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高文谦:为什么说习近平最大的对手是他本人

方冰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出席上海合作组织首脑会议 (2022年9月16日)

中共二十大的召开很可能将证明习近平打破中共规矩、破例连任大功告成。但是,中共党史专家高文谦说,习并非所向无敌,他已陷入独裁者的宿命。

“习近平最大的对手就是他本人,身边既没有可用之才,又没有可信之人,是武大郎开店,高者免进,”高文谦说,习近平如果彻底颠覆改革开放的既定国策,他的对手就更多了,“所有改革开放中的获益者,无论是普通老百姓还是在党内的高官,都不会答应,都是他的对手。”

高文谦认为,即使就二十大召开而言也不能说他已稳操胜券、没有悬念。“他最难控制的就是这些政治元老、前朝常委”,“不到最后揭锅的时候始终存在变数”。

高文谦说,中共党代会作为两届中央委员会之间的中共最高权力机构,是元老们唯一能参与决策的一个既定机制;邀请退休政治局常委作为特邀党代表进入党代会主席团常委,是中共行之有年的规矩。

“我认为习破不了。”高文谦说。“习如果不能破这个规矩,这帮老人坐在那儿开会,举手要发言,你能不让他发言?”高文谦认为,尽管“习一定煞费苦心,事先摆平防止发生不测,但是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高文谦认为,说习时代的党内斗争并未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是“错的离谱”的看法。“中共党内斗争在毛时代是你死我活,但到了邓、江、胡时代已经不是了,所谓刑不上常委,”高文谦说。“恰恰是习破了这个规矩,重新把党内斗争搞成你死我活,他利用反腐立威,扳倒周永康,让徐才厚、张阳、任学锋等人死得不明不白;反贪打了几百万人,弄得家破人亡。如果说破坏政治规矩的话,习近平才是党内政治规矩最大的破坏者。”

高文谦还表示,一段时间以来在网上广泛传播的政治流言,当然不可信,但也
“不能拉偏架”。“现在习派大外宣和反习势力双方都在使出浑身解数,试图在最后关头影响舆论导向。”

以下是美国之音记者对中共党史专家高文谦的专访实录:

记者:七中全会将于周末10月9日举行,二十大将于一周后举行,一般认为全会只是橡皮图章,走个过场,分歧早在会前解决了。你认为七中全会还有看点吗?

高文谦:应该说,七中全会是既有看点也没看点。按照惯例,七中全会是下届党代会的预备会议,换句话说,十九届七中全会就是二十大的预备会议。其看点可以归纳为“三明一暗”:“三明”一是审议通过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的工作报告,也就是政治报告;二是审议通过中纪委报告;三是审议通过修改党章的报告,这是“三明”。“一暗”则是七中全会要确定二十大主席团常委会的组成人员。应该说,这“一暗”才是重中之重,因为主席团常委会是党代会期间的最高决策机构,重大事项决定要先由常委会定下来,然后传达到主席团,再传达到全体代表。

说它没看点,是说七中全会公报中审议通过上述三项报告通常是只有标题没有内容,更不会提及主席团及其常委会的组成人员。根据十八和十九届党代会的情况,主席团常委的名单通常要在党代会召开的前一天才会公布。

二十大主席团常委组成值得观察

记者:中共十三届以降,主席团常委一般是由两部分人组成,一是现职的政治局委员以上的中央领导人,二是退休的原政治局常委。为什么要留意观察二十大主席团常委的构成呢?

高文谦:中共是一个讲究论资排辈的政党。前朝常委只要不去世或犯政治错误,都会作为中共中央特邀代表参加主席团常委会。而主席团常委会是党代会期间的最高决策机构,因为上一届中央委员会已经结束工作,而新的一届中央委员会还没有选出来。理论上党代会是党的最高领导机构,中央委员会只是在党代会闭会期间行使其职权。毛泽东当年就曾讲过党代表大会有权修改以往作出的任何决议。而党代会有2000多代表,主席团也有两百多人,人数还是太多,那么主席团常委会就成为党代会期间的最高决策机构,起核心领导作用,大会期间所有议事日程、安排都要由主席团常委会决定。这就是为什么要关注常委会构成的原因。

记者:观察二十大主要看习近平是否能成功破例连任,现在多数观察家认为,习的连任基本没问题,大局已定,问题基本已经解决,最后是走个过场,为什么你认为仍然还有悬念?

高文谦:不错,习连任是大概率事件,但为什么说仍有悬念呢?魔鬼隐藏在细节之中。党代会固然是橡皮图章,但按照党章规定,毕竟要把它盖上去,在盖的过程中,会不会发生意外、做到万无一失?当然,习会严防死守,但谁也不能保证不会出现百密一疏的意外。他最难控制的就是这些政治元老、前朝常委。尽管今年中办发文要求老干部要守政治纪律,不许妄议中央,但规定归规定,人家可以买你的帐,也可以不买你的帐,不买你的帐又如何?难道要当场抓人不成,那岂不炸了窝?宋平可以说是习父辈一代的人,江泽民是提拔他的,胡锦涛也是有恩于他,还有朱镕基、李瑞环都是很有个性的人,习能压得住吗?还有曾庆红,是红二代的大哥大,习在他面前就是个小屁孩。可以设想,在主席团常委开会的时候,如果有一个元老发难,提出不同看法,其他政治老人起来响应,主席团其他常委跟着跑的话,局面就可能失控。所以,不到最后揭锅的时候始终存在变数,你不知道最后会发生什么,所谓“惊险的一跳”,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特别是当前中共面忧外患,习上台十年搞得天怒人怨,还要破坏党内规矩,霸王硬上弓,非要连任,这就使得二十大召开前的政局绷得更紧。政治局常委内部本来就对一些重大问题诸如中俄结盟、动态清零、经济凋敝、台海危机等存在不同意见,如果政治老人在主席团常委会上登高一呼,就可能打破平衡,激出事变,重演当年陈云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前的中央工作会议的东北小组会上发难,群起响应,结果改变了全会原定的议事日程,成为历史转折点。

记者:还有温家宝,他是提倡政治改革的。一般认为,党代会要解决政治路线、修改党章和人事安排。政治路线在之前的历史决议已经把习近平的两个确立通过党的文件固定在那里了,有这么些框架给框住后,政治老人还能发什么难?

改革开放还是闭关锁国,高层政治路线分歧严重

高文谦:不错,把两个确立写入历史决议是习近平政治上的一大斩获,但并没有真正解决今后的政治路线问题。而恰恰在这个问题上中共党内存在严重分歧。究竟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还是以政治斗争为纲,究竟是继续搞改革开放,还是搞共同富裕、闭关锁国,究竟是融入国际社会、睦邻友好,还是联俄抗美、战狼外交,等等。其中争论的焦点集中在是否坚持改革开放的既定国策,这或许成为政治老人发难的着力点,不能容忍共产党的江山毁于习一人之手。

李克强国庆当天在4个场合讲改革开放,其中在国庆招待会上是当着习近平的面讲的;而习则通过《求是》杂志强调4个伟大,其中第一个就是伟大斗争,凸显党内最高层政治路线分歧的白热化。二十大就是要解决政治路线问题,确定国家今后的发展方向。用习的话来说是走什么路,举什么旗的问题,我的看法是,改革开放背后有强大的党心民意,习近平现在无力公开反对,而是会采取移花接木、偷梁换柱的办法,把改开的旗号接过来,把自己装扮成改开的继承者、捍卫者,但实际上塞进自己的私货,掏空改革开放的实际内容,就像邓当年在否定毛的文革的同时,把毛高高挂起,要四个坚持,但实际上搞的是改革开放。现在习也要这么干。

记者:如你所说,这种高层的分歧已经明显表露出来了的话,那么既然定下了七中全会和二十大的开会日期,想必习从他这方面已经把这些问题摆平了。我们看到疫情后第一次习近平从中亚访问归来一连十天神秘失踪,有观察者认为,他进行自我防疫隔离,但这很难解释为什么同行官员没有这么做,而且十一那天又突然全体不戴口罩。另一种解释是,他需要时间加紧消除二十大召开时可能出现的不确定因素,其中可能包括你讲的对参加主席团常委的元老们做工作,统一思想,以防出现任何意外。你同意吗?

摆平政治老人是习近平最难啃的骨头

高文谦:中共高层运作是黑箱作业,我不清楚其中的内幕,但可以肯定,摆平政治老人是习近平最难啃的骨头,比摆平常委里其他人难度还要大。当然,这两者是相互联系的,李克强强调改革开放的背后有政治老人的支持,有强大的党心民意的支持。中国今后走什么路、举什么旗,是按照习的治国理念,还是继续沿着邓、江、胡三代改革开放的路走?习一定煞费苦心,事先摆平防止发生不测,但是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当时谈得挺好最后会上发难,有政治老人在会上提问题,你能控制得了吗?因此,是否让政治老人参加主席团常委,这对习近平来说是两难。怎么能防止政治老人不在关键的会议上发难、导致意外发生?他最简单的办法是不邀请他们,他如果真能做到这点,那将是习近平大胜的局面,把历次党代会邀请政治元老参加主席团常委这个规矩都给破了。

不过,我认为习破不了。因为这个规矩源远流长,已经成为历次党代会的主旋律。从中共七大时就已经开始,毛当年在党内反复做工作,要把王明、博古这两个教条宗派的代表人物选进中央委员会,要营造一种团结的局面,显示他的宽宏大量。到了文革开九大时,毛提出九大路线是团结胜利的路线。九大是中共极左的顶峰,毛的权威也达到巅峰。九大主席台上毛坐在正当中,左边是林彪和中央文革一干人,右边是周恩来加上党内老右,李富春、朱德、陈毅、聂荣臻、徐向前等人,毛让他们上主席台,就是要显示一种团结胜利的局面。到了邓时代变成中顾委,老干部可以列席中央会议。之后又演变成主席团常委,只要人没死,只要没犯政治错误,一定会是党代会主席团常委。

习如果不能破这个规矩,这帮老人坐在那儿开会,举手要发言,你能不让他发言?况且其中不乏有个性的人,如朱镕基,你能轻易压住他?江泽民当年都未必能压得住他,习至少差上半辈吧。能言善辩的李瑞环你能压得住?曾庆红在红二代里是大哥大,你习近平小屁孩能镇得住?温家宝人比较随和,但他的政治立场却很鲜明的,他能不能接受习的治国理念?把改革开放一风吹?胡锦涛能不能接受习的治国理念?那明明是往僵化封闭的老路上走,这都是问号啊!

记者:现在显然对中共党内斗争的现状有不同的看法。有观察者认为,习近平已经改变了中共党内斗争的游戏规则,毛时代党内你死我活的权力斗争,已经不复存在,因为所有权力集于一身,而且在党内定下了政治规矩,加上反腐这个紧箍咒,因此习近平没有政治对手。你的看法?

习近平才是党内政治规矩最大的破坏者

高文谦:说习近平没有政治对手,是皮相之见。习现在是大权在握,定于一尊,但他的致命伤是缺少人心,表面上看没有对手,实际上他的对手到处都是,区别只是他在明处,而对手在暗处。习对任何人都不信任,整日处在孤独和恐惧之中,高处不胜寒,这是独裁者的宿命。应该说,习近平最大的对手就是他本人,身边既没有可用之才,又没有可信之人,是武大郎开店,用的人只有像栗战书、蔡奇这种马仔;有点见识手段的像王岐山,最后都掰了。习整天生活在颂歌盈耳之中,但他内心对这些阿谀奉承的人也不相信,他最恨的就是“两面人”。更不用说,习企图颠覆改革开放的既定国策,仅此一点,所有改革开放中的获益者,无论是普通老百姓还是在党内的高官,都不会答应,都是他的对手。怎么能说习没有政治对手呢?

另外说中共游戏规则已经改变,我注意到这是针对最近一段时间政治流言的,但也不能拉偏架。现在习派大外宣和反习势力双方都在使出浑身解数,试图在最后关头影响舆论导向。比如,习派大外宣就在渲染习家军大举上位,占据二十大常委要津。至于说习立下述职的政治规矩,实际上也不是习的发明。1956年8大后,毛为了用邓小平制衡周恩来,就在党内立下过类似的规矩,说中央书记处总揽全局,结果中共党内排名第三的副主席周恩来,要向排名第七的总书记邓小平报告工作,连彭真都有点看不过去。习的做法不过是对毛的故伎重施而已。

至于说习时代的党内斗争并未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更是错的离谱。中共党内斗争在毛时代是你死我活,但到了邓、江、胡时代已经不是了,所谓刑不上常委,包括邓在六四后对赵紫阳的处理都没有把他进监狱。恰恰是习破了这个规矩,重新把党内斗争搞成你死我活,他利用反腐立威,扳倒周永康,徐才厚、张阳、任学锋等人死得不明不白,反贪打了几百万人,弄得家破人亡。如果说破坏政治规矩的话,习近平才是党内政治规矩最大的破坏者,他打破了废除终身制这一邓小平遗留下来的政治遗产,遗患无穷。

(美国之音进行一系列采访,反映有关美国政策的负责任的讨论和观点。被采访人所发表的评论并不代表美国之音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