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国师”金灿荣:未来5年会特别难 中国大象装成小兔子?

中美元首巴里岛会晤后,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金灿荣认为,美国的整体思路依旧没有变,还是以竞争来定义中美关系,未来五年中美关系会最难、特别难。

观察者网引述金灿荣的分析称,中美关系未来五年最难,挺过去就会好一点。金灿荣说,第一个理由,未来五年是中国赶超美国的五年,而在赶超过程中,美国的反应一定是最激烈的。

美国对于没有可能赶超自己的国家,它就不紧张。如果真让你超过它了,那也就算了;就是在追赶、即将超过的时候,它最为紧张。而未来五年是中国追赶美国的关键五年,如果中国在这五年做得好,GDP应该就能赶上美国,芯片、高端材料、工业检测设备等当下的薄弱项基本上也都能突破,按过去的经验,只要重视,再加上举国体制,就一定会有突破。

第二个理由,未来五年,台湾问题将是最尖锐的,最容易出事。

第三个理由,现在美国国内政治继续分裂,而按照美国的毛病,这矛盾一定是外移的。中西方文化的根本不同,就是我们一有事就先自己检讨,思考自己哪里做得不好,而他们有事就怪外面。

现在看来,川普两年后重新回来的可能性比较小,因为当下共和党主流是排斥他的。很可能就是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提斯出来。德桑提斯的基本政策主张其实跟川普是一样的,他是川普2.0版,更年轻、更狡猾、更圆润,实际上对美国政策的衝击会更大。

金灿荣说,美国国内有一派人总觉得中国老谋深算,比美国人狡猾。代表人物就是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写了本“百年马拉松:中国取代美国称霸全球的秘密战略”,说中国从孙中山开始,蒋介石、毛泽东、邓小平都在骗美国,拚命发展,却天天跟美国说“我不行”,实际上就是要取代美国。明明是大象,却硬要装小兔子,他觉得这是一种战略欺骗。

中国国内的公知天天跟美国讲“中国不行”,结果最后变成“你忽悠我,把我给骗了”。

他说,这一次习主席就很认真地跟拜登讲,“我们没有这些玩意儿,我们的战略意图很清楚,就想著好好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准,就是通稿里说的中国党和政府的内外政策公开透明,战略意图光明磊落,保持高度连续性和稳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