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循环青年们,正在成为新一代潮人

深夜的上海街头,一群年轻人正在街头扫荡废弃家具。襄阳南路、长乐路上有设计感的旧家具被他们扛到家里二次改造。回收街头旧物在国外已经不是一个新鲜的现象,他们把这项行为称之为stooping,家居用品们经过清洁和再改造后,重新有了新家。

街头的废弃家具,在等待新的去处

除了“捡垃圾”,年轻人们还爱买卖二手。小红书上,年轻人们po出朋友之间互换闲置衣物的“交换衣橱”活动;他们还爱在线下摆个摊儿支一个条幅,或者干脆开着车打开后备箱,给自己的不再用的闲置找下一个主人。

热爱捣腾二手的年轻人们,有了一个新称呼:循环青年。内卷的压力与不确定的环境下,他们决定摆脱内耗,用有限的成本获得即时的快乐。虽然被冠上了循环青年的名号,他们依然觉得自己最大的标签是没有标签,他们致力于建立自己的消费观,过自定义的人生。

从前被人看不起的二手,突然在年轻人中变得炙手可热了。豆瓣二手小组里,每个人都在想方设法为二手赋予不同的场景。二手分享小组、爱情“遗物”小组、抠门女性联合会都可以成为二手交易的场所,年轻人大大方方地买卖和砍价——省钱,才是硬道理。

这届年轻人,每天都会叫三遍生活太苦了。世界不复平稳,长久构建的秩序被打破,高额的房租、裁员潮、不确定的未来,他们开始思考,到底想要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但年轻人并不会选择躺平,生活的苦里,总得带点甜。循环青年们,正在致力于践行另一种反消费主义的“精致穷”,他们用聪明的生活方式对抗环境,在可以选择的能力范围内力求开发一个全新的模式,他们似乎想通了自己最想要什么:从焦虑和压力下解放出来,把有限的资本专注在最重要的事情上。

社交媒体上,年轻人探讨着关于消费的思考

海归北漂九九是二奢平台的忠实用户。毕业回国来北京互联网工作,刚破万的工资再减去北京4000一个月的房租已经让九九觉得紧巴巴,每天在办公楼需要进行“咖啡社交”,点咖啡、中午去商圈吃饭,一天的伙食费得花100多。月末空空如也的银行卡,让九九开始探寻如何优雅地活着。

九九在英国留学时就接触到了二手市场。国外的二手市场发展得较为成熟,她经常和同学们在线上线下的二手市场闲逛,当时淘到一件刻有中国“彪”字刺绣的英伦衬衫,成为她大学最喜欢的衣物。回国之后,她开始留意二手市场,最开始接触的是二手租赁,在平台办季卡之后,一周可以租赁7件衣服,她第一次实现了不重样的上班穿搭;渐渐的,她开始迷上二手平台买卖。“在北京漂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搬家,买卖二手东西流转的很快,还省去搬家东西多的麻烦。”

报告显示,2025年,二奢国内的市场规模将突破千亿元,其中,主力军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国外二手的热潮,在国内才刚刚起步。循环青年们不再沉浸在超前消费的自嗨里,而是对自己越来越坦诚,不想花钱也是真的,追求美也是真的,旧物与时尚的界限由他们来划定;只要不追逐潮流,潮流就会追逐他们。

图片来源:日剧《钱断情始》

“迈过消费即花费这个定义,就会发现消费只是一个起点,我们买到东西又卖出东西,最后消费变成了一种享受事物和投资的方式,循环就是一个圈。”在红布林买卖二手之后,九九对消费方式有了新理解,买进卖出后,她一年能换10个包,还赚到了一点零花钱。背着Celine马鞍包走在三里屯街头的时候,九九终于觉得,自己离想要的生活更近了。

stooping爱好者和循环青年,大概率是同一批人。马路上淘完旧货,他们又去店里淘旧衣服包包;不管在哪儿,淘到酷东西,才能和他们有趣的灵魂适配。

施华洛世奇的黑金项链、Christian
Dior丝巾,乃至200元一件的纯羊毛大衣、40一个的中古盘子,都会出现在二手爱好者的购物袋里。一些年代久远又款式稀缺的二手被冠上“中古”“vintage”的名字,成为独特审美潮人们的心头好。

二手市场上,能淘到所有想象不到的东西

对于vintage爱好者发发来说,二手不是普通的闲置买卖。不知名品牌的的上衣配中古款Channel的裙子,反而可以在混搭中穿出和谐感;而比起大牌,她更偏爱奥斯卡德拉伦塔等设计师品牌,那些市面上买不到的孤品,发发会翻遍二手市场找到它。

上班的时候,发发是写字楼的打工人,下班之后,她换下上班的着装,穿着二手平台淘到的Sandro的复古连衣裙,配上香奈儿的法式长款巴洛克耳环、淘的不知名品牌西装胸针和Gucci贝壳盘手表,去参加摇摆舞教学。放着爵士乐的场地里,全是穿着复古的年轻人,看上了舞伴的帽子,还能问一问,你的古着是去哪里淘的,下次可以一起。

古着单品,有着奇妙的混搭魅力

买到二手后,发发还爱改造,在小红书盛行的remake潮流之前,发发已经开始将买来的二手改头换面了。她把施华洛世奇小提琴胸针拆下来,缝在腰带上,配上衬衫裙,将腰带和裙子配套挂在二手平台上售卖,获得了很高的人气,买家加了发发好友,两个人对上信号,聊的火热,成为了淘友。

@stoopingnyc
的主页写着一句话,“一个人的垃圾是另一个人的珍宝。”对于卖二手的年轻人来说,虽然自己已经不再拥有它们,但在下一个主人手里,它们的价值依然延续着。九九曾经出售过一块DW的绿色方盘石英手表,由于自己换过表带,手表变成了独一件的单品,过了半年的时间,她发现熟悉的手表出现在了自己关注的Vintage穿搭博主的动态里,对于发发来说,这比拥有手表更让她开心。

ins@stoopingnyc写着:一个人的垃圾是另一个人的珍宝

复古,是一批年轻人新潮的标签。消费和时尚行业逐渐开始卷起来,节日限定、联名新品瞄上年轻人的钱包,让人不禁开始思考,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时尚。这群逃离主流的年轻人在循环里找到乐趣,他们以自己独特的审美与生活方式为傲,坚决不被消费主义PUA。不跟风,他们自己成为了那阵风。

生活给年轻人们重击,他们永远可以想到办法化解。他们在大环境中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定义自己的快乐;看不见清晰平稳的未来,他们就选择在当下抓住能抓住的东西,用合理的成本感受及时的快乐。为了省钱花大力气拼团,买爱豆的演唱会门票的时候却绝不手软;喊着再买剁手,却还是会蹲点抢购新款限量款盲盒。享受完拥有物品的快乐之后,他们潇洒地转卖出去,看着回血账单,治好一秒精神内耗。

互联网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过二手生活:别人的人生信条和思想,复制黏贴一下就能成为自己的经验。二手平台上,你能遇到各种各样标签的人,大厂996加班族、钟爱vintage的艺术生、刚刚来北漂的打工人,但他们一定会说,买二手就是为了过一手生活。循环青年不太乐意被叫环保主义、二手买家,他们觉得自己最大的标签是没有标签,他们汇聚在二手市场里,体验旧物温度下的一手人生;在内卷中喘息,他们渴望和真实的人和物发生联结。

日剧《钱断情始》

对比国外繁荣的二手行业,国内的二手市场刚刚兴起。相比于ins上40万粉丝的stooping博主,小红书上的stooping博主只有2万粉丝;国外的二手市场分为周末旧货市场、满街的慈善商店和二手店,定义明确、分类严谨,国内无论是线下集市还是线上app,都还在试探用户们的喜好。然而二奢循环电商平台的正品鉴定、售后逐渐开始越来越规范;二手集市、闲置交换等活动信息也在社交媒体上出现得越来越频繁,一张复古环保风的海报,马上能戳中循环青年们的兴奋点,让他们冲去集市淘货。

搭载循环的新方式之后,时尚与美本身的外沿也在拓宽。让人们颅内高潮的,不再是设计师同款、上新主推款,对于时尚与潮流的定义,循环青年们有自己的想法,不知名品牌的丝巾,会比大牌更特别;在平台上淘到设计师孤品,会比抢到潮流款更让他们尖叫。确认自己的生活方式,让循环青年们更专注于自己内心的声音,除了买卖二手,他们还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交换衣橱、淘货笔记的体会和故事,把循环变成一种生活方式。

对于时尚与潮流的定义,循环青年们有自己的想法

这样的二奢循环电商平台,或许意味着一种可能性。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意识到“时尚是一个轮回”,而二奢平台打造了一个中介,让好物得以流转起来。

时尚行业本身高保值、高流转的特点让循环时尚的发展成为必然。而循环青年们所在的地方,或许就是下一个潮流的风向。


了解 即时新闻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