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抖音疑禁粤语直播 二十大前中国式维稳遭诟病

中国当局在中共二十大召开前夕大面积展开维稳措施。近日广东有网红揭露,短视频平台“抖音”限制使用粤语。事件触发抖音被大批粤语网红围攻。有舆论认为,中国当局希望透过这一行动起到“一石二鸟”的作用,既能在二十大召开前夕消除不稳定因素,也可以趁机进一步打压粤语。

号称在抖音拥有超过400万粉丝、专门拍摄粤语搞笑短片、网名“广东靓仔风少”的网红,近日以高姿态发表宣言。

广东靓仔风少:“这段时间我们都很少在抖音上做直播了,那么原因很简单,就是(抖音)平台对我们这些粤语主播限流,甚至封号。那么它们的理由就很简单,它就是说无法识别语言。”

“广东靓仔风少”谴责抖音以无法辨识做藉口,封杀以粤语拍片的网红。他说,大多数广东网友使用粤语,人数逾亿,比很多国家的人口还要多,而且广东网友数量全国第一、网购消费力全国第一。他认为此举非常荒谬,决定从此退出抖音。

粤语网红谴责抖音胸襟狭隘

网民几乎一面倒表示支持,批评抖音想法落后,胸襟狭隘。即使普通话是中国的官方语言,毕竟粤语是广东人的日常语言,没理由连说母语也要受到限制。

年过60的广州退休人士区伯近年经常自行制作短视频放上抖音。他对美国之音表示,4个月前,抖音以他不遵守法律法规为由,封禁了他其中一个账号。他认为,所谓的无法识别语言只是借口。
因为主播就算以粤语拍视频,系统也能成功翻译成字幕。

区伯说:“以往我把一些歌曲放上抖音,抖音都能自动配上字幕。广东政府一直比中国其他省市开放,相对而言没有那么过敏。只要不触碰政权稳定的红线,任何事情都可以商量。”

“广东靓仔风少”的遭遇传出后,触发了大批广东网红以粤语拍片声援。网红深圳丁大少表示,自己绝不屈服,一定会继续说自己的母语,他质疑,为什么说粤语就不可以作直播。

有主播现身说法,称在抖音直播间讲粤语,系统会弹出“直播中包括无法识别的语言和文字”的提醒。若不改用普通话,轻则中断直播,重则禁播封号。

分析:目前技术无法完全过滤粤语敏感字

30多岁、网名“南方老头”的广州人黄永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抖音对粤语视频和直播下手与现时的技术无法完全识别粤语用词有关。

黄永祥说:“很多粤语(用词)系统都难以识别,暂时在技术上还无法做到。就像很多敏感的语言和脏话都是识别不了的。网红的讲话也是。抖音经常会有一些淫秽的用词获得通过。抖音也只好一刀切。”

他说,更为关键的是,中共二十大即将召开,当局把消除一切不稳定因素视为当务之急。

黄永祥说:“中共二十大是中国国内最重要的事件。当局不会容许政治事件发生,否则平台等都会面临风险。如果在二十大前夕出现不当言论,对这类平台会造成很大影响。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就出于维稳心态把粤语给禁了。”

当局被指推广普通话打压粤语生存空间

2010年,广州有政协委员建议加强广州电视台的普通话广播,挑动了地道广东人的神经,在当地触发一系列“撑粤语”运动。
过去十多年,即使在广州,粤语的生存空间也不断缩小。

目前定居香港的广州异议人士廖剑豪对美国之音表示,对于抖音限制使用粤语, 他无法认同,认为是变相打压粤语。

廖剑豪说:“推广普通话是没有问题的,但必须是非强制性。喜欢就说,不喜欢就不说。现在(广州)的中小学是强制说的。以抖音为例,他们是采取行政手段限制(网红使用粤语)。这当然是不行的。当局现在是在‘试水温’,往下发展下去,可能会有更多重要场合禁止使用粤语。”

在中国改革开放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粤语一直被视为华语流行文化的主导语言。廖剑豪认为,无论抖音此举的用意是什么,必将沉重打击粤语文化人的创作自由和空间。

廖剑豪说:“对于从事粤语文化传播的人士来说,心理上会形成强大的阴影以及心里威胁。这种摧残是综合性的。言下之意是‘你们不要乱搞,否则后果自负’。”

中国当局近年加强监管网上直播平台。9月26日,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发布通知,研究进一步规管线上演出产业,当中加强对包括评论、弹幕等网络帐号的实时监控;举行虚拟演唱会等网络节目必须先向当局备案或申请经营许可;而直播节目更要采取“延时直播”方式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