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首尔“白纸运动”现场:中国留学生的思想转变

在新疆乌鲁木齐发生公寓火灾、住户却因疫情”封控”措施、无法及时逃生或被救出而死亡的事件后,中国及多个海外城市,接连出现要求政府解除”清零”政策、甚至民主化的示威。在南韩首尔,100多名中国留学生于11月30日晚间于弘益大学街区广场集会,除了要求保障各项自由,更喊出”习近平下台”、”共产党下台”等口号。

11月30日晚间7点起,中国留学生带着鲜花与泰迪熊布偶,在首尔弘大的群游广场路上,以烛火排出”11.24”的字样,吊念新疆火灾及各种因”清零”政策而去世的死者。

这晚首尔气温已降至入冬后最冷的零下8度;参与集会的留学生集结在广场上,有人手持白纸、有人拿着”自由中国”、”不自由,毋宁死”等各种抗议标语。参与集会的留学生们,在其中一人拿着扩音机带领下,同时以华语及韩语,喊出第一声口号。

“我们需要人权!不要封锁要自由!即时释放被拘留人员!我们要新闻自由,我们要言论自由,我们要实现民主自由!不要连任要选票!”

随后,他们唱起了〈国际歌〉(L’Internationale):”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之后,现场又放起了〈你可听到人民在歌唱?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2019年夏天爆发”反送中”抗争后,当时也有为数众多的香港留学生于弘大街区展开集会;如今,中国留学生也以同样方式表达对当局的不满。值得注意的是,这回,留学生贴在广场路面的一页A4纸张标语,上面写着:

“之前香港示威时您说那是『境外势力』,我们拼死维护您;现在,我们也成为了境外势力吗?”

参与集会的留学生对”境外势力”的说法明显感到不满与愤怒,有人高喊:”封新疆的、封各个城市的、要求每天做核酸、影响百姓生活的,都是境内势力!所以只有境内势力,没有境外势力!”集会参与者主张自己是出自对中国的热爱、还有无法再对权力压榨坐视不管,在自己思考后,决定挺身而出。

在韩中国留学生也发表”5大诉求”,包含允许公开哀悼、结束清零政策、释放维权同胞、保障人民权利,以及中国同胞站在一起。

事实上,原本首尔白纸集会的社交群组中,都预告包括诉求与发言,会采录音播放呈现。但集会现场,从口号到诉求表达,都一反原先的计画,全部经由参与者”亲口发出”,显示这些参与者鼓起巨大的勇气,亲自参与发声的决心。

留学生齐喊完诉求后,开始有人带头高喊”共产党,下台!”、”习近平,下台!”立刻引发众人跟进。尽管这种声势压倒,拿着大声公领头的学生,还有少部分参与者,却感到错愕。领头的学生回应:

“我要说一下,今天别喊过激的口号!今天大家的目的,是要求解除封锁,我们不要喊太激烈的口号!”

但此番诉求,并未被在场多数的参与者接受。几个人先后喊着:”我们现在在国外,还要怕什么?”、”反正迟早都要来的!”。领头的学生回应道,”中国需要改变,但我们需要一步一步!”。随后,继续有学生带头喊着”习近平,下台!”、
“共产党,下台!”,很快就盖过其他要求谨慎的声音。

尽管现场学生出现认知歧异,而有零星的口语摩擦,却未演变成严重争执;现场有人喊着”团结”、”别起内哄”后,就很快收尾。接着,学生们接连传递扩音器,发表自己意见。另外一位穿着黑衣的留学生说道,

“我们都看着YouTube与海外媒体,但在中国这种(监控)的环境下,为了守护我们所爱的人,为了继续活下去,我们不得不忍受着,而成为沉默的多数。”

他表示:”这次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事件爆发后出现示威,是因为新冠疫情后各地出现各种惨案、民众的不满一次爆发开来所致。”

“虽然我们讨厌政治,但这场示威不是政治,而是作为中国人,看到热爱的土地出了事,无法再坐视不管…我们在国外虽然显得微不足道,但那怕是一人,我都希望站出来把心声传达开来。”

另一位戴着墨镜的学生也接起扩音器发言:”几年前,我无时无刻保持愤怒,和别人争论,想要努力唤起更多人…但到后面,我好像真的麻木了。慢慢地,我看到疫情新闻时第一反应是立马滑走,抖音上也会按不感兴趣,因为我知道自己无能为力,看太多只会让自己更痛苦。”

他继续说道:”从四通桥彭勇士再到新疆,然后看到这几天中国各地,勇敢为自由奋斗的人们,原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敬佩他们的勇气,同时也为自己的懦弱感到羞愧…今天,我选择不再沉默,我想连同其他没办法出面的朋友一起喊出来。总有一天,我们不用再担心被抓、被喝茶、被删帖,大口呼吸自由空气!”

一位南韩民众则接力发言:”韩国回忆着518光州事件、回忆着6月民主运动、回忆着与独裁政权对抗却被镇压、最后却获胜的人们。回忆这些人事物的同时我们不禁怀疑,中国哪时也会有自由的到来?我们为在这条路上奔跑的人们声援,并串联在一起。”

现场记者与集会的留学生互动后发现,不少人原本是”小粉红”,但在疫情爆发后,看到中国政府以”清零”为由,过分限缩百姓的日常生活,甚至发生一连串非正常的死亡事件,因此开始对当局感到愤怒,思想也开始出现转变,认定政府是在刻意欺压老百姓。

参与集会的留学生陆先生对记者说道:

“之前,香港人有自己的诉求时,我也在现场,还和香港学生发生冲突。但我发现韩国人也在场表达自己的意见;在民主的国家,大家都有自己的意见,也没抹煞别人的声音。我也因此反思,大家都应有自由表达的权利。”

陆先生也表示,自己在疫情期间,看到他国民众能顺利回家,虽然他拿着中国护照能前往其他国家,却因疫情限制无法顺利回国。这番经历让他感到心寒与不满,对当权者更是感到失望。但他表示,他与自己的同侪、在中国的亲友,以及参与集会者有相同意见的人”仍是少数”,因此要促成转变,仍须经过慢慢说服的过程。

陆先生说道:”凡事都需要一个过程,在中国的环境下信息来源是单一的,没办法正反面意见做对比,所以如果大家有固化的思维、或被洗脑都是很正常的,思维是需要慢慢被转变的。”

上周才从中国来到南韩求学的洪先生,不满地表示:”在封控之中,连吃饭的自由都没有,我亲自经历过,知道那样的感觉!政府欺骗我们说只封控5天,结果一直无限往后延期,整整封了3个月。任何人经历过那种封控,都是无法成为正常人的!”

洪先生表示,自己在看了境外媒体内容后相互比较才发现,原来其他国家都没在封控,只剩中国还2到3天就要求民众做一次核酸、封锁社区,这让他体会到自己国家的政权正在压迫百姓,他不希望自己的小孩出生在那样个环境。他更说道:

“我在疫情之前是小粉红,在班上跟台湾与香港同学都吵过架,我曾经说:『你们再闹台独港独,我们就用东风导弹炸你们!』我现在想起来真的没有认知和良心,回顾那段时间的自己,我真的觉得自己被共产党从小到大的教育洗脑蒙蔽,我不希望我的小孩这样。”

面对集会现场,参与者的思维路线与认知有出现差异,有人高喊习近平与共产党下台,有人则认为在初次抗争没必要喊出过激的口号。对此,洪先生回应:

“每个人受迫害的程度不一样,像我刚从国内过来,就觉得是苦大仇深,口号喊得最大声;有人在韩国上学、没在国内受过封控之苦,就难以感觉不好在哪里,当然会觉得口号没必要喊成这样。”

根据集会前对参与者发布的问卷调查,当被问及”是否担忧参与集会而受到监控或遭遇不测?”,66名应答者中,有34人回答表示”担忧”,而且不少人害怕自己身份被曝光,甚至因为害怕牵连在中国的家人,而选择穿戴帽子、口罩与墨镜,尽可能避免自己的容貌被公开。这也显示出参与集会者,在行动之前仍有所顾虑。

警方则向记者透露,就事前掌握的情资,有许多原本立场亲中、甚至是青年共产党员的留学生都决定参与这回集会。

与他国相较,向来被认为作风比较保守的在韩中国留学生,也开始出现立场变化。学生们也预告,接下来可能陆续会有其他的示威抗议。风向的改变,正随着这波韩半岛袭来的冬天,发生第一波的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