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夹子音羞辱,最恶毒的网络暴力

偌大一个互联网,除了 1+1=2 之外,可以光速达成共识的观点不多,下面可以算一条。

” 只要你也讨厌夹子音,我们就是好朋友。”

视频截图

根据网络释义,夹子音指人故意夹着嗓子说话,让声线变得非常细、非常嗲,让听到的人感觉难受。

厌恶 ” 拿腔作调 ” 的夹子音,多 ” 正常 ” 啊。

在抖音,夹子音相关话题播放量累计近 40 亿次;热爱玩梗的 B 站,调侃夹子音的恶搞视频遍地开花。

目前该视频在 B 站播放量 214 万多,评论 2500 多条。/ 《当你有个夹子音朋友》

近日 B 站 Up 主 @Thurman 猫一杯
发布的《当你有个夹子音朋友》,其评论区除了一如既往地拿夹子音开玩笑的吃瓜网友,还成了无数 ” 夹子音受害者 ”
的大型破防现场。

” 还没有夹子这个词出来的时候,大家都说我讲话轻声细语,直到夹子出来,他们都说我夹、装。”

随着该视频内容在微博热传,博主 @婉司姬 给出了对夹子音在网络舆论场上最精准的演变过程——

从玩梗到羞辱,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

网暴的方式有很多,” 夹子羞辱 ” 似乎成了最容易被忽略的一种。夹子音,真的就该人见人嫌吗?

” 他们拍拍屁股就走了,你也不会得到一句道歉。” / 微博 @婉司姬

网络热门夹子音鉴定

夹子音这个词究竟是谁发明的,已然不可知,但 2021 年无疑是夹子音成为 ” 万恶之源 ” 的夹子元年。

2021 年初,某短视频平台出了一项新功能,只要在 @后输入关键词,就会自动出现官方认定的相关人物。

有网友发现,如果 @夹子音,就会出现博主 @三十七度八,所以网友把她称为 ” 官方认证夹子 “。

事实上,博主 @三十七度八 更是公认的 ” 夹子音鼻祖 “。2021 年 5 月 20 日,该博主发布了一条 10
秒短视频,说自己买了一个小风车,该视频火速蹿红并上了该短视频平台热搜榜。

” 小风车,呼呼呼,阿巴阿巴 ” 成了夹子音界史诗级巨作。/ @三十七度八

” 一天不听浑身难受,一听难受一整天 ” 的夹子音,其相关创作视频开始在各大视频平台广泛出现,一视同仁 ” 无差别攻击 ”
点开视频的广大网民。

同年 10 月,博主 @聂可以 翻唱了一首 ” 夹子音 ” 版《MC 来了》,一夜涨粉 180
万。之所以出圈,因为大部分网友认为这种夹子音是 ” 有效 ” 的,听起来自然舒服,没有过多做作的不适感,博主亦被喊作 ” 夹子音天花板
“。

不难看出,判断一个人的声音是否为夹子音,方法通常主观得非常简单粗暴:如果处于大众听力 ” 舒适区 “,那就是 ”
有效 ” 的甜美;反之,则是 ” 含夹量过高 “。

” 有效夹子 “。/ @聂可以

公众号 ” 娱乐独角兽 ” 分析,夹子音作为一个年度爆款制造故事,属于非常典型的病毒式传播案例。”
风格强烈,随机性强,同原创作者、原创本意的关联性更弱,同时复制难度低,加入跟拍成本低廉。”

按此发展,” 夹子音 ” 算是一个平平无奇的网络热梗,热度一过大概率会被喜新厌旧的 5G 冲浪达人抛之脑后,直到 ”
吃个桃桃好凉凉 ” 出现。

因为过度矫揉造作的嗓音和姿态引起了网友的强烈不适,让这句话从此有了声音的博主 @风小逸
账号随即被平台永久封禁,但同时亦似乎坐实了夹子音的 ” 恶名 “。

娱乐至死的无下限审丑文化被肃清,夹子音的流行也引来反思和警惕。

假甜油腻程度宛如勾兑了一吨工业糖精,成年人模仿夹子音,其行为将自身形象幼化讨好观众。

幼稚化审美催生了一群网络 ” 夹子 “,《洛丽塔》的欲望之火可能烧到现实,”
从道德层面考量,夹子音应该被限制 “。

从健康角度来说,夹子音也是真的 ” 伤身体
“。有很多临床证据表明,声带小结、声带息肉等喉部疾病都与不正确的发声方式息息相关。

归根到底,大家深恶痛绝的不是声音本身,而是利用声音博流量、打擦边球的行为。

但要论夹子音大流行造成的最大负面影响是什么?无疑是令天生娃娃音的朋友们处境愈发艰难。

夹子音受害者联盟

当 ” 反夹子音 ” 成了一种 ” 正义 ” 之举,夹子音所延伸出来的问题其实和 ” 媛 ” 是一样的。打着 ” 抨击夹子音 ”
的旗号,借机对女性贴上 ” 假 “” 媚男 “” 打擦边球 ” 的标签。

肆意横行的 ” 鉴夹党 ” 把女性声音分为两种:夹子、非夹子,但如果是 ” 天生的夹子音就没关系,装的才恶心 “。

于是新的问题诞生了:女性要怎么证明自己的声音是天然的?进一步,她有义务必须向质疑者 ” 澄清 ” 自己的声音状态吗?

一种受害者有罪论。/ 《悲伤逆流成河》

” 鉴夹党 ” 让夹子音这个词汇最终变成攻击女性的利器,让女性陷入自证清白的矛盾循环。

即使是 ” 娃娃音代言人 ” 林志玲,能够凭着这种甜美特色成为地图软件里的常驻导航声音,时至今日依然有人说 ”
美如林志玲,也需要假装夹子音 “。

在一次采访中,被那英吐槽 ” 把舌头捋直了再说话 ”
的主持人丫头,如果你的童年回忆也有《黑涩会美眉》,当然会知道她的声音天生如此。但在心直口快的 ” 英言英语 ” 衬托下,她是 ”
活该被当众打脸 ” 的对象。

视频截图

今夏爆火的古偶剧《苍兰诀》,主演在热度过后同样被事后清算。从 ” 诀症 ” 中清醒过来的网友,开始疯狂攻击需要 ” 有病去治 ”
的人——说话嗲声嗲气的 ” 夹子 ” 虞书欣。

而在不被网络世界凝视的现实生活角落,有更多的女性面对着不同的难堪局面。

在毕业季和室友和解的小 A,终于弄明白了她被莫名其妙排挤了四年的原因。室友原来一直在背地里以为她的声音是装出来的,觉得她 ”
人品不好 “,后来在相处中发现 ” 怎么可能装这么久不暴露蛛丝马迹,声音肯定是天生的 “。

只要被打成夹子音,就只有三个状态:夹了,没夹住,本音不夹装的。/ 微博截图

高中女生罗萍萍,经常因为声音被男同学捉弄。在某次过火的恶作剧中她没忍住,很生气地大声骂了对方,反而更加 ” 洗不白了 “。”
你骂人的声音明明很粗,平时果然是故意装出来的。”

有初入职场的网友,被领导批评过 ” 声音像撒娇 “,从此刻意压低声音说话,因此得了慢性咽炎。

被嗤之以鼻的 ” 病态 ”
夹子音,折射出的却是真正的病症——本质上始终都是对女性群体的贬低、憎恶以及加深刻板印象。

有人在开玩笑,有人却当了真。/ 视频截图

在围剿夹子音的网络狂欢中,走向泛污名化的夹子音,让所有 ” 具有明显特征 ” 的女性都成了不清白的心机人士。

当夹子音成为一种选择

根据 CNNIC 数据,2020 年我国在线音频市场规模达 131 亿,由此亦诞生了五花八门的 ” 声控 ”
流行嗓音。对于大众来说,这些声音满足了个性化的情感需求,所以有人称之为 ” 网恋必备嗓音 “。

夹子音在大众传播层面广泛散播之前,在游戏界、直播界并不算罕见。在这个人均声控的时代,和美颜滤镜一样,夹子音更像是一种 ”
声音滤镜 ” 选项。

在有关夹子音的形容中,通常会被说成 ” 如果说的是日语就毫无违和感 “。

日语里虽然没有夹子音这个说法,但存在着相似的概念——アニメ声(动漫音),简单来说就是像动漫人物那样发出可爱的声音。

写出《80% 的人讨厌自己的声音》的作家山崎广子,长久以来在街头进行声音相关的调查,她发现大概从 2000
年左右起,日本女性逐渐习惯 ” 高声说话 “。

当今日本女性将原本在 230~240 赫兹的语调,拔高到 300~350
赫兹,比泡沫时代时要高出一截,经济不景气使得女性的声音变得更加高亢。

虽然这种 ” 高声现象 ” 并不自然,山崎给出的结论是:” 高声代表一种生态,作为弱势个体,需要借此寻求庇护 “。

增加女子力、动漫音,某种程度上都是日本女性包装自我的 ” 千层套路 “。/ 《カサネテク》


在过去,如果一个成年女性拥有所谓的动漫音,会让人感到困扰,甚至成为欺凌的对象,但随着这种声音越来越普遍,包括电视在内的媒体随处可以听到,一些年轻女性也在潜移默化中受到启发,开始用更高的声调说话。”

根据梅拉宾法则,一个人对他人的印象,有 7% 取决于谈话的内容,辅助表达的方法如手势、声音等则占了
38%,肢体动作所占的比例则高达 55%。

在虚拟世界,声音代替肢体语言成了一个人被 ” 鉴定 ”
的初印象。但无论是动漫音,还是夹子音,本质上都是属于成年人的一种伪装方式。

适当的伪装,也是一种成熟的社交礼仪。/ 《失恋巧克力职人》

选择在互联网如何展示自己的声音,是一个成年人的社交体面,最大的前提是这种选择本身就是一种不需他人同意的自由。

在脱口秀节目《每日秀》中,主持人特雷弗 · 诺亚曾经评论过金 · 卡戴珊离婚后被前夫无理纠缠一事。

” 你当然可以讨厌她,但不妨想一想,这个世界总是因为女人的遭遇去质疑女人,却从来没有人去质疑,她们凭什么遭受这些事情?”

彼时彼刻人见人嫌的金 · 卡戴珊,正如此时此刻 ” 人人喊打 ” 的夹子音。

但无论是谁,都不值得遭受被嫌弃的一生。

格格不入,也是正常。/ 《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