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司马南说凡是影响中俄关系的,都应格杀勿论?

司马南是少有会引起我生理性不适的人之一,前天他的言论又一次证实了我这种直觉。

在10月3日的西瓜视频司马南视频专栏里,司马南胸前佩戴“为人民服务”的胸章,纵横俄乌局势,演到动情时一把鼻涕一把泪,画风一转,司马南竟然号召要对本国国人格杀勿论起来了。

也是活久见。

外国两个国家打仗和我们有啥关系,我们老百姓招谁惹谁了?戴着“为人民服务”的胸章,却要将人民群众赶尽杀绝?

如果“凡是影响中俄关系的,都应格杀勿论”这个逻辑真的成立,我看第一个该杀的是司马南您自己啊。

美国援助乌克兰是哪儿来的钱?肯定是美国纳税人的税金。

都是谁给美国政府纳税呢?美国有一种税叫房产税,所有拥有房产的业主每年都要固定缴纳房子总价一定比例的税金。

这个房产税各州的比例是不同的,但是总体来说是1.5%左右。

司马南在美国的房子,每年少说也要向美国政府缴纳几千美元的房产税。

那你司马南给美国人的每一分钱,现在都变成了射向俄罗斯的子弹啊!

你还不赶紧破腹谢罪?

凭什么你司马南资敌美方十余年,还是正能量大V,

而我们普通百姓,只是说了句反对任何战争行为,就该被“格杀勿论”?

凭什么别人穿和服就是精日,而你司马南穿和服,那就是文化交流呢?

就凭你司马南在北京有好几套房,就可以散布恐怖言论?

就凭你司马南在美国只有个小房子,就可以公开宣扬恐怖暴力?

就凭你司马南能跟大鼻子洋人做个视频,就能把国人“格杀勿论”?

凭什么?

就凭你曾在华盛顿,被上升的滚梯和悬墙间的死角“突然夹住”的头颅,然后就有了神奇的魔力吗?

像司马南这样一个走江湖的术士,用类似于走街串巷、卖假药兜售狗皮膏药的招数,翻白眼跳大神,东拼西凑、装神弄鬼、阿谀逢迎、胡说八道,尽显投机钻营的社会投机客,

卖身投靠、口是心非、见风使舵的本性,这样的江湖骗子,

缺乏起码的常识学识,丝毫不具备客观公正、实事求是之心,仅仅凭借三寸不烂之舌、拿腔拿调的语气以及神圣不可侵犯的丑态,信口雌黄,造谣生事,怎么还能以正能量大V自居,在社会上招摇撞骗?

这样一个獐头鼠目、斜嘴歪眼、薄唇如刀、兜齿下坠的鼠辈蝼蚁上蹿下跳,极度污染社会、污染人心、污染环境,且丢尽了一个叫“中国人”的名词的脸面!

所有以“中国人”活着的人,皆倍感与此类“人”为伍的羞愧与无地自容!

(骂完心里舒服多了,现在讲讲理儿)

司马南有他这个年纪的精明市侩,懂得精准投机获利。

但这个人精,却带着他那些从商代殉葬坑里爬出来的思维到处宣扬:不用讲道理,不用讲程序,更不用尊重别人权利,凡是跟他不一致的,都格杀勿论。

司马南赤裸裸的威胁其实吓唬不了谁,一个对自己利益精打细算的人,是绝不会为了自己的观点或者信念去真正付诸行动。

但他会污染一些愣头的人,司马南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粉丝,因为他抓住了人性的弱点:

我现在没能得到的,可以不讲规则,不用在乎别人权利,通过最原始的暴力来获取;

这种他们单独个人不敢干的事,希望可以通过群体免责的方式来实施。

他们只问态度,不问事实;

他们只问动机,不问是非;

他们只问亲疏,不问道理。

他们挑战一套作为社会共识的底线之善,美化侵略、美化战争、甚至狂热的拥抱战争。

我在司马南嘶牙咧嘴的言论中、在粉丝对其的欢呼中、在对他们有不同的观点的人的喊打喊杀中,感到脊背一阵阵的凉意。

在俄乌战争最不明朗的时候,在地域政治最阴晴不定的时候,在王毅外长一再重申我国“始终站在和平一边”从不袖手旁观、也不火上浇油的立场时,在自70年以来,人类最接近核讹诈的时刻,司马南及其粉丝是要置国家于何地?置万千百姓于何地?

战争的恶,不是在战争发生时才出现的。

战争的恶,早在人类内心对于帝国、社达、极端自我中心主义的渴望中,就已经种下。

而战争里没有人类赢家,最大的赢家只有苍蝇,人类用血肉喂饱了它们。

前段时间不是有人提议消灭蚊子吗?

像司马南这样的人形苍蝇,什么时候也灭一灭其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