国家添麻烦?——明明XXX,却为何这么自私?

3.
三亚之前刚刚有过疫情,难道自己心里就没有点蜜蜂数吗?(写作蜜蜂是因为原话非常粗鄙,我觉得写出来是对自己这一小畦空间的污染,请大家理解)——明明XXX,却为何这么蠢?

这本质高度一致的标准模板式三明主义,似乎直指热爱旅游的平凡中国人在疫情期间的三宗罪,酣畅淋漓。

说实话,三亚这幅景象,也已经比另一个著名景区:西双版纳好多了。那里似乎在上千旅客滞留机场之后,我看到大白保安们手持自动武器(貌似冲锋枪)出来见大家了。我完全无法理解,是出于何种合理性或者必要性,需要营造这样的画面来与游客们进行沟通交流,任何人若觉得有,烦请随时不吝赐教。在我看来这个画面都能出来的话,这个地方就已经失去了进一步去讨论、质疑的价值或意义了。

回到三亚。

8月初,三亚开始了一波严重的疫情,80000游客滞留机场之触目惊心,我至今记忆犹新。那时候实在看不下去,写了一篇关于三亚我想说:人生可以次要、但决不能随机,写下了这些文字↓

没想到仅仅流逝了如此短暂的时间之后,本质几乎没有任何区别的场面又重刷了起来。

看得出三亚官方之积极作为可谓是马不停蹄的,这从官方通告或者文章的出炉频率上就能看明白。而且相当用力,否则就不会有『高品质社会面动态清零』这样令人惊叹的汉语修辞法创新了。很显然,这是在向上appeal。

而在形而上领域之外的实务层面,9月27日前后刚刚宣布全面恢复社会生活的同时,各大媒体就已经暖风吹得游人醉,『旅游预订大幅增长、酒店预约量价齐升!』等等吹风被后不可能没有三亚当地主导的推动。

三亚因其无可替代的独特地理位置与气候环境条件,可谓中国旅游业的掌上明珠,特别是在几乎无法出国旅游的这疫情三年间。三亚的甘蔗在这一头简直甜到胰岛素都来不及分泌的程度。再加上鼓声密集地向上appeal的『高品质清零』和面向全社会的国庆假期饥饿营销式旅游宣传,三亚掀起了距离上一波疫情收尾近在咫尺的又一波旅游热,仿佛刚过去的八九月份未有过疫情一样。

到这里为止,一切操作得可谓理想而完美。甘蔗甜过初恋,更是绝非坏事。让上面放心、让民生改善,提振经济、盆满钵满,毫无问题,甚至值得称道。只有一样东西不买账,那就是疫情。疫情永远不确定、疫情没有时间表,说来就来。

于是在甘蔗的另一头上,三亚,请问你为国庆假期这一季的游客们【提前】做了什么实质准备,与上一波疫情有了什么显著不同的地方吗?除了可有可无的旅游券之外?譬如说:

1.
眼看着各种爆满,有没有提前公布过国庆旅游季的更新版官方旅游防疫指南?比方说对于景区人流量的控制?各景区实时流量密集程度有无实时播报以及相应的管理控制?室内上座率有无上限的建议或设定、管控?有无游客年龄层建议以保护万一感染后风险最高的高龄人群?

2.
三亚是开放富庶之地,鉴于上一波疫情对于游客的伤害在生活工作节奏方面远远超过实际健康威胁的特点,有没有考虑过搭送或折扣给游客一份新冠疾病险?或者新冠密接险以保障游客万一遭遇感染或密接时对于生活与工作的冲击得到尽可能的缓解?这费用我猜想并不高,甚至一些情况下可能还比旅游券什么代价更低,但在疫情期间的意义却往往比后者重要得多。

3. 考虑到万一疫情起来,有没有提前作过让能够且希望立即回去的游客们立即便捷返乡回家的绿色通道选项?

4.
对于不得不滞留于酒店隔离的游客,鉴于刚过去的最新鲜教训,有没有费用全免或者至少部分承担的预案来减少游客需要承担的代价?

很遗憾,我似乎并没有看到。上次那样的滞留或者隔离目前似乎并没有发生,但问题是在没有预案、方案的情况下,一切还和上一波疫情一样随机,最终还看运气。对于游客而言,这就又一次变成了『风险自负、后果自负』。向上邀功、提振经济、盆满钵满,这很甜。但在另一头,上一次疫情和这次之间看不到的教训吸取、措施改善或者任何显著的进步迹象,甚至还有如下这样穿越时空的莫名操作↓

我看到的是一种一如既往的淡漠、无所谓。游客游客,他们是客,来旅游是来送钱给你、盘活你的经济的,三亚你真的应该心存感谢。不是说旅游的一切责任都和游客无关,而是说即便疫情始终存在不确定性,你这里本来有太多可以作为的地方、能够改良的细节,为游客均分一些风险、多一点关怀呵护,让他们的整体体验更加良好,对三亚留下更美好的记忆与信任的。三亚,你不应该一根甘蔗两头甜——你这样做,不仅会透支全国游客对于三亚旅游的信心,而且同时也会对本地旅游业造成深远的冲击。如何在不确定的疫情面前尽可能为民间增加确定性托底,无论是消费方还是提供方,你责无旁贷。

最后,顺便再送给那些动辄对游客冷嘲热讽、措辞恶毒,人数多到大概可以撑起中国社交网络半边天的键盘侠们几句话:

游客们是完全无辜的。他们是完全自掏腰包去旅游景区送钱的,不是去白吃白喝的。旅游是支撑中国经济的重要力量,而中国经济对于今日中国而言至关重要。不要总是将欺凌谩骂的目光瞄准和自己同等甚至更弱势的群体,在你们的三明主义话术之下,没有什么事情是无法在受害受影响群体上找到可下手短板的,甚至极端起来你只要来一句『疫情期间除了呼吸睡眠进食饮水维持生命之外还有什么是绝对必须的?』就能站在山顶无往不胜了。但这样的话术既不合理公平也不体面,甚至失去了正常的人味,终究还极有可能砸回你自己身上。

说起来,我自己也曾是对『底层才是最恶』一说深信不疑,甚至还一度因此颇为得意,感觉自己达观通透、深谙人性,直到critical
thinking的积累成长到一定程度之后,蓦然回首才惊觉自己当年愚蠢之烈度,

才体会到底层最恶之说本质上是绕尽圈子向非底层之恶谄媚的道具,但只要能洞察这几点:

1. 你敢像骂底层恶那样酣畅淋漓地怒骂非底层恶吗?

2. 非底层恶的信息如底层恶那样容易获得吗?

3. 非底层恶如果作恶,手法需要如底层动手打人、侮辱谩骂那般简单粗暴么?

4. 同样程度恶意下,底层和非底层的影响与后果可以比拟吗?

就这4个问号,思维能力还正常的人几秒钟里就明白认知偏差何在了。

当然,或许还有更多人是在反复经历习得性无助之后,出于人的自我保护本能而在完全无意识状态下抹去了思维中对某些特定方向进行洞察与思考的能力或者说意愿。这个时候,他们的视野里看不到自己或者与自己状况趋同的人群之外的问题点。

然而我们应该恢复这个能力。这不仅仅是我们自己人生里应有的成长、合理的权益,也是在帮助管理层、帮助三亚、帮助着全社会。

否则的话,哪怕只看旅游业,对疫情传播如虎添翼的秋冬已经虎视眈眈、兵临城下,游客们反复遭遇痛苦之后躺平也就算了,包括三亚在内的各地旅游业,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呢?

三亚的此起彼伏,本质上是一道灵魂拷问:疫情之下、秋冬不远时,对于民生,我们除了对游客冷嘲热讽,有没有基本意愿去促进管理层多一些对于旅游业的实质托底预案?这不仅关系旅游业,更有我们每个人自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