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习近平的“昂纳克时刻” 中国或另有选择?

如何理解当下中国被称为“白纸革命”的大规模民众抗议?我观察到,长期关注中国政治的海外华人大致有三种非常不同的态度。一种是长期坚持反共的政治活动家,他们的基本态度是,“白纸革命”是一场有可能成功的“六四”升级版;另一种是不靠政治吃饭的海外人士,他们不支持中共政权、但也不相信反共势力有机会成功,他们认为,再大规模的民众抗议运动,也不可能威胁中共政权(见艾未未最近接受路透社专访)。第三种人的政治立场与前两种完全对立,但他们对习近平也有严重批评,那就是习不敢杀人,才导致今天的困境;现在是习近平大开杀戒的时候了,否则中国会乱。

这三类人的共同之处,在于他们对当代中国的政治都有长期的观察乃至个人体验,有丰富的经验和历史知识支持自己的判断。但在我看来,他们共同存在的认知问题就是,此次中国的“白纸革命”,是在一种全新的内外环境和技术条件下爆发的,而他们过去积累的经验和知识,不足以让他们理解中国的“白纸革命”正在创造的新的历史可能性。因此,无论政治立场如何,他们对这场革命的影响力都将是非常有限的。

那么,如何理解当下中国的“白纸革命”正在创造的过去不可能的变革机会呢?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看到这个史无前例的重要现象,那就是习近平一人,绑架了整个社会的基本利益,也就是一人绑架了每个人的生计。对于这样一个拥有如此众多人口和广袤地域的超大国家来说,出现这样的格局,过去是完全不可想象的。那么,这意味著甚么呢?我的直觉判断是,无论对统治者,还是对被统治者而言,由改朝换代思维所主导的生存策略,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失效。也就是说,在现代的通讯和信息技术条件下,统治者以大规模杀戮来稳江山,被统治者以“谋反作乱”来“打江山”,都是自杀。很多人曾经以为,现在的技术条件,仅仅对统治者有利而对被统治者不利,我认为,这次中国的“白纸革命”有可能挑战这个预设。

“白纸革命”的爆发,意味著在四通桥勇士所代表的勇敢者正在带领民众突破恐惧的心理围墙,而最新的发展是,一些有勇也有谋的知识人,开始以公开信的方式,与当局和大众讨论各种现实的可能选择。在传统的改朝换代游戏中,这种没有严密组织和施暴能力的集体行动,是没有意义的,但在当下一人绑架天下的格局下,也许会创造走出困境的可能,因为过去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让理性的声音如此及时地传达到整体陷入困境的社会,避免过去改朝换代必不可缺的大杀戮。

那习近平硬是不听劝怎么办?这让我想到了1989年柏林墙倒塌前夕的东德。当时的东德领导人昂纳克(Erich Honecker)
听从了姚依林转达的中共建议,下了开枪令,结果不仅导致东德政权解体,还促成了德国迅速实现和平统一。

“白纸革命”令人鼓舞,不仅是青年的抗争不再天真,明知风险,仍义无反顾;从知识人的公开信中,我还看到了期待已久的政治成熟与智慧。我期待“白纸革命”正在创造这样的可能,那就是习近平将不得不面对他的“昂纳克时刻”,因为整个中国,包括“维稳者”,都清楚看到中国另有选择。