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一针下去能瘦20斤?卖断货的减肥不归路

王倩倩代购的司美格鲁肽贴满了韩文标签,她看不懂,根据同事的电话指导,她将针管插入肚挤眼附近。

打第一针,难免有些生疏紧张,还未将注射液全部注入皮肤,她就将针剂拔了出来,顺着针管浪费了好几滴。

一旁围观的好友有些心疼地说:” 你这几滴掉的可都是钱。”

医药代表王倩倩可以算是国内第一批使用司美格鲁肽减肥的群体。

2020 年 2 月,在看到同事使用司美格鲁肽大幅减重后,她好说歹说才托关系从一批韩国代购的药品中买到一支,价格超过 2800
元。

一年后,跨国药企诺和诺德(Novo Nordisk)研发的司美格鲁肽注射液(商品名诺和泰)在中国上市,并于 2021 年 12
月被纳入医保,1.5 毫升剂量的注射液官方售价不到 500 元。

不过,目前诺和泰在中国获批的适应症仅为 2 型糖尿病。

跨国药企诺和诺德(Novo Nordisk)

尽管司美格鲁肽并未在国内获批减重适应症,但在社交平台上,司美格鲁肽却成为爱美女孩的 ” 新宠 “。

” 医生、护士都在打 “” 打一针后瘦身 20 斤 “” 无副作用与伤害 ” 等等分享贴的热议,让这款 ” 减肥神药 ”
低调走红。

卖断货的 ” 减肥神药 “

不用运动做减肥, 打一针就能轻松瘦身 20 斤 ?

这不是天方夜谭的事情。最近身陷 Twitter 裁员潮的埃隆 · 马斯克(Elon Musk)曾现身说法,一个月时间迅速减重
20 磅 ( 约 18 斤 ) 。其在 Twitter 上向网友揭秘,快速减肥成功的原因离不开司美格鲁肽。

埃隆 · 马斯克(Elon Musk)

许多人闻风而动,95
后天津女生叶琳通过朋友了解到司美格鲁肽可以用来减肥时,即便自己并未达到医学上的肥胖症标准,也忍不住在第二日就去医院咨询 ” 减肥针 ”
的相关事宜。

司美格鲁肽是一种 GLP-1
受体激动剂。简单来说,这种激素可以通过促进胰岛素分泌来调节血糖,同时还有增加饱腹感抑制食欲来辅助减肥。

蒋山的父亲在陕西某三甲医院外科工作,今年 9 月通过同事推荐,打了一个疗程 5 针的司美格鲁肽,成功减重 18 斤。

根据蒋山的观察,在陕西最先打司美格鲁肽减肥的,是西交大一附院的医生。他表示,身边不少 45
岁以上收入不错的群体,都在打司美格鲁肽来减肥。

2021 年 6 月 5 日,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批准司美格鲁肽用于减肥适应症。这是自 2014 年以来,FDA
批准的首款肥胖症药物。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 Wegovy 用于患有至少一种体重相关疾病的肥胖或超重成人的慢性体重管理

在中国,司美格鲁肽注射剂已完成减肥适应症三期临床。今年 9 月 6
日,国家药监局批准诺和诺德出品的口服司美格鲁肽片剂用于减肥适应症的临床申请。

这似乎意味着,司美格鲁肽虽在国内未获得正式有关减肥适应症的批准,但其针对减肥的功效,已经得到一部分承认。

叶琳对盐财经记者表示:” 美国批准的话,说明这个药有安全保证。”

以毫升为计算单位的司美格鲁肽,此前价格并不便宜。

在 2021 年 12 月底加入医保前,1.5ml 和 3ml 剂量的司美格鲁肽(1.34mg/ml),售价分别为 1120
元和 1904 元。加入医保后,售价分别为 478.5 元和 814 元,最高降幅超 50%。

司美格鲁肽注射液(受访者供图)

但并不是所有需要使用该药降糖的糖尿病患者,都可以买到平价的司美格鲁肽。

随着司美格鲁肽的热销,缺货、断供成为一些医院和药店的常态。

盐财经记者以顾客身份走访深圳一些连锁药店,店员表示从今年 7 月该药就处于长期缺货的状态。海王星辰药房一店员向记者称:”
总部很久都没有给货(指司美格鲁肽)了,仓库也没有存货。”

黄牛很忙

在公立三甲医院,内分泌科医生对开具处方药司美格鲁肽有着严格要求,对 BMI(体重指数)大于 30 kg/m²,或达到 27
kg/m² 以上并伴有相关合并症的人群才能开具。

盐财经记者了解到,深圳部分医院仅内分泌科才能开出,并限制每人每次只能购买一支。

BMI(体重指数)标准

想要从医院开出司美格鲁肽,市场需求催生出代买司美格鲁肽的灰色地带。有人借用糖尿病亲友之手购药,亦有 ” 黄牛 ”
游走于医院与购买者之间。

以线上购物平台为例,盐财经记者以购买者身份联系京东平台一商家,商家表示,即便没有医院处方,只要上传客服发的处方图片,也可购买此药。

记者注意到,客服发的处方日期为 2021 年 10 月 24 日,盖章处为银川京东互联网医院。

客服发的处方(商家供图)

在淘宝,有商家做的更为隐蔽。当记者询问没有处方如何购买司美格鲁肽时,一商家发来微信号要记者添加,亦有商家要求记者提供电话号码,称
” 稍后客服会联系您 “。

不少社交平台中关于司美格鲁肽药效的帖子里,充斥着 ” 黄牛 ” 的身影。如若评论相关内容,就会有 ” 黄牛 ”
找上门来。

” 是在正规医院买的,找医生开的处方。” 一位 ” 黄牛 ” 怕记者不信,还晒出购买记录与消费票据。

另一位 ” 黄牛 ” 则表示,自己是从正规医院与医管集团拿的货:” 你要多少量都可以拿,价格稳定后,购买 5-10
支以上还可以给你 5%-10% 的返点。”

” 黄牛 ” 晒出的购买凭证

目前,线上购买一支 1.5ml 剂量的司美格鲁肽,价格在 640 元至 950 元之间。” 黄牛 ” 价则稳定在 660
元左右,比在医院购买要贵近 30%。

司美格鲁肽针剂的运输与储存,需冷藏在 2 至 8 摄氏度的环境中。部分 ” 黄牛 ”
提供的快递条件,并不能实现冷链运输的标准,也难以保障药效。

安徽芜湖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童内分泌科主任医师潘嘉严告诉盐财经,超适应症的自行用药,是极为危险的行为。

他向记者表示,” 不同体重的人使用剂量与时间均不同,购买时需有专科医生的处方,切勿自行用药。”

” 是药三分毒 “

很多人难抵 ” 轻松减肥 ” 的诱惑。

前有靠减肥茶成功上市的碧生源,后有太极集团 10 年卖出 50
亿元的西布曲明。尽管市面上曾出现过不少减肥药品,但由于会对中枢神经与心血管造成伤害,多数已被禁用。

药店门口张贴的碧生源减肥广告

国内目前唯一获批治疗肥胖的药物,是瑞士 Hoffmann LaRoche
公司研发的奥利司他(Orlistat),其原理是通过阻止胃肠道对食物中的油脂吸收,达到减少热量摄入的目的。另一方面,使用该药物时,患者也会出现腹泻、肝功能受损等问题。

被誉为 ” 减肥神药 ”
的司美格鲁肽,虽有较好的减重效果与安全性优势,但在使用过程中,一些人会出现头晕、反胃、腹泻等不良反应。

对于具体减重效果与不良反应的症状,多位内分泌科医生均表示,” 效果因人而已 “。

盐财经记者梳理了近几年 FDA 不良事件报告,其中有关司美格鲁肽、利拉鲁肽等 GLP-1
受体激动剂的药品,被披露有肠梗阻、低血糖、胆囊炎、药物性肝损伤、糖尿病酮症酸中毒等风险,FDA 表示 ” 正在评估监管行动的必要性
“。

有关司美格鲁肽、利拉鲁肽等 GLP-1
受体激动剂的药品,被披露有肠梗阻、低血糖、胆囊炎、药物性肝损伤、糖尿病酮症酸中毒等风险(图源:FDA 官网)

一份 2021 年 6 月 7 日发表的有关司美格鲁肽安全性的研究显示,使用司美格鲁肽的患者中,有 41.8%
出现胃肠道不良反应。

这在王倩倩身上得到印证。在花高价钱买到司美格鲁肽后,她并没有像同事一样成功减重,反而伴随出现恶心、呕吐、拉肚子等明显反应。

没有躺着就能瘦的神话,任何美丽都有代价。王倩倩今年在怀孕后放弃了减肥的想法,现在她觉得,不论胖瘦多少,身体健康就行。

蒋山的父亲在使用一疗程减重 18 斤后,也停止了对司美格鲁肽的继续使用。

虽然未有明显不适反应,但他觉得,如果自己不改变生活方式,只靠药物维系抑制食欲,终不是长久之计。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内分泌科主治医师陆迪菲曾在媒体采访中表示,在使用 GLP-1
受体激动剂给患者控制体重时,她会明确告知对方,该药物只是帮助患者从不良饮食方式过渡到少量饮食方式这一痛苦的阶段。

她认为,想要 BMI 低于 27 kg/m²,完全可以通过饮食和运动。

减肥药竞争进入白热化

尽管减肥药或多或少存在着副作用,但减肥药市场这块巨大的蛋糕,吸引了越来越多药企下场布局。

根据诺和诺德 2022 年三季度财报,在 ” 当红炸子鸡 ” 司美格鲁肽系列中,皮下注射制剂 Ozempic 前三季度计销售额达
427.74 亿丹麦克朗(约 421.13 亿人民币),同比增长率为 69%。

口服片剂 Rybelsus 更是实现 120% 的增长,达到 72.46 亿丹麦克朗的收入(约 71.36 亿人民币)。

图源:诺和诺德 2022 年三季度报

诺和诺德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表示,销售增长的原因主要来源于患者对 GLP-1 制剂相关的糖尿病治疗需求增加。

与诺和诺德同为肥胖药物领域 ” 双寡头 ” 的礼来,于今年 5 月获批 GLP-1R/GIPR
双重激动剂药物替西帕肽注射液(商品名为 Mounjaro),被 FDA 批准用于 2 型糖尿病治疗。

2022 年 9 月 7 日,国家药品审评中心(CDE)官网显示,礼来的替西帕肽注射液在国内申报上市。

礼来 11 月 1 日发布的三季报显示,虽然推出替西帕肽仅短短数月时间,但这款药物在美国和日本的销售额就达到了 1.83
亿美元(约 13.06 亿人民币)。

替西帕肽注射液(商品名为 Mounjaro)

国际知名金融公司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师预测,十年后,全球肥胖药物的销售额将达到 540 亿美元(约
3853 亿人民币)。

摩根士丹利团队认为,肥胖将是 ” 新的高血压 ” 领域,有可能会成为 ” 下一个重磅炸弹药物类别 “。

中国的减肥药市场也值得期待。

中国已成为全球肥胖人口最多的国家,一份国际咨询公司的报告显示,中国肥胖人数由 2016 年的 1.8 亿增至 2020 年的
2.2 亿。也就是说,几乎每 10 人中,就有 1.5 人处于肥胖。其预测,到 2030 年,中国肥胖人数将达到 3 亿以上。

随着司美格鲁肽初代产品利拉鲁肽的核心专利于近期陆续到期,国内不少药企也纷纷发力。

2022 年 11 月 10 日,齐鲁制药的司美格鲁肽注射液临床申请获得国家受理。在 GLP-1
生物药领域,信达生物、鸿运华宁、甘李药业、石药集团、东阳光生物等公司都有布局。其中信达生物和鸿运华宁已进入三期临床阶段。

图源中信建投证券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贺菊颖发布的《GLP-1R:糖尿病于减重的明星靶点》一文

原本蓝海的小众赛道逐渐进入白热化阶。

随着医学科技的进步,未来定能推出比司美格鲁肽、替西帕肽更为强劲的减肥药物。但真正的 ” 减肥神药 “,或许还是那六字箴言—— ”
管住嘴、迈开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