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逆中央方针?多地松绑之际山东拟重金增建永久方舱

资料照:中国河北省石家庄建造可以容纳数千人的方舱。(2021年1月16日)

中国的极端防疫政策掀起民间大规模示威浪潮。正当全国多个主要城市释出宽松信号之际。山东却计划重金兴建逾100家方舱医院。有评论认为,目前中国民怨沸腾,就连中央也要顺应民意,地方政府却反其道而行,相信背后不仅是为了防疫所需,而是涉及到更深层次考虑。

白纸革命蔓延中国多个省市使极端防疫政策亮起红灯。虽然本土个案数字高企,但全国主要城市在各方舆论压力下12月1日相继解除管控。

日前爆发警民冲突的广州单日仍有近7000起个案,但市内多个地区,包括重灾区海珠区却陆续解封,公共交通大致回复正常。

上海市也在同一天零时起把24个高风险区解除管控。

重庆市当局则声称要创建无疫小区、无疫社区,居民可在区内流动,但不聚集。

成都居民出入小区从12月1日期只需要出示健康码,不再需要持核酸阴性证明。

北京市卫健委表示,无外出需求的居民可以毋须参加社区核酸筛查。

官媒:封控管理要应解尽解

官媒人民日报12月1日发文引述中国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专家解读中国当前防控形势。专家表示,近期群众反映的问题并非针对疫情防控,而是防控措施层层加码、一刀切及忽视群众诉求等问题,有些地区长时间不解封,也有些地方未经批准就“静默”,今后各地要根据检测、流调结果,精准判定风险区域,封控管理要快封快解、应解尽解。

正当中国防疫政策风向改变之际,山东省却传出要在济南、临沂和烟台等15各地级市兴建接近120家永久性方舱医院,约提供20万张床位。

综合中国媒体报道,当局将投放230亿元人民币,估计建立单个隔离房间平均需要花10万元。

山东的举措引起外界质疑,认为方舱医院本是为了应急,与其花大钱盖方舱医院,不如兴建综合医院并投放更多医疗资源。

有人则批评,增建永久方舱医院是变相发出讯息:疫情防控不会结束,必须打持久战。

评论:方舱违反科学精神

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宋国诚对美国之音表示,山东省的计划与中国中央既不一致,也违反科学精神。

宋国诚说:“隔离政策一般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自主性居家隔离,另一种是集中性强制隔离。方舱医院属于后者,更容易造成二次传染。对于民众来讲,感染病毒已经是非常难过。一般会倾向自主性居家隔离。建立永久性方舱的做法跟人民的意愿是背道而驰的。这是否曲解了中央的防疫政策?”

按照中国国家卫健委的要求,方舱医院每1000张床位需要聘用最少40名医生、200名护士、20名警察,并需要采购大量核酸检测设备和视频监控系统。这些费用并不包括在现有的专项开支。

宋国诚说:“这样的投资一定会使得本来医疗资源就比较稀缺的地方造成更严重的排挤效应。中共的高层已倾向于慢慢解封,清零政策慢慢趋于松绑的情况。所谓的永久性方舱是否意味着要进行永久清零政策呢?我们从最基本的科学常识来说,这病毒是无法永久被清除的,是否意味着他们(当局)以为中国还要继续永久性清零政策呢?因为你只要清零才要隔离。”

台湾学者宋国诚认为,目前中国各地争相释出宽松信号,山东却反其道而行,背后隐藏着不可告人的因素。

宋国诚说:“是不是蕴藏着外人不得而知的某种官商勾结,或者拿不出台面的阴谋。方舱医院随时可以作为一种拘留所。如果白纸革命继续扩大,蔓延到各个省市,这些方舱医院恰恰可以作为逮捕抗议分子的临时拘留所。”

资料照:中国河北省石家庄建造可以容纳数千人的方舱。(2021年1月16日)

山东为兴建方舱发行逾百亿专项债

山东新建的永久方舱医院近九成项目据报会在一年内完成主体建筑。当局将发行150多亿元专项债。

中国独立经济学者蒋豪对美国之音表示,将来有关工程很有可能由国有企业负责。

蒋豪说:“国企跟政府有千丝万缕的关联,参与投标中标的概率还是很大的。这是毫无疑问的。内循环和改革开放有一定的矛盾。中国经济很大比重依赖民营企业。如果交给国企的话,显然会涉及到资金的调拨,对国民经济肯定是不利的。因为长期来说,国企对中国经济的贡献不如民营企业。”

有评论则认为,地方政府重金兴建方舱医院旨在利用疫情产业链加快把民营经济国有化。由于涉及过百亿人民币的拨款必须经由中国财政部审批,有理由相信,中国在短期内不会改变动态清零方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