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若要用一个词去形容2022这一年,那应该是恶心”

【404文库】雷斯林raist|2022年,让人恶心

01

过去每年快结束的时候我都会尝试着写一篇总结,但当我想提笔写今年的时候,却不知从何写起。

02

2019年的时候王兴说:

“今年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但可能也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

当时很多人都觉得他太悲观了。

那年中旬还有人在知乎上提问:

”在可预见的未来里,我们的生活和消费方式将会出现哪些翻天覆地的变化。“

回答里大家畅想未来,好不热闹。

然而现实坍塌地比王兴的预言更快。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一场疫情彻底改变了每个人的生活。每个人的生活都真正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对于疫情,每个阶段大家的想法是不同的。

2020年初大家恐惧疫情。同仇敌忾想要战胜疫情,并且在春天似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2021年大家烦恼疫情。全国各地疫情零星爆发,但都还在能忍受的范围内。那时候强调精准防控、流调跑得比病例快。封控也是只封小区甚至楼栋。

很多人直到2021年末都没做过一次核酸,一些小城市那会儿都不怎么戴口罩了。

那时候凭绿码+行程卡,可以自由地在中国乱跑,恰好中国是世界第三大的国家,有960万平方千米,怎么跑也跑不完。

除了不能出国以外,似乎大家已经不怎么受疫情影响。

一些乐观的人,认为2022年会好起来的,至少会比2021年要好。

没想到真的到了2022年,一切情况急转直下。

如果真要用一个词去形容这一年。

那应该是恶心。

03

过完年没多久,上海就开始“静默”。

封得长的比如北蔡居民,从三月初一直封到六月。封得短的比如徐家汇附近的,也从四月初封到了六月。

关于那段时间我已经写过很多了,就不细说了。

反正封在家里,每天夜里刷到的都是和疫情有关的负面新闻,然后看到各路网友又发明了一个新外号嘲笑上海。

刚想上去对线,想到第二天还要凌晨起来抢菜,只能带着愤慨在床上辗转反侧。

这样的日子周而复始,一直到六月才正式解除”静默“。

然后得知上海学习了其他地方的先进经验,设置了”常态化核酸检测亭“。每个人的保质期只有72小时了,需要时刻提醒自己去做核酸,否则寸步难行。

而最开始的检测亭队伍极长,乃至于排队半个小时以内都算赚到了。直到半周后才有所缓解。

虽然结束静默,但去很多地方也都不方便了。

绿码和行程卡不够了,低风险区域也不够了,现在去哪都要核酸了。

有些地方要7天核酸,有些地方要72小时核酸,还有更过分的地方,需要48小时核酸。

关键最开始的时候各地的核酸互相是不认的,于是你到一个新地方,还要重新再排队做一次核酸。

7月26日坐高铁去杭州办事。从杭州东站出来,需要排队做核酸+登记,然后拿着登记证明再排队出站,最后才能排队乘坐交通工具。

上面提到的每一个队伍都很长,乃至于我火车一共坐了44分钟,但出站花了近一个小时。

要知道那只是一个普通的周二。

反正感觉2022年的一切都和疫情有关系,乃至于从敦煌前往茫崖市的路上,前后五十公里都是无人区,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上,手机信号都断断续续。

戈壁滩上赫然矗立着一个牌子,上书一行大字:

今年,我们取消了大部分需要出差的商务活动,公司也是隔三差五需要居家办公。

本来最近要去滑雪的,结果各大雪场也是接二连三地封了,没封的雪场也有非常苛刻的政策,主打“全闭环滑雪”。

可以理解,但也确实没办法去了。

04

现在72小时核酸可能不太够了。

有些地方要求48小时核酸,有些地方甚至要求24小时核酸。

而且即使你有核酸,只要是从外地回来的,就不能聚餐,不能去娱乐场所。健康码上会有一个超级大的红字提醒你是从外地回来的。

当然,即使是能出门娱乐的那段时间,似乎也没啥好玩的。

我很爱看电影,尤其爱进影院用大银幕看。去年我去了33次影院,前年去了35次,疫情前去得就更频繁了,基本平均每周就要进一次电影院。

但今年不一样,刚数了数,过年后我一共只进过八次电影院,分别看了《尼罗河上的惨案》、《花束般的恋爱》、《侏罗纪世界》、《神探大战》、《猎屠》、《小黄人》、《万里归途》、《扫黑行动》以及最近的《名侦探柯南》。

除了《万里归途》,其他每次去电影院都几乎包场,根本没有人来看。看看前段时间的数据也一样:

乃至于今天看到热搜,说全国现在营业的电影院不到5000家:

大概都在亏钱吧。

还有餐饮。

永新坊楼下那家查餐厅是我的食堂,基本不知道该吃啥时我就会去这家。要么吃xo酱海鲜炒饭,要么吃出前一丁加猪扒、鸡扒以及鸡蛋。

我不觉得查餐厅有多好吃,但经常来吃已经成习惯了,相信很多人也一样,把这里当食堂。

查餐厅在上海已经开了十多年了,十多年间,无论什么时间来查餐厅,这里都是人头攒动——好在已经没人会在这拍照打卡闲坐,翻桌率极快且拼桌的多,所以也不怎么需要排队。

完全不认识的几拨人在一张大圆桌上拼桌,沉默着享用自己面前的食物,配合着每天更新的粤语播报新闻。

十多年间,它一直是这个港风十足的装修,门口两个牌匾,一个写着“香浓咖啡红茶”,一个写着“驰名中外美食”,我一直以为它会一直作为食堂开下去。

然而今年这家店也关掉了,我七月再来的时候牌匾已经拆掉,里面一片狼藉,几位工人正在收拾剩余的垃圾。

而这么好的位置,至今也没招到新的商家。

挺可惜的。

说实话,上海的消费市场还算是好的,毕竟上海消费能力强,还有一些新店开起来。

很多地方还在静默着呢,餐饮小店不知从何谈起了。

 05 

楼下碰到一位阿姨,在和保安吐槽“又变严了,这活还怎么干啊。”

最近装修接触到的工人,昨天又被封了,发朋友圈“又干不了活了,喝西北风去了。”

刚刚又刷到一则视频,一位中年妇女在立交桥上崩溃“我要干活!我好手好脚需要干活,我上面有老下面有小,把我关起来我怎么办啊。”

更别说各种小店老板了,更是苦不堪言。

经常听到人说“只有你们这些小资想解封,看看广大的劳动群众,他们只想更严格管理。”

恰恰相反。

我们这些坐办公室的,也许还能远程办公。和老板说自己因为疫情被封了在家工作,老板也没法说你啥。

但更多人,尤其是体力劳动者,没办法工作就是没办法工作。一直没办法工作,手停口停,就没办法养家。

不只是工作,再来看看股票。

上证指数在2021年底是3600点,如今刚过3100点,这还是大涨了几天的数据,之前刚打完3000点保卫战。

恒生指数在2021年末是23000点,如今刚过18000点。

中概股各种暴跌,代表中概股的KWEB指数直接跌掉了超过30%的市值。

什么B站、美团、腾讯、阿里、拼多多,无一例外,全都在跌。

就算今天B站大涨23%,和年初相比一样跌去60%以上的市值。

我这种股市韭菜,基本就是从一个亏麻了到另一个亏麻了的状态。偶尔发发自己亏损的截图,给大家来点心理按摩。

有人说你这不给力啊,以前不都是大几十万的亏嘛,现在怎么只亏20多万啦。

主要是本金亏下来了,没得亏了。

 06 

兜兜转转,一看日历,居然马上就要12月了,这一年又要过去了。

2022仿佛什么都没做,但又仿佛什么都经历了。

2022要过去了,希望2023年能比2022好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